苗蛮子 | “慰问”上级凸显公权私有化危机

作者:苗蛮子 

在汉语词典中,“慰问”通常用于上级对下级、强者对弱者的关怀。可在东莞茶山坑口村,“慰问”一词却有了新用法。日前,该村村民在翻阅村级财务公开报表时,无意间发现坑口村四年来共有八项村集体财务支出用于中秋、春节期间“慰问上级部门有关人员”,款项合计48万余元,而同期用于关怀全村十余户低保户家庭的支出只有4万余元。对此,对此,该村村长袁景湘声称,“坑口村从穷变富完全得益于上级部门的支持”,因而“送点钱是小问题啦,其他村也都这么送”。

单从字面上来理解,村组“慰问”上级,似乎有些悖于常理:一者,正如村民代表袁先生所说,“自己都照顾不来,哪有资格慰问上级领导,应该是上级领导反过来慰问我们才对”;二者,“慰问”领导高达48万元,且呈逐年增长之势,而“关怀”低保户却仅4万余元,差距俨如云泥。凭这两点,想不引起民愤都难。

不过细究起来,袁先生也确乎有些天真了。殊不知,所谓村组“慰问”领导,正如时下一些干爹“关怀”干女儿一样,某些语词的意义已经发生了变异。这里所谓的“慰问”,换个漂亮的说法,大致是“感恩”的意思。显然不难看出,穿过文字的迷障,无论是“慰问”还是“感恩”,说白了就是下级“孝敬”上级,进一步说就是在“礼”字掩盖下的进贡,是古代“碳敬”“冰敬”这种“文雅腐败”名目的当代翻版。

以此来看,对坑口村这出“慰问”闹剧,是不必惊诧的。这不仅仅在于所谓“其他村也都这么送”的潜规则使然,也在于这是我们这里的一项从来不曾丢掉的尽管不太光荣的传统。在中国的文化里,逢年过节,当下属的如果不“慰问慰问”和自己有利害关系的上级领导,不但是不懂规矩的表现,更有仕途之忧。因而,从古至今,从下而上,无不变着花样用银子讨上司的欢心。

显而易见,利害关系是下级“慰问”上级的动因所在。而这种利害关系就在于上级拥有分配社会资源的权力。应当看到,在一个以权力为中心的社会里,一方面,社会资源获得的多寡与离权力的远近呈正比关系——即离权力越近,所获得的资源也就越多,反之亦然;另一方面,只有亲近权力、讨好权力,也才有解决现实问题的可能。在这样的社会语境下,某种程度上可说,权力本身就是最重要的生产力。

依循这种权力逻辑,不难理解坑口村“坑”低保户而献媚于上级。一则,上级部门帮了村里,村里拿出部分资金“慰问领导”,既是“礼尚往来”、“懂规矩”、“乖巧孝顺”的表现,于“公”而言也为争取领导继续“关照”村里做好铺垫;二则和领导“加深感情”,也有助于实现个人利益最大化;何况在其中,还有村民所质疑的“村干部贪污”——“慰问金”成为某些村干部的一条隐秘的生财之道。如此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其中的利害关系,村干部自然明了于心,厚此薄彼也就在所难免。

袁景湘说,“上级单位可以帮助到村里”,而低保户则“是村里的负担”。其潜台词大致是:倘若没有领导的“关照”,低保户恐怕连4万元都无从谈起;而村里发展了不对领导“意思意思”,村里的发展恐怕也难以为继。因此,村民既要懂得感恩,也要懂得知足。进而言之,套用最近某报绕圈子而提出的一种观点就是,为了村里的发展,村民更要能容忍村干部的“适度腐败”。

不难看出,这不过是权力推卸责任的诡辩术。应当说,这是时下官场颇为盛行的一种逻辑。其中典型者莫过于:将当今社会贫富分化、贪腐沉疴等问题,归咎于“转型期的必然”,或者“改革的必要代价”;当民众要求某些标准“国际接轨”时,而某些权力部门则往往祭出“中国特色”的大旗予以反击……显然,这种诡辩逻辑的“奥妙”之处,就在于给人营造了一个“有比没有好”次优幻觉,从而漂白了行为过程中的种种“瑕疵”,混淆了是非的界限乃至颠倒是非,最终论证出公权作为的天然正确、正当与合理。

但显然,这种诡辩术因荒唐之极而一戳即破。拿集体财产“慰问”上级领导,毫无正当性可言。而所谓“上级单位可以帮助到村里”的说法,也充满了常识的悖谬。必须厘清,发展农村以及改善村民生活,本身就是相关政府部门的职责,而非一种“帮助”,更不是一种“恩赐”。村里发展了,说明上级部门工作有效,这至多精神表扬一下,比如送面锦旗是可以的,而实在不必进行物质“慰问”。

坑口村的这种“慰问”行为,无疑应属于行贿范畴,而并非如某法官所说的要有具体请托事项作为前置条件。毕竟,在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说的权力环境下,上下级之间的权钱交易很多时候并不是那么赤裸裸表现出来的。然而遗憾地是,我国目前的法律对此并不支持。我以为,我国不妨借鉴日本的做法,将行贿对象的范围扩大到一切不正当利益。否则,节日“慰问”难免不成为贪腐分子的“避难所”;而若长此以往,即便再雄厚的资本,也难免不被这种“慰问”蚕食殆尽。

对于这出“慰问”闹剧中的相关人员,无疑应当予以严苛问责。不过,究责的板子不能仅打在村干部身上,更要打在上级领导身上——说到底后者才是罪魁祸首。显然,公权力成为“生产力”,乃至于“领导满不满意”成为决定社会福祉多寡、有无的标尺,无疑凸显出了公共资源和公共权力的私有化倾向。而这,也正是一切腐败的根源所在。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8月1日, 4: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