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在薄熙来被清洗之后,、台湾以及由法轮功控制的媒体都盛传薄和军方高级将领之间交往甚密、甚至有可能发起北京政变的流言。本文梳理了薄在他整个职业生涯中与军方关系、评估了因他被整肃而给军方内部带来负面影响说法的可信度,并推测了这对党军关系而言有何影响。

原文:The Bo Xilai Affair and the PLA
作者:James Mulvenon(蓝德公司的中国问题专家,亚太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文名毛文杰)
发表:2012年8月6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未经原作者审阅

引言

2012年3月15日,在前副手公安局长王立军戏剧化地逃到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和妻子谷开来有可能被卷入谋杀英国商人的事件被曝光之后,重庆市委书记、”太子党”之一、最有鼓动力的国家政治精英薄熙来被剥夺了党内职务。在他被清洗之后,香港、台湾以及由法轮功控制的媒体都盛传薄和军方高级将领之间交往甚密、甚至有可能发起北京政变的流言。本文梳理了薄在他整个职业生涯中与军方关系、评估了因他被整肃而给军方内部带来负面影响说法的可信度,并推测了这对党军关系而言有何影响。

解放军与薄熙来:透视政治工作

虽然自2月起就已开始流传薄熙来将会下台的流言,但3月在全国人大会上军方的重要讲话中却未曾提及政治斗争。4月11日出现在中共重要机构的官方评论员文章是中共第一次正式宣布该决定,与此相呼应的社论覆盖了之后一周的军媒报章。即使有时晦涩难懂,但对比不同社论之间的文字、寻找可能存在的基调差异一直是件有趣的事。虽然党内和军方的宣传官员理论上都统一接受中共中央宣传部的指导、由其定调,过去的经验表明,仔细的文字探求有时能够揭示微妙的裂隙,但必须时刻注意,社论形式自然用于反映特定机构的利益,因此可能会更为强调”路线”的某一方面。
 
党的主要评论文章出现在《人民日报》、新华社以及遍布全国的中共宣传机器上,包含了一些核心主题,其中强调:①”依法治国”;②”坚决维护党纪”;③”不容忍腐败”;④”维护改革、发展和稳定”;⑤”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并且”制度约束没有例外”,不能接受体制内的”特权”,以及当然要⑥”继续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虽然最后一点作为标准套话很容易被忽视,但正是用来支撑薄的免职”完全无关’政治斗争'”这一论点,虽然这种关于党内团结的断言却招致了更多的怀疑。与此相呼应的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引发争议的评论,而一篇中共评论员文章甚至重提动荡的毛时代的教训,断言”法制才可以保证中国的发展不受不确定因素,并且避免受到类似于’文化大革命’的剧变的影响。”总体而言,社论指示党员要”坚决执行党的纪律、遵守国家法律,立身不忘做人之本、为政不移公仆之心、用权不谋一己之私,在任何情况下都不逾越法律、纪律和道德的底线,切实做到自重、自省、自警、自励,才能真正做到清清白白为官、堂堂正正做人、干干净净干事。”
 
同样的,《解放军报》发表的一系列社论指导军队要”深刻理解该事件和案件的警示作用并应坚定拥护中国共产党的决定和行动”,还宣称党对薄的处理决定已”成为全党全国人民的普遍共识”。在”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的军队思想教育活动下,评论员文章不断重申核心主题,强调保持中共”纯洁性”和”从严治党、依法治国”的必要性。在4月13日的社论中,精心挑选的三位军官为表示他们思想与党统一而做出声明,即中国政治文化中的”表态”。江西九江军分区司令员王凯军,为中共的自我审查能力辩护,说道”事实证明,我们党代表人民利益、接受人民监督,对腐败现象决不姑息、对违法违纪现象必查必究。”四川眉山军分区政委潘勇做出了警告,他说道:”这一事件给党员干部敲响了警钟,警示大家在工作生活中切实做到防微杜渐、拒腐防变”。最后,北京军区某红军师政委李西楼在仔细阅读了提词板后”感慨”地说:”这一事件警醒我们,保持思想上的清醒和政治上的坚定是每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必须具备的思想政治素质。”
 
但是把这些军方社论放在早前同社会稳定、反腐和军方发展中出现的分离趋势相关的军方政治工作、特别是在2-3月发生的最后由于薄被整肃而引发了派系之争的幕后政治斗争的背景下来看是很重要的。在3月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指出了许多军队政治工作重点。3月12日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在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的讲话中指出军队应”坚持把发展作为第一要务,坚持把国家主权和安全放在第一位”,号召军队要”加强反腐斗争”,必须”严格遵守政治和组织纪律,不断提高有效履行新世纪新阶段军队历史使命的能力”并且”始终把思想政治建设摆在各项建设首位,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3月19日,《解放军报》继续警告军队应抵制 “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错误观点。3月27日,《解放军报》一篇社论重点指出在第十八大即将召开这一特殊政治敏感时期所面临的挑战,断言道”如果没有强烈的政治意识和敏锐的政治头脑,就可能被’浮云遮望眼’,人云亦云,随波逐流,甚至迷失政治方向,丧失政治立场。”
 
在薄被整肃前后军方政治工作的特别之处可能就在于分析动荡和危险的来源。不是眼光向内来看中国的结构性断层,3月27日《解放军报》清楚地把焦点指向中国外部:”历史经验表明,每逢党和国家面临大事,社会上噪音杂音也会明显增多,各种敌对势力加剧渗透腐蚀我国意识形态和文化,意识形态领域斗争尖锐复杂。”这一主题体现在4月1日《解放军报》的一篇评论员文章中:
 
西方敌对势力一刻也没有放松在思想、政治、文化、宗教等方面对我的影响渗透,加紧实施西化、分化战略,极力散布指导思想多元化。我国改革发展正处在关键时期,社会利益关系更为复杂,敌对势力千方百计利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遇到的一些矛盾问题兴风作浪,各种错误政治观点和价值观念对人们思想的侵蚀影响不断加剧。
 
按这种说法,西方敌对势力主要目标之一就是解放军:
 
当前,西方敌对势力极力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其险恶用心就是淡化我军官兵的军魂意识,侵蚀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和本色,解除人民军队听党指挥的精神武装。
 
那应该如何应对?至少答案的一部分是要无视网络和微博:
 
我们必须坚决反对政治上的自由主义,自觉抵制各种损害党的形象、损害党的团结统一的错误言行,不听不信不传各种小道消息和灰色段子。对一些违反纪律的人和事要严肃批评教育,造成严重不良影响的要严肃查处、决不姑息。…在国际政治斗争异常激烈、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深入发展、互联网和手机等新兴媒体高度普及的今天,各种社会思潮纷繁复杂,各种观点言论多元多样,各种消息传闻真假难辨。
 
4月10日,在《解放军报》刊登的一篇由总政治部组织部军事科学院军队政治工作研究中心发表的文章中,继续进行思想教育,警告军队要”高度警惕和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政治观点的侵蚀影响”。同时劝告读者要”旗帜鲜明地批驳攻击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丑化党和国家形象的政治言论,在重大政治原则问题上保持清醒头脑、站稳正确立场。”
 
当中国面临”矛盾问题交织叠加”和一个”攻坚阶段”时,于5月15日发表的一篇评论员文章警告说要注意”国际敌对势力对我实施西化分化的战略图谋”、配偶和子女不恰当行为、以及解放军内部寻求”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的”阴谋”一直以来都”鼓噪声不绝于耳”。5月18日,以乐意应对敏感话题著称的《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专家继续反驳军队国家化》文章,集合了来自于赞成和反对双方的观点。最后,7月1日《解放军报》一篇社论借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91年之际警告道,”敌对势力把我军作为渗透破坏的重点目标,肆意攻击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妄图改变我军的性质。”所以,军队必须”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政治观点影响,永远听党的话、跟党走。”
 
但是如何应对这种充满了阴谋和颠覆的言论?首先必须指出的是这些狂热的阴谋论并不新鲜。正如在往期的《中国领导观察》中曾多次讨论过的那样,特别是在重要的纪念日时,军方社论便规律性地充满着军队对党忠诚的标准比喻,并经常沉溺在对”其他”敌对国外势力的妄想中,以此来分散(外界)对体制内严重结构性失调的关注。在政局不稳或危机存在时这招尤其有效,如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1992年杨氏兄弟的整肃、1999年贝尔格莱德(南斯拉夫)轰炸事件、2001年EP-3A人质危机、以及各种与台湾有关的冲突等。现大批涌现的文章是否与其有所不同、或他们仍在照搬传统模式?对像”国家化”这种词条的频繁分析实际上显示了现涌现的文章数量虽略超正常水平但却不算连篇累牍,说明外部分析人士对这些文章强加了过多的重要性。
 
薄熙来与军方:整肃的影响

被整肃前的薄与军方
 
薄熙来与军方的关系可以分成两大类别:(1)他与其辖区当地军方高层的联系以及(2)他与军方”太子党”的长期联系。
 
薄与当地高层的关系

薄以积极培养与当地军方高层的关系而著称,自他在大连和辽宁省的长期任职就已开始,并在他最后任职的重庆市得以继续。台湾前国防副部长、解放军长期分析人士林中斌在近期一篇文章中写道,”薄在重庆时密切关注并非常配合当地军方需要,以此维系他与军方的关系。”据报道薄对当地军方将领和部队都给予了极大支持。2011年,报道称薄”为新疆的军队作出非常慷慨的捐赠”并于2012年视察了另一省的驻防军队。而军方也同样被薄的”红歌”宣传活动以及其极端保守的政治理念所吸引,当然这也归功于他为军方违法行为进行掩盖的遮天手法。例如,在薄倒台后,一个成都的地产开发商李俊说他曾被卷入和薄的朋友——军方高级太子党张海阳的争端当中,而当时他却被薄逮捕并在讯问过程中受尽折磨。这些关系让薄熙来可能得到了重庆驻防部队的庇护,从而避免因高调打击重庆黑社会而遭到黑帮的报复。
 
薄和军方太子党关系

尽管薄像其他成功的党内官员一样在其辖区成功培养了与军方将领的良好关系,他更为人所知的是和军方”太子党”的高调联络。虽然从未参军,但薄熙来和军方太子党的关系部分来源于他父亲的革命遗产,薄一波是毛时代和共产党早期的中共八大元老之一。在整个革命时期,薄在八路军、第二野战军(与邓小平一起)以及华北(第五)野战军中都发挥了主要领导角色,而在华北(第五)野战军中他曾在聂荣臻麾下担任政委。
 
薄与军方太子党的其他关系既有源自其童年时期以及政务上的联系,同样也有通过联姻而建立起来的关系。薄和现任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将军的关系非常密切。刘少奇之子刘源将军于1951年出生于北京,刘少奇在1959年至1968年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主席的家庭在中共高官集合地中南海生活,而薄熙来和刘源是同辈人,在那儿他们有可能已互相认识。同样地,薄也经常与前军委主席张震之子、现任第二炮兵部队政委张海阳将军联系。而他俩可能之前就已熟悉,张于2005年至2009年曾任职成都军区政委,与薄在重庆的任期有两年的交叉,而重庆则受成都军区直接管辖。当薄于2011年率领他的重庆代表团在北京推广”红歌”时,张同意他在第二炮兵司令部首先登台表演。最后,薄与谷开来的婚姻使得他又和岳父谷景生的社会关系挂上了钩,谷景生——一个在1930年至1940年间非常有名的解放军将领、前越战将军以及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书记。高层流传她军方太子党的背景是薄抛弃他第一任妻子和她结婚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薄被整肃对军方内部影响

在王立军造访美驻成都领事馆后,香港、台湾和由法轮功控制的媒体火力全开将焦点集中在薄和军方关系上,纷纷猜测薄与军方之间联系将可能会怎样帮助他在此次政治斗争中幸免于难。二月早期,薄视察云南昆明第十四集团军党史陈列室,外部观察人士认为此行具有特殊的政治意义,因该陈列室是由他父亲在第二次中日战争(1937-1945)中建立。薄在这一政治敏感性时期的造访被观察人士解读为这是他与军方历史渊源的一个暗示,甚至有可能是他依然拥有现任军队支持的一个警告,但最终此行没有成功阻止北京当局整肃他的决定。3月9日,在薄参加了后来引起争议的重庆人大代表团的新闻发布会后,分析人士注意到薄与军方代表的公开握手,许多人相信这让北京领导层下决心要剥夺他的职位。
 
在中共宣传机构宣布薄已被免职后,境外媒体的各种猜测显著增加。其中一家香港报纸《苹果日报》则报道薄一直都在重庆建立”秘密部队”。3月19日,在薄被免职四天之后,中国微博上充斥着北京发生了军事政变、暗指政法委最高领导人周永康和解放军均可能效忠薄熙来的谣言。《南华早报》报道说五个调查组已从北京出发调查成都军区高级官员,同样也包括薄曾于2月视察的拥有军史陈列室的第十四集团军。一个在香港的人权机构声称重庆驻防部队司令朱和平也因”参与成都军区近期一系列重要建设,包括高达27亿元的’613和803项目’建设”被调查。另一香港报纸报道”解放军总参谋部副政委章沁生,已因拥护’军队国家化’而被停职”。
 
然而,通过对这些说法的经验性的审视却最终不过是记者们一厢情愿的猜测和夸大。典型的例子就是薄和刘源的关系,《苹果日报》声称刘源参与到薄熙来的”政治谋反”当中。四天之后,《星岛日报》报道刘将军因上月反对免除薄在重庆的职务而已在家中遭到逮捕,从而结束他在中共十八大上任职中央军委的希望。但实际上,中国官方媒体消息显示在薄被免职后,作为一个解放军高级将领,刘将军一直处于繁忙的公务日程之中。

  • 4月10日会见北京市规划委员会
  • 4月25日陪同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视察驻京军队院校
  • 4月26日出席由徐才厚主持的加强网络思想政治教育的全军座谈会
  • 5月9日主持召开总后勤部会议探讨贯彻落实《军人保险法》
  • 5月14日在河北省委书记张庆黎和河北省长张庆伟陪同下参观石家庄一所医务士官院校。
  • 5月16日出席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学院创立六十周年会议。
  • 5月27日出席”世界包装组织亚洲包装中心建设领导小组军民融合包装发展建设工作委员会””工作会议
  • 看望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五一幼儿园教职员工并庆祝”六一”国际儿童节。
  • 6月4日主持召开”总后勤部直属单位经费标准一体化工作会议”
  • 6月5日出席总后勤部某信息化研究所先进事迹报告会
  • 6月9日,在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陪同下视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即著名的301医院——海南分院。
  • 6月22日与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一同出席观看文艺演出
  • 6月25至27日出席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层建设工作会议
  • 7月4日出席在京召开的全军基层建设工作会议武装部工作会议 

但刘政委并非完全安全无虞,四月初,中央军委成立了全军审计工作领导小组开始对军队的物资采购、项目建设以及房地产收入等进行监督检查。”所有的思想和行动必须与胡主席和中央军委的指示保持一致。”被委任为领导小组组长的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将军说道。这一新成立的督导组按反腐倡廉建设要求,刘源打头阵,并大张旗鼓地逮捕了总后勤处副政委谷俊山。一名曾在军队院校任职的退休官员说道这一新成立的督导小组旨在将反腐这一工具从刘将军手中夺走。”这并不意味着他有麻烦。但这提醒我们党中央能够决定谁会有麻烦。”
 
和刘源一样,第二炮兵部队政委张海阳的命运一直以来也是媒体们猜测的焦点。4月16日,《旺报》报道张已消失数天,猜测其已遭逮捕。但实际上,张之所以未在中国出现是因为他率领了10人的解放军友好参观团访问了芬兰和匈牙利。而他回来后,对一个”被刑事调查”的人来说,他的公务日程繁忙得令人惊讶。

  • 陪同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视察第二炮兵的导航导弹部队和第二炮兵工程学院。
  • 5月23日在京出席《解放军报》第二炮兵分社开业的庆祝活动
  • 出席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某信息化研究所的先进事迹报告会
  • 6月25至27日出席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层建设工作会议
  • 7月4日出席在京召开的全军基层建设工作会议武装部工作会议 

仅从他自己的话来看,张声称他曾告诉爆料者,他并未因其与薄的关系而受牵连接受调查,而且政府对解放军内部薄的支持者们的整肃并未像报道的那么严重。

结论

在综合考量所有事实之后,以下两点看起来比较清晰。第一,薄在他整个职业生涯中都在努力培养与当地军方高层和核心太子党的紧密关系。第二,有关于军方大清洗和薄被免职后政变的报道看起来似乎是香港、台湾和法轮功记者们狂热想象力的杰作。

最后,薄熙来的下台对中国党军关系会产生复杂的影响。虽然基本的党军互动将会保持不变,但针对薄的所作所为的纪律检查还是有可能会对某些军方官员——特别是像刘源和张海阳这种高级将领、以及成都军区内各辖区军方将领的政治前景带来负面影响。这并不奇怪,例如,如果刘或张不能在今年秋天(第十八大上)得到提拔,那至少是受到了在薄这件政治闹剧上的负面影响。这样说来,与1995年北京市长陈希同和2006年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整肃相比,薄的整肃与1992年杨白冰案更为相似,因为”二陈案”都未获得来自像薄案那种军方阶层的支持。”薄的整肃与其在军方所造成的影响将会怎样影响胡锦涛与习近平领导权的交接尚不清晰。例如一些分析人士预测在调查中发现的问题将会迫使胡在十八大后继任中央军委主席。然而在薄被免职后,传说中的军方派系的行为大部分从性质来看是短期的,这雄辩地说明它们对中央军委权力交接的影响即使有,也是有限的。

注释(略)
说明:本文几乎每句话都有出处,这篇短文有40多处注释,大多出于官方媒体,少量出自香港媒体、金融时报等外媒。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CC3.0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点击这里查看和订阅《每日译者》手机报。穿墙查看译者博客、书刊、音频和视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