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蘋果日報    2012年8月2日

奧運會在倫敦,中國民粹高漲,都想拿金牌超過美國,做穩體育的第一哥。
但九十後新一代,也開始覺悟,大陸網絡有呼聲:國家的尊嚴,並不體現在奧運金牌拿多少,而決定於有沒有公民尊嚴。

人活得沒尊嚴,「國家」何來尊嚴?即使把運動員從小全職培訓,扭曲肢體,教練提着一條籐枝像馴獸師一樣把一個小女孩在平衡木上翻騰成千軍萬馬,用命拼回一項金牌,在頒獎台上叫「感謝祖國」,這只是一部統治機器的泡沫尊嚴,卻是人的災難。

但這點顯淺道理,這個國家的人民,卻不容易明白。中文有一句成語,害死許多人,叫「犧牲小我,成全大我」。

中國人從小在「犧牲小我,成全大我」的「國民教育」下長大,而不知道這句話有基本的邏輯問題。除非在戰爭狀態,一支軍隊,要攻陷敵陣,取得勝利,「犧牲小我,成全大我」這句話才有意義。

但是在和平狀態,首先,「大我」的成全,不一定要以「小我」的犧牲為代價。為什麼不可以既有「小我」的發揚,又有「大我」的成彰?甚至置「小我」於「大我」之上?譬如自由──胡適說:「為你自己爭自由,即是為國家爭自由」。英國人不需要「面子工程」,倫敦人抗議辦奧運,覺得此一「盛事」,妨礙了自己的生活自由。

三千年前,阿歷山大大帝慕名拜訪哲學家迪歐根尼。剛好迪歐根尼躺在一隻大木桶裏曬太陽。阿歷山大上前介紹:「我是大帝,阿歷山大。」哲學家躺着,答:「我是迪歐根尼。」大帝問:「有什麼我可以為你效勞?」哲學家懶洋洋說:「有的,請你閃到一邊,不要擋住我的陽光。」

這就是「小我」霸權,無視 「大我」的傑作,那時候,聯邦國家,阿歷山大就是城邦國家的代表。絕不犧牲小我,相反,以小我的自由、權利、尊嚴為中心,人人都成全,人人用生命來捍衛,最後必另成一尊嚴的大我。倫敦真的不必辦奧運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