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深度报道:微博真的正在改变中国吗?

核心提示:社交媒体的运用极大地改变了中国公众讨论的范围和性质,但这真的只是社会真正变革的次等替代品吗?

原文:Weibo brings change to China
发表:2012年7月31日
作者:Duncan Hewitt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

Inline image 1
【原文配图】

社交媒体的运用极大地改变了中国公众讨论的范围和性质,但这真的只是社会真正变革的次等替代品吗?

北京最近发生洪水之后,北京市长迅速辞职。(译注:根据更多信息,北京市长的辞职并非因为应对洪水不利。)

北京地方政府应对危机的方式在社交媒体上遭到批评,这起事件提醒着人们,互联网是如何改变了中国。

微博是促成这种转变的主要原因。它是中国版推特,后者仍然被中国屏蔽。

中国最大的微博网站新浪微博目前拥有3亿注册用户,目前还在迅速增长当中。

中国有关部门运用各种手段控制微博。在最近一起由学生领导的反对在四川省什邡市建设炼铜厂的事件中,许多批评官员的微博帖子都被删除了,但谈不上被彻底删除——这表明社交媒体如何为中国社会创造了新的讨论空间。

中国首部微博小说《围脖时期的爱情》(以500条微博构成)的作者闻华舰说:”自从有了微博,中国社会的信息发生了改变,变得更加透明,更加直接。”

闻华舰说,像居民和地方政府就强制拆迁问题频繁发生冲突这样的敏感话题目前得到了广泛的讨论。

他说:”网络用户很可能会予以关注——主流媒体往往会立即作出反应,有时当局也会。在过去,这是不可能的。”

Inline image 2
【原文配图:微博和推特的对比。图片汉化:译者图片编辑】

腐败是另一个话题,在遭到网络曝光后,许多地方官员被迫辞职。

微博把人们联系起来的能力还被用于帮助流浪儿童、抵制污染环境的企业,乃至禁止吃鱼翅。

微博还使普通人获得了自我表达的新机会;中文的140个字比西方语言的140个字母(推特和微博的字数上限)能够表达更多的含义,而且微博还率先引入视频和图片。

新浪在图像方面的创新帮助该公司与中国版的YouTube优酷网站结成了共生关系——他们利用了精通技术的年轻一代对上传视频的渴望心情,后者这么做既是为了充当公民记者,也是为了在网上炫耀他们的才华。

著名舞蹈家金星说:”如今的年轻人乐于表达自己、他们的情感——与老一代不同。”她在媒体的职业发展受到了微博的极大推动。

Inline image 3
【原文配图:中国舞蹈家金星利用微博来推广她的作品】

作为中国首位公开承认的变性人,她过去偶尔会得到国家媒体的报道。不过,在一个电视舞蹈比赛节目中担任评委的经历令她成为一个明星,她在微博上发表的直言不讳的评论也让她受到批评。

如今,她是一个全国电视节目的主持人,并且还主持一个在网上点击率很高的谈话节目,主要关注社会问题和两性关系话题,其中许多话题源于微博。

金星认为,人们对于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越来越自信,这令人们更加愿意在公开场合开诚布公。

她说:”如果你上微博,你会看到人们是多么地坦率。关于政府、社会、法律问题、性生活、明星,一切事情。”

中国有关部门对这种活跃的自我表达持矛盾的态度。地方政府和警方都开通了微博账号,向公众发布一些信息,在一些情况下还寻求人们的反馈。

四川省省会成都市官方微博的运营者陈城(音)说:”我们欢迎人们参与讨论。”

他说:”只要他们说的符合法律规定,说任何事情都是可以的。如果市民发现成都市的一些不文明现象,比如乱扔垃圾、大声喧哗,他们可以告诉我们。”

然而,微博的潜在力量显然令有关部门感到警觉。去年,中国新型高速列车发生相撞、导致40多人丧生的消息正是由事件的目击者在微博上率先发布的,而政府处理这次危机的方式引发了网民的愤怒回应。

铁道部高级官员辞职,总理温家宝公开道歉。

同样的,当重庆市公安局长在今年2月进入成都美领馆寻求庇护时,微博帖子曝光了美领馆外重兵把守的消息,从而引发了网民的疯狂推测。

在薄熙来的政治局委员职务被终结后,他的妻子也因为涉嫌谋杀英商海伍德而被拘留,政府终于采取了行动。

微博在几天的时间里禁止用户评论别人的帖子,几名发帖猜测北京可能会发生政变的用户被逮捕。

从那以后,微博面向所有用户开始实施一套新的行为准则。近几个月来,许多人的账户被关闭,其中包括著名记者和知识分子,从而导致数名主要学者退出微博网站,以此示威。

中共报纸《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认为,对微博进行一定程度的控制是必要的。

他说:”微博有一些问题。微博的描述是夸张的,许多人故意说一些非常极端、非常愚蠢的东西,以增加他们的粉丝和转发量。”

中国资深博主安替说,微博可以带来社会变革,但对中国的政治体制不会带来更大的威胁。安替自己的博客在2005年被关闭。

他承认:”社交媒体对地方腐败构成了巨大的影响,地方官员现在难以封住人们的嘴。”

不过他认为,微博也为政府提供了一个方便的安全阀,人们可以借微博发泄苦闷,而不必走上街头,或者去北京的中央政府请愿。

实际上,一些专家说,有关部门认为,容忍网络批评是避免进行重大政治改革的一种替代方法。

安替认为,审查制度的强大程度足以防止微博被用于公然的反政府目的。

“如果你想写关于反对运动、民主、抗议等话题,通过关键词搜索可以很快地找到你,并通知地方警察。”

他说:”他们会删除任何敏感账户,他们使全国的异见分子无法相互联系。”

博达克咨询公司的互联网专家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说,中国政府对社交媒体的了解比人们所认为的要更加老练。

他说:”他们发明了这样的东西,比如对某个帖子或某个人的转发量和发帖量进行限制。”

他还认为,社交媒体为有关部门提供了监控社会不满群体所关心问题的简便方式。

但安替说,社交媒体让人们知道,”言论自由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

在资深博客写手毛向辉看来,公众对互联网管制的失望,加上网上信息的庞大数量,意味着目前的审查制度无法长期维持下去。

国家媒体编辑胡锡进认为,情况肯定是与以前不同的:”互联网改变了许多人思考和工作的方式,并且改变了领导人和官员对舆论的态度。”

他说:”微博将继续为自身创造空间。它肯定不会100%地听从政府的管理。”

或许最重要的是,他承认微博已经扎下根来。

本文作者Duncan Hewitt为《新闻周刊》撰稿,现居上海。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CC3.0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点击这里查看和订阅《每日译者》手机报。穿墙查看译者博客、书刊、音频和视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8月5日, 10:15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