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勇 | 从标语开始大学生活

2012年08月24日 07:42:08

  又到新生入学时。于是,关注完毕业典礼上各位校长或慷慨或嬉皮或插科打诨装时尚的讲演之后,开学致辞,欢迎横幅自然就成了新的媒体议程。就是浙江大学紫金港两个标语能成为“新闻”的原因。“做一个明媚的女子,不倾国,不倾城,以优雅姿态去摸爬滚打!”“做一个丰盈的男子,不虚化,不浮躁,以先锋之姿去奋斗拼搏!”,有意思的是,短短两句标语中还存在错别字,将“虚华”写成了“虚化”。
 
   必须承认,虽然有些不知所云,但这两句话与我们习惯的大学里面口号,比如“热烈庆祝*****成立100周年”,“全体**人坚决跟着党走”之类更为司空见惯的拙劣说教表态口号相比,确实人性化了很多,而对比中国社会其他更为拙劣的雷人口号,比如“一人结扎全家光荣”,、“不强拆不上访,争当良民好荣光”等等,这两句话简直是在提醒新来的同学身处象牙塔里,桃花源中了。
 
   不过,人性化的宣传依然是宣传。这两句出自辅导员之手的宣传作品,即便清新,也遮蔽不了隐隐散发的说教味道:“你应该如此生活,方能得到幸福”,这本来就是今天的中国大学设置辅导员以及其他机构的用意。他们本职工作就是灌输“正确”的思想到每一个学生头脑里,让他们过“正确”的生活,至于他们理解的那种思想,那种生活究竟是否真的“正确”,却并非问题重点。
 
   坦率说,我有些好奇,不知那位书写下这样美丽文字美丽80后辅导员,口号里面隐隐约约出现的问题是不是也在困惑着她?是不是她目睹的摸爬滚打往往不是那么“优雅”,遭遇到的男性常常不那么丰盈,在奋斗拼搏的时候也基本上与“先锋”无关?
 
   在我看来,口号变得暧昧多义,是后全能社会必然出现的现象。比如“先锋”,从曾经的先锋队到后来的前卫人士艺术先锋,再今天的商业色彩广告用语,一个语词究竟是何种意义,常常只能放在具体语境中才能理解,而作为标语、口号,正是因为其暧昧,即可以说消解着曾经的陈腐说教,亦可以说是回避着其他的真相。甚至回避着出对某些成长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事实上,这种话语策略被中国高校的娴熟运用着,有时候甚至成为使用者的某种信仰。之前合肥某高校自杀的团委书记陈刚,其笔记本里面就写满了这类的格言警句。不过陈刚的悲剧在于,他真的相信了这些貌似真理的话,并在现实中碰撞到了自己人生早晚要碰到的玻璃天花板。所以最终以死亡宣布了此类话语的讨巧轻飘经不起冲击和碰撞。
 
   还有,在这两句标语曾经同在一个学校的涂序新先生,最后的归宿是一跃而下,结束人生。这件事情发生以后不久,我在一个学术会议上遇到了同样是浙江大学的一位学者,这位搞人文学术的在高校体制内顽强攀登的先生对涂序新的死亡并无谈性,也许是怕破坏了自助早餐的雅兴,他的评价只有不屑的三个字:太脆弱。不知道写标语的那位辅导员,在新生教育的时候,会不会向新来的同学们讲讲涂序新的死亡。当然,在青年们开启了人生新的一章,总是要给予些亮色的希望的,谈死亡,不合时宜。
 
   不过如果不谈涂序新,就谈谈不久前的那条新闻吧,一次论坛上,也许是过分无聊,浙江大学校长干脆玩起了电脑里面的扑克,而让他感到无聊的,是香港城市大学前校长张信刚的讲演。张信刚在讲演结束后,将自己写作的本《中国文化导读》分别赠送给台大、北大和南大校长。中国另一位著名的校长周其凤,则回馈一张由自己为母亲写的一首歌:《妈妈的油茶果》,歌词如下:山溪旁的油坊里 水车吱扭吱扭地旋转着 妈妈背回的茶果哟 榨出了滴滴香油,留下了饼饼茶枯 洁白的油茶花开了又落 化作妈妈年年的果 油茶果的背篓里 装满着妈妈的希望,妈妈的我 在我远行的日子里 妈妈一天一天地变老着 妈妈捎来的茶油 炒香了我的饭团,陶醉了妈的爱抚 啊,在高山深处的悬崖陡坡 长着妈妈的油茶果……
   有记者注意到,碟片是红色封面,上面有宋祖英的头像,写着宋祖英演唱。
 
   有校长写如此的歌词,自然有辅导员写如此的标语,这就是今天的中国大学,进入大学的青年们,干脆从这个故事里开始对了解中国高校以及自己的新人生吧。

上一篇: 拆除北影不过是曲迟到挽歌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8月24日, 1: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