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宇宽 

如果柳传志都没有能力以天下为己任了

郭宇宽

前一段时间,柳传志先生在一个场合说了一段话,被媒体广泛的传播。他说:我其实没有能力以天下为己任。他这个话是有上下文的,之前他在一个场合讲话,对于中国要不要实行一人一票的民主谈了一些看法,遭到很多网友的抨击。最近在一个场合讲他没有能力以天下为己任。在我看来,他并不是出于谦虚,而倒是隐隐的像是说赌气的话。

柳传志先生是这一代中国企业家中间标杆性的人物,他讲过的很多话在我看来都有一种忠厚长者智慧的风范,非常有睿智,对我们能有很多的启发。而这次他讲的这个话,在我看来,远远没有代表他平时的水平,是并不高明的一句话。

如果我们客观的分析这句话对不对,我觉得可以有两种解读。一种是,如果我们把“以天下为己任”理解为一个人要承担天下的事情,那显然是荒唐的,谁这么说那他一定是一个疯子,或者是像希特勒这样的独裁者,认为他一个人就能承担民族的命运。我们在文艺作品中,比如杨家将,一个家族承担了大宋的兴亡,那基本上是文艺的夸张。我们今天稍微有一点智慧就知道,社会的责任需要每一个人都来参与,并不是任何人能够作为一个个人的英雄。这既然是一个常识,也就没有什么要由柳传志这样的这些企业家来强调的必要;另一种解读,“以天下为己任”,我们可以理解为,作为一个公民、一个社会的成员,对于社会我们有一份责任要承担。换句话说,作为一个公民要对这个社会有所担当,这样讲完全没有问题,柳传志完全有能力以天下为己任。而且柳传志作为他们那一代的企业家,为社会所做出的,无论是创造了物质财富还是宣扬一种健康的企业文化,关心很多公益的事业,创造的精神财富,都已经证明了他实际上一直都在以天下为己任。

对于“天下”,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经典的命题,明末清初的思想家顾炎武曾经在他的著作《日知录》里面,特别讲到了“亡国”与“亡天下”的区别,在他看来,一个政权的兴衰叫做亡国,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每一个社会的人都有责任,他说那是肉食者谋之的事情,因为那是一家一姓的兴衰,但是他把一个社会的发展、文化的昌宁,一个社会会不会沦落到率兽食人、礼崩乐坏这样的境地?像这样的情况,他认为是天下的兴亡。天下的兴亡就涉及到每一个人,因此,他的结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即使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也在里面应当承担力所能及的一部分责任。

有两种声音会让我们推敲,一种是,一个人如果平时没有做过什么好事,讲一些道德调子拔的非常高,伪装崇高,这是我们需要警惕的。像柳传志这样,他一直可以作为中国企业家中间的一个标杆人物,甚至如果我们要在各行各业中间,数一数中国可以称得上是国家的栋梁的人物,柳传志也毫无疑问会列在其中。这样的人对于社会、对于国家都尽了他应该承担的,比我们普通人要多了很多的责任。他在这里面可以说有一点伪装庸俗,躲避崇高,这样的情况,同样值得我们感到警惕、忧虑。

柳传志是全国人大的代表,比起很多中国的老百姓来说,他有更好的参与政治,或者说分担天下之忧的条件。在民国的时候,很多中国的知识分子投身产业,往往把自己的产业命运和天下兴亡、国家兴衰联系在一起。那个时候搞一个面粉厂或者办一个纺织厂、办一所学校,甚至开飞机,都会觉得自己的事业是跟天下的责任联系在一起的,所以那时候办公厂的号称自己是实业救国、办学校的号称自己是教育救国,开飞机的也说自己是航空救国,这个时候国家是意气风发的时代。

而今天我们的社会有时候变到了让人觉得非常拧巴的状态。王朔在经历了高亢的红歌年代之后,开始把拒绝崇高当作一个主流,让谁讲自己对社会的责任会觉得很不好意思。这也影响到很多企业家的心态。

另一方面,很多企业家找不到自己的事业、社会,包括影响国家政策的渠道。老百姓会觉得政治离我们太远,很多人对政治是一种麻木感,或者说是一种无力感,而更另人忧虑的是,就连柳传志这样的社会精英人士、人大代表,都感觉对政治的无力感,觉得自己干不了那么多事情,在中国的环境下自己能够把自己的企业做好,已经很了不起了。我们应该为中国的环境感到忧虑。

另一层忧虑在于,像柳传志这样的企业家,很多见过他的人都说,他有一种长者之风和一种成熟的智慧。如果我们把社会分成激进主义和保守主义的话,柳传志身上,以他的年龄和阅历,很自然的有一种稳健的保守主义色彩。他的意见和观点应该在这社会上被别人所倾听。就像我知道的很多接触过柳传志的人,都说柳传志是一个尊重别人,而且愿意倾听他人的这样一位忠厚长者。

前段时间,当柳传志发表了一点观点被网络传播以后,在网上遭到了很多人非常粗鲁的谩骂。这就好像是这个社会表现出来的两种极端的情绪,一种极端情绪是冷漠的、麻木的、无力的;另一种是亢奋、激动的、冲动的。这样就能够理解,柳传志这样经受过文革的长者到今天,一方面他也会感到对于中国政治的无力,觉得自己能做的事情太少;另一方面,他又会觉得对于今天网络时代的这种亢奋的语言环境,自己的经历和情感体验已经不能够适应。

如果中国社会,像柳传志这样有着成熟经验的人,最后都觉得未来的政治没有他参与的途径,也没有他参与的乐趣,产生心灰意冷的感觉,那么给我们带来的警惕是:我们觉得真正应该为此感到惭愧的并不是柳传志说的这句话,而是我们社会为什么会让柳传志这样的人都觉得没有能力,如果柳传志都没有能力了,那么我们难道能有能力吗?恐怕就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有柳传志所担心的那些问题,我们更多的人要更加努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