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蛮子 | 文化自负下的审查焦虑与虚妄

作者:苗蛮子 

关于中国人的想象力,鲁迅先生曾有一经典论断:“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为避免观众想入非非,以致有伤风化或“情绪不稳定”,央视勇敢地充当起了卫道士的角色。

7月9日上午,央视新闻频道在报道中国国家博物馆庆祝建馆百年暨文艺复兴名家名作展时,现场展出的米开朗基罗著名雕像大卫生殖器部位,被打上了厚厚一层马赛克。此举随即引发网友几乎一面倒的声讨,当日下午央视复播该新闻时,马赛克被去掉。

据说央视官方对此事未作任何解释,我想央视也实在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当然,央视如果还想再闹笑话、脸皮够厚的话,也可以祭出“临时工干的”“技术故障”之类的理由,或者“艺术再创造”这样“文雅”的说辞……

对人体艺术中敏感部位的遮蔽,当然并非央视首创,也难说是中国的传统——尽管历来中国的“正人君子”和“卫道士”就有这种嗜好。无论古今中外,“屏蔽”性器官背后的性敏感,实则是人性使然。其实,最初在欧洲,大卫雕像也曾被强行穿上28片铜制无花果树叶来遮羞;即便在距今不远的1994年,香港淫亵物品审裁处业把雕像大卫像评为不雅,理由是该雕像裸露男性性器官。

大卫雕像的如许遭遇,显然与当时当地的社会氛围趋于保守不无关系,这可以理解。而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的性观念已不断发生变化。社会发展到今天,人体艺术作为审美对象,已为人们所普遍认可、接受,尤其是大卫雕像这些经过时间洗涤、世所公认的经典艺术作品,早已没有了争论的空间。而且也应看到,即便剥离开“艺术”而谈“性认知”,这尽管在中国虽处于启蒙阶段,但毕竟那个“谈性色变”的时代已然远去了。

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每当大卫像被一小撮人“屏蔽”之时,无不引来社会舆论的强烈抨击。比如,香港淫亵物品审裁处的有关裁决被香港最高法院推翻,理由是任何有理智者都不会将大卫雕像视为不雅;而此次央视这种貌似“高雅”之举,也被网友无情地消解掉——有网友就如此调侃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央视的大楼要做成大裤衩的样子了,原来是给意大利外宾大卫准备的。”

如果按照央视的标准,诸如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市标撒尿小孩、丹麦国宝级艺术品小美人鱼,恐怕也要穿上短裤和内衣了;如果按照这样的审美判断力,西方大量的经典人体艺术作品,也恐怕早就被肢解得面目全非了。在大众的艺术鉴赏水平不断提升的今天,作为“精英”的央视,其“审美”的边界竟还停留于脐下三寸的地方,这让人突然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恍惚感。

给一件原作生硬地加上一块遮羞布,这是一种另类的艺术阉割。显然,经过阉割的艺术,已不再是艺术。作为一件经典的艺术作品,大卫雕像本来没能引起人们多少性遐想。可如今,央视的马赛克一打,这件艺术品似乎成了低俗、“少儿不宜”而需要“扫黄”的东西,同时也潜意识地将观众当成了色情分子。从这个意义上说,央视此举既是对国人智商乃至人格层面的羞辱、有罪推定,也是对大师及其作品的糟蹋和亵渎。

央视添加的这块遮羞布,非但没能遮住任何东西,反而暴露出了其思维僵化与文化虚弱的一面,并让人闻到了一股强烈的酸腐气。当然,不能说央视编导对大卫雕像的艺术无知,但问题的关键是:这种僵化的审美思维是如何产生的?

其原因恐怕在于,一方面是严苛的审查机制所导致的神经过敏。一些人瞻前顾后、小心翼翼地作自我阉割,人为地给自己设置了一个“玻璃罩”,并不断地压缩其空间,最终使自己越跳越低,而成为庞大的审查机器中的一个零件,机械的条件反射得以形成——一涉及敏感部位,就想当然地与色情挂钩。

另一方面源于一种文化自负感。一些人自认为比大众文化品位高,负有传播“高雅文化”的使命,在审美过程中,总是以“高雅”的姿态藐视公众的审美趣味,把天下人想得很龌龊,替大众作出选择。很显然,这种选择实质是一种权力意志主导下的文化霸权主义。历史业已证明,权力意志强行钦定的文化艺术,非但难有“百花齐放”的春天,反而容易导致文化的荒芜。就此来说,最该打马赛克的是这种虚妄的文化自负。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8月1日, 4: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