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祝振强 

最近,网络上热传一封落款“北京大学学生会,北京大学研究生会”、写于9月15日的《致日本首相野田佳彦的一封公开信》,读罢顿觉羞赫难于言表、冷汗嗖嗖直冒!

这就是那个代表着民主、科学、文明、理性的北大吗?这就是那个曾被无数读书人心向往之的知识圣地北大吗?若北大现今被这样的一帮投机钻营、颟顸混账的敢死队所充斥,我愿从此在我的思维与语汇里,去掉“北大”这两个字,一干二净。

在这封“公开信”里,我们看不到作为一个学子、读书人所应有的平和、善意,看不到自信、笃实,看不到深厚的学养以及书卷之气、我们甚至看不到一个现代社会的文明人所应有的对待别人、对待自己起码的礼貌、自持,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一言不合即急红了眼,就要捡砖头扔石头的愣头青;一个动辄就要有所表示、狂妄自大、虚妄冲动地要与人拼命、精神与神经都不太正常的二杆子!

在这封“公开信”里,无处不充斥着非礼与“挑衅”,甚至不乏激动而气急败坏的谩骂。我们怀疑时空倒转,社会又回到了“文革”时期对“美帝”、“苏修”的口诛笔伐,北大又回到了那个“文革”时期的北大:“在此,全体北京大学学生可以明确地告诉您”、“丑陋行为”、“悬崖勒马、迷途知返”、“政治人物所展现出的智慧与愚蠢”等等。而惊世骇俗的“我们从不惧怕流血与牺牲”一语,或许是北大就要和已经贡献给网络社会的一个熟语,流行于当代中国。

很难想象,在一个正常的国度,一个一流大学的社团组织,不是鼓励属下的学生人人拥有正常的心灵、正常的理性以及正常的判断、正常的语言,不断充实提高、改变自我,读书成长,知识报国,而是咬牙切齿,张筋露骨,时刻准备着“流血”,时刻准备着“牺牲”。

一个时刻准备着“流血”的人,该有着怎样扭曲、变态的灵魂?一个时刻准备着“牺牲”的人,又该有着怎样非理性的冲动与人体炸弹般的破坏欲!

我相信,中国现在与未来的教育,都不是以培养这样的时刻准备“流血”、“牺牲”的二杆子、混混为己任的。若此言此语,果为“北京大学学生会,北京大学研究生会”所代表的北大全体学子的共同心声,则我们需要警醒的是,中国一流学子的堕落以及异质化,有必要反思我们的教育,培养出的竟是这样的一帮激进分子、好战分子;若这不能代表,这只不过是几个学生领导为了达到某种目的的投机钻营之举,则北大全体学子,有必要要求这样的学生领导道歉,有必要罢免这样不称职的学生领导。

当今世界,崇尚文明、理性,所有的矛盾、问题,都可以通过对话、合作、协商、谈判加以解决,国际组织、联合国也有相应的法律、裁决机构。若不是极端分子、恐怖分子、极端组织、恐怖组织,全然不会考虑所谓武力解决、战争方式。作为学生、研究生,不是热爱和平、热爱世界,而是试图以“流血”、“牺牲”的叫嚣,威胁、影响国家外交以及国策制订,继而祸乱世界、祸害世界,以一己“流血”、“牺牲”之身躯,把世界绑上对立与仇恨的战车。这样的学生、研究生,目的、动机和头脑其实已经不简单。

近一个时期以来,北大丑闻频出,北大领导身先士卒,垂范引领,在全国民众面前,闹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笑话,这我们不奇怪。我们奇怪的是,北大“北京大学学生会,北京大学研究生会”何以在中国社会面临转型、中国的发展道路面临重大抉择、历史与现实均面临着严峻考验的关键当口,以“流血”、“牺牲”的面目跳将出来!

试问,这到底是在威胁、恫吓世界,还是在威胁、恫吓中国?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