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編按:中國著名運動員劉翔,自從在倫敦奧運會上傷出後,香港與內地均有相關評論與猜測,至今未息。倫敦奧運閉幕後,運動迷艾德加對劉翔現象有另一種解讀,先從兩個「第一」說起……

到我確實坐下來,想動手為劉翔寫一篇文章時,才真正了解到要講述這個人,究竟是如何的困難。有人莫名其妙的非常支持他,有人莫名其妙的非常討厭他。有說劉翔是歷來貧弱的中國田徑界,第一位贏到奧運金牌的男子運動員,標準自是與眾不同,但姚明也是中國籃球界首位上得了國際舞台的籃球員。中國早已在國際籃球圈有一席位,但姚明是首位成功打入美國籃球壇的中國人,而大膽講目前美國球壇就是世界球壇,相信也少人會有異議。筆者實在難說劉翔和姚明之間地位的高下,正如兩人在全盛時期的贊助合約總數不相伯仲,而前者每每掀動華人社會情感的激烈,也就的確莫名其妙。

一場注定的悲劇

也許性格樂天的劉翔生於華人社會和中國體壇,注定是一齣悲劇。劉翔堪稱是廣大華人印象中,從來首個會在跑贏比賽後,向母親打招呼紮紮跳慶祝的中國運動員。而不像傳統那些國家體制生產的機器,當鏡頭聚焦到自己身上時,就急忙感激黨和國家栽培。以至於當劉翔現身跑道卻面有難色時,就會讓人預感到或許有事情將要發生,而且不會樂觀。但身處傳統內斂且早已近乎虛偽的華人社會,劉翔很多時難免與輕佻輕浮相連,指摘劉翔詐傷的人,或者根本就相信他不懂得認真,遇到困難時就愛理不理諉過卸責。筆者不能代表任何人說話,但對於仍有人認為自己夠資格批評劉翔,以下的話筆者想請大家讀一讀。

首先有一個事實是,劉翔在倫敦奧運出賽時本身已負傷,是起跑後傷處瞬間崩潰而令劉翔無力過欄跌倒,而不是他因過欄失誤跌倒受傷。當時BBC的現場評述已表達相似意見,中國田徑隊總教練馮樹勇於賽後記者會亦證實有關推測。以至劉翔和教練孫海平,突然在奧運舉行前由英國拉隊轉往德國備戰,即時變得非常關鍵。究竟劉翔是最初到達英國,參加為奧運熱身的比賽時再次受傷,而要轉往德國緊急治療;還是因劉翔特意到德國加操,最後不勝負荷在當地受傷?

局外人可能永遠不會得知真相,然而有人想當然會問,既然早知有傷就應該退出,既然決定參賽就應全力以赴。很多人仍然以為,體育精神總應該能夠被放在競技的最高位,這個願望當然良好。但可悲的是,中國運動員本身不是只要自己願意,就能夠誠實於賽場發揮體育精神。

中國體壇羅生門

遠的不說,中國羽毛球女雙組合于洋和王曉理,在倫敦奧運就收到上級的指示而刻意落敗。而中國女子舉重隊,亦因牽涉各地方派系利益和禁藥等問題的「羅生門」原因,在今屆奧運放棄紀靜這個在去年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冠軍和全國女子錦標賽冠軍不用,改派從未贏過成人賽冠軍的年輕選手周俊,參加女子53公斤級賽事。結果周俊開首3次試舉完全失敗,未能錄得任何成績,紀靜則得力而無所用,在內地鬧出重大風波。

中國體壇當然不乏選擇堅持的運動員,現年24歲的程菲就是好例子。如要代表中國參加奧運體操項目,實在已算年紀偏大的程菲,今年仍積極為參賽苦練,可惜到最後階段,又是因練習過度觸傷腳踝而緣盡奧運。但若中國運動員想選擇不堅持,那就通常會遇上非常大的阻力,也許包括隊伍的領導和普遍由官方指定的贊助商,而任何人實在應該有自由去選擇不堅持從事某項工作。

很多人也許已忘記,劉翔早在2004年已奪得奧運金牌。外國的前奧運金牌得主,因受傷而到下屆奧運放棄參賽多的是,亦不會受到廣泛的嚴厲批評。依外國的普遍標準,贏得一次奧運金牌基本上已非常難得,之後的成功亦只是錦上添花。「金牌主義」說實在非常令人討厭,運動員也是正常人,正常人就會衰老退化,要求人類超越自然地更快更高更強,是曲解奧運精神。對未曾成功的運動員嚴厲或許仍說得通,筆者實在不明白,為何還有人會要求劉翔再贏金牌。

淪為角力工具的運動員

手術後的劉翔目前對未來仍非常樂觀,甚至宣言會「回來」。天真地退一步而言,就算中國的體育領導和各贊助商,果真一直沒有強迫劉翔治療而繼續參賽,領導如見劉翔出問題,亦應有責任阻止其參賽。現任國際排球聯會主席魏紀中,在當日回答記者有關中國女排的問題時,亦同時被問到劉翔今次受傷。魏紀中認為,如運動員受傷領導應該要「說話」,狀態不好就不應讓其參賽。魏紀中亦認同劉翔已經「拚到底」,看他起跑的步伐已很亂,如果運動員真的受傷,實在應該考慮如何「保持」他們。而中國田徑的領導們,其實早已有2008年的前車之鑑,到今屆奧運竟然無可避免又再犯相同的錯誤。

於是不明就裏的局外人,難免又會回頭去想國家體育體制正在默默作怪。現實環境可悲的是,中國運動員很多時已成為政績工程和搞政治角力的工具,他們根本早已不是能獨立看待的單純運動員。觀眾在今屆奧運的乒乓球和羽毛球女子單打決賽,就看到中國體制內省和省之間的激烈對抗,感覺中國運動員本身內鬥之劇烈,比面對外國人鬥得更兇狠。中國運動員本身就是角力工具,愈有實力愈出名的愈需重用,因為省隊和省隊之間在國際賽場的競爭,亦直接關乎各隊在國內的成績,也就關乎諸位地方領導力爭的權力和政治「錢」途。很多人仍以為,體育和政治應該分開亦實際分開,這其實到底只是個更加良好的願望。

他一直是這個國家的兒子

劉翔的父母在兒子受傷的那些年間,亦難免成為傳媒追訪對象。據報劉翔的母親吉粉花就曾私下講過:「兒子的私事我不能過多攙和。他一直是這個國家的兒子,過幾年國家把他還給我再說吧。」從短短幾句亦能側面看出,劉翔身在國家陰影底下的服從和不能自主。但是偏偏有些服從性同樣強的人,在他們的服從中還多添了惡毒。本地不乏媒體,借網友之口怒批劉翔因傷未能完成今屆奧運賽事。在官方新華社早已正面評價劉翔之際,實在顯得滑稽和無情。

其實劉翔的失敗,到底影響到我們什麼?運動員受傷是正常事,實在不明白為何這麼多人唯恐不及,去爭相指摘劉翔浪費國家栽培,累贊助商賠錢。而早有人另外撰文,指劉翔刻苦訓練賺取栽培的回報,及運動員受傷乃贊助商的部分風險,駁斥這些謬誤指摘。其實如果可以的話,請各位讓自己重新成為一個人去看劉翔,不要當百犬吠聲的跟尾狗。筆者知道以後不能再欣賞劉翔表演,實在覺得失望,同時更為其一傷再傷悲哀。容我再套一句劉翔母親的話:「如果有一天劉翔不再優秀,希望大家能原諒他。」沒有一個中國運動員,有義務去承受和背負像劉翔身上的指摘,尤其是為這樣的一個政權。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