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开来的案子,不管怎么看都是本世纪最大的搞笑案子之一。甭说司法的尊严被亵渎,甚至就连搞笑的规矩都给违背了。搞笑的人,多半先要卖个关子,装出一幅很严肃的样子来,不要让人一开始就看出破绽。 谷开来的案子,连个关子都不卖,从审判到最后判刑,赤裸裸地拿法律当儿戏,拿全国人民当傻瓜,当着世人面前耍猴,开了一个世纪大玩笑。 谷开来说判决“全面体现我们法庭对法律的特别尊重,对现实的特别尊重,特别是对生命的特别尊重”都说错了,她应该说“这是对我党领导人的特别尊重”才对。

谷开来若不是薄熙来的老婆,我党怎么也不至于把案子做的这么假。 按理说薄熙来还是胡锦涛的冤家对头,胡锦涛应该把薄熙来往死里整,把他老婆判个死刑,立即执行才对。 哪怕不徇私情,依法办事,谷开来也是死路一条。 为什么胡锦涛反而违背常理,把真案假办,冒着贻笑天下的危险,硬是给杀人犯谷开来留了一条光明大路呢? 原因很简单,胡锦涛这么做是为了保护薄熙来。 也可以说的干脆点,他有点“怕”

皇上怕宦官,这不符合常理。 但胡锦涛确实怕薄熙来。 这里有几个玄机。

第一是沉船效应。 虽然胡锦涛不喜欢薄熙来,但毕竟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 谁都清楚,我党的好时光早已过去,老百姓不再那么好骗,国内外的局势已经十分险恶。 薄熙来干过的那些事,其危害性就是有可能把我党的那条船整翻。 但把薄熙来推到水里去淹死,也不是个办法,因为稍一不慎,船上的人一闹腾起来,甚至一紧张起来,哆嗦起来,也可能要翻船的。 稳定压倒一切。 把薄熙来留在船上,只要船不翻就行。 一翻船,大家都死。

第二是奴才心理。 胡锦涛虽说是我党“第四代”领导人,但他根不正苗不红,和头几代没有血缘关系。 不是皇亲国戚也就算了,他就连太子党也粘不上边,这是他的先天不足。 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过是一个当代的封建王朝,我党不过是新时代的保皇党。 让一个皇族以外的人当了皇上,有违几千年的老规矩,也跟中国国情不符,所以不光是薄熙来瞧不起胡锦涛,视其为家奴,就连胡锦涛自己也在自卑的心态中谨小慎微,惶惶不可终日。 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这是几千年的老规矩。 所以无论薄熙来怎样胡作非为,胡锦涛都不敢拿他是问。 把他的职撤了,这已经是最重的惩罚了。

第三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效应。 官场上跟薄熙来一样贪婪、肮脏和下流的官员多得是,胡锦涛心里很清楚。 越大的贪腐案件,就越不能查。 这个道理也很简单:如果把薄熙来的经济问题统统摊开,那么就要连带出一大堆贪官。 而惩治这连带的每一个贪官,又会连带出更多的贪官。 这样惩治下去,最后会发现全国没有任何一个干部是干净的,统统都该进监狱。 这个问题在邓小平活着的时候就存在了,所谓“反腐败亡党”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薄熙来的问题最多只整他对薄谷开来的案情知情不报,别的问题一概不能查。 查下去,不是他要彻底完蛋的问题,而是我党要彻底完蛋。 所以保住薄熙来,就等于保住了我党。 胡锦涛不要彻底查办薄熙来,是党性的表现,是原则性的体现。

第四是末日心态。 换句话说,要给自己留后路。 如果我党的政权很稳,薄熙来东山再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但目前国内这个走势,极其诡异。 党员干部都在拼命捞钱,大官小官都在把妻儿往国外送,老百姓的群体事件基本上处于准失控状态。 胡锦涛和薄熙来都十分清楚,不论增加多少维稳经费,增加多少武警,都未必能够防止一场全国性的大动乱的到来。 大乱只是早晚的问题。 一旦局势失控,很难说谁将上台,收拾残局,谁都没个准。 如果把薄熙来整的太惨,万一他东山再起,以他的歹毒,恐怕胡锦涛死无葬身之地了。 所以,今天对薄熙来高抬贵手,就是给自己的明天留条后路。

照这么看来,胡锦涛是绝对不会依法惩办薄熙来夫妇的。 给谷开来判的死缓,两年一到就会改为无期。 无期徒刑再改为18年什么的,半年后保外就医。 她总共在监狱里呆的时间不会超过四年。 谷开来写过一本书,叫《胜诉在美国》。 她在服刑期间会完成那本书的姐妹篇:《胜诉在中国》,成为当年的最畅销书之一。 至于薄熙来,大概也就是撤职拉倒,就连开除党籍的可能性都不大。

大凡每一个朝代到了最后都是这样的。 每个朝代一开始,贪官都怕皇上。 越往后,皇上就越怕贪官。 中国特色。

原文链接:华夏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