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开来在合肥法庭接受审判

新华社说,谷开来在法庭上作了最后陈述

《纽约时报》周五发表长篇文章,评论谷开来庭审说,庭审提出的问题和它回答的问题一样多。它揭开了中国统治家族最阴暗的一角。

谷开来、张晓军故意杀人案的细节在庭审一天后透露了出来。据《纽约时报》报道,最先将谷开来庭审详情公布的是参加了法庭旁听的安徽大学生赵象察。他根据记忆将法庭各方陈述发表在中国社交网‘人人网’上。

这一文章虽然在周五中午便被删除。但所叙述的细节后来得到了被告之一张晓军的律师和在法庭现场另一位律师的证实。

赵象察在他的帖子上说,谷开来在法庭上颤抖着手,承认杀害了英国人海伍德。

未回答的问题

《纽约时报》说,许多司法专家表示,对谷开来的审判是一场“政治戏”,不过是为了向官方提供一个发言讲台,陈述事件的官方版本。

庭审实际上提出了更多的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它完全没有回答薄熙来在这个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他是否知情?是亲自参与了阴谋还是包庇掩盖,知情不报?

据《纽约时报》说,薄瓜瓜拒绝就该报的文章发表任何评论。海伍德的母亲在庭审前就表示,整个事件是一场“宫廷斗争”。而海伍德的中国妻子则根本就无法联系上。

阴谋细节

《纽约时报》称,谷开来,,海伍德之间的尔虞我诈让人有一个罕见的机会,窥见到中国红色统治家族内最阴暗的一个角落。

根据透露出的庭审细节,大约2003年海伍德在英国结识了薄瓜瓜。他希望借助薄瓜瓜的家庭关系,发展自己在中国的生意。

海伍德在2004年通过谷开来的介绍,认识了大连的亿万富豪徐明以及另一位张姓的“太子党”国企高管。海伍德同这两个人合作从事地产开发项目。项目涉及到法国的一处地产,以及重庆江北区建设的大项目。

如果项目成功海伍德可从中获得1.4亿英镑的收益。但当项目由于中国政治因素干预而失败后,海伍德在与薄瓜瓜往来邮件中,向其索要预期收益十分之一的赔偿,1400万英镑。

根据法庭上的陈述,当海伍德没有得到钱后他开始采取威胁手段,并将薄瓜瓜软禁于其在英国的住处,借此向谷开来施压。

薄瓜瓜在电话里告诉了谷开来自己被软禁绑架的情况。谷开来担心儿子遭绑架撕票,受到人身伤害。后来便动了杀机。

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谷开来先是同当时的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商量,准备诬陷海伍德贩毒,然后让王立军在缉毒抓捕时将海伍德击毙。

王立军同谷开来一起进行了策划,但后来却拒绝参与。于是谷开来又想出了毒杀的方法。

去年11月10号,谷家勤务员张晓军把海伍德从北京带到了重庆。

11月13号谷开来将自己毒杀的计划告诉了王立军,然后和海伍德一起吃了晚饭。饭后谷开来让司机买来一瓶威士忌酒。谷开来准备好了毒药。

夜间11点左右,谷开来同张晓军到了海伍德下榻的酒店。谷开来先是独自同海伍德饮酒。当海伍德酒醉倒地后,她叫进张晓军。后者在海伍德要水喝时把毒药倒进他的嘴里。

第二天,谷开来告诉王立军她杀了海伍德。王立军暗中录下了他同谷开来的对话。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欢迎查看由数字时代收集整理的禁书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