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淼鑫 

最近钓鱼岛之争,愈演愈烈。抵制日货运动宛如一股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各地爱国市民也陆陆续续走上街头以泄心中义愤填膺。有鉴于他们往日诸如打砸街上普通百姓的日系车辆,通过损毁他人合法财务以证明自己的爱国高尚情操的拙劣行为。自己对于国人的抵制日货向来不以为然,不过现在,确是另有新想法。

为什么要抵制日货?

当初群情激奋的示威者面对着加藤嘉一高喊着抵制日货,加藤嘉一义正言辞地质问他:你现在手里拿的照相机就是日货,有种你就在我面前砸了它!我不清楚这位朋友是否在当时狠狠地灭了它。事实上这结果对于我来说也并不重要。很多并不支持抵制日货的人总是拿诸如此类的例子来对参与抵制日货之人冷嘲热讽,嘲笑他们一边喊着抵制日货一边手头上就在使用日货这样自相矛盾的行为。以前自己也会不加思考地同意前者的看法,但现在细细想来:如果抵制日货就必须不使用日货甚至连零件都不要的话,这显然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话。我认为,抵制日货可以有很多层面,并非一定要与不拥有、不使用日货等同,也可以只是纯粹表达自己心里的不满和反对,或者意味着以后不再购买日货。从某些方面来说,这多少比当面问候对方的妈妈来的文明礼貌。

我们若是心中有所不满,则应该表达我们的声音。若是日本欺负我们,占我们便宜,则应该勇敢地站出来反对、抵抗。但有时候,我们高喊的声音,却未必能让日本人耳闻。日本政府也未必会理睬我们的意见,仍然一意孤行,我行我素。于是,除了叫喊口号之外,我们需要另一种更有力量的声音,通过自己抵制日货和号召同胞们抵制日货,试图重创日本经济(因为贸易使双方互利,这样的做法同时也会影响中国的经济,当然这种影响对双方都只是暂时,短期的)使得日本政府重新对待、慎重考量我们的意见。如果这样的手段仍然无效,就应该要有人站出来扬言开战,武力解决争端。让对方知道,我们并非欺软怕硬,软弱无能之辈,没有人可以肆意欺负我们。我很欣赏“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高尚爱国情怀,但我们也要理性爱国,不要因为一点小摩擦就动用国家机器,短兵相接,因为这怪物一旦启动,可能谁也刹不住,直到一方战败。希望大家心知肚明,战争也许是最直接有力的解决方式,却也是最糟糕的选择,也许我们暂时真的国力强盛,结果真的打赢了,举国欢腾,但这也只是逞一时之快,国家之间仇恨的种子也越来越深,未来试图抹平国家创作,淡化民族仇恨的努力将变得更加困难。而且,国力总是彼此起起伏伏,我们无法保证自己是日不落的帝国,他日对方发愤图强了,总会欲开战一雪前耻的同时也收复失地。战争烧的是百姓的钱,战死的是百姓的孩子,战火燃烧的地方,百姓生灵涂炭,哀鸿遍野,受苦受难的依旧是百姓。所以,我们也需要一批这样的人,他们反对战争,把我们的国家从对战争的狂热中拉回理性的思考;他们不支持抵制日货,反对打砸自己同胞的合法财产这样野蛮和愚蠢的行动。

钓鱼岛到底是谁的?

因为钓鱼岛而抵制日货要基于这样的事实:钓鱼岛本来是咱们中国的,但现在却让日本给占了去。但如果钓鱼岛本来就并非属于中国的,甚至本来就是日本的,我们这样的行为反而变成是无理取闹了。前段时间经常去第一医院找柯医生戳霍伤痕累累的牙齿,期间讨论很多问题。印象依然深刻地记得他说过一句:我们国内的声音总是说钓鱼岛是中国的,但在国际上也许大家并不这么的认同。这句话,足以让我对他刮目相待,大陆有思想的人相对而言凤毛麟角的想法也自此开始渐渐改变。

我们说钓鱼岛是中国的理由通常是:据史料记载,多少年前已经有我们的国民在那里居住。对此我总是自问,莱特兄弟率先制造了飞机在天空翱翔了一段时间,美国有据此霸道地提出地球的领空全是美国的么?阿姆斯特朗长途奔袭宛如传说中的嫦娥一样奔月,还把美国的国旗狠狠地插在满是沟壑的月球上,人家有蛮横地向世人宣布月球从此就是美国的领土?

很多中国人会坚决地认为钓鱼岛是中国的,也许他们自认为理由充足,也许他们本来就无凭无据,也许这不过是国家媒体强行灌输的观点。谎言,有失偏颇的看法重复一千遍未必会成为真理,但会有人相信,便足以。正如很多日本人会坚决地认为钓鱼岛是日本的一样。但是,钓鱼岛不会因为很多中国人认为是中国的便是属于中国的,同理,也不会因为很多日本人认为是日本的便是属于日本的。钓鱼岛究竟是属于谁的?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并没有足够的知识来回答这样的问题,而且就算我能给出切实中肯的理由来也不是我说了算,只是我知道处理国际争端自有国际法律,如果大家都能照章办事,公开公平地解决分歧,是否会比口水战来的文明有效,也不会因此继续加深国恨家仇?

如何对待抵制日货

我们要成为这样的国家:有人崇武好斗,这样才能抵御外强,让外人知道我们不是可以随便揉捏欺负;也有人热爱和平,主张和平解决争端,制衡好战之人,让外人知道我们并非纯粹的穷兵黩武的国家;我们不能所有人都崇武好斗,因为如此世界将难有安宁;我们也不能所有人都热爱和平,外人蛮横地欺负都自己头上来,却唾面自干,别人不欺负我们欺负谁?所以,不管我们是主战派、还是主和派,不管我们是支持抵制日货还是反对抵制日货,我相信这都是源于我们心中深深热爱这个国家,这片故土,只是我们知识有限也有所区别,才会有看法参差不齐,行为截然不同甚至是冲突对立。我们和而不同,但殊途同归,就算此刻我们彼此站队,但我们并非就彼此完全孤立,我们依然是一个整体,这看似不可调和的群体才构成了我们完整的国家。

以往抵制日货运动里,出现了打砸日本车辆,商铺损人不利己的暴力行为。但如果因此就全盘否定,甚至不允许这样类似的运动存在则有点因噎废食。考虑到我们社会在重建,社会运动尚在起步成长阶段,或许就可以对其中发生的不如人意的事情更多的理解和包容,细心地呵护,引导其至正确理性的轨道上来,而不是嗤之以鼻,冷眼旁观。有人拉着“血洗东京”的横幅,也有高中生举着“反对暴力,理性爱国”的纸牌子,我们完全看的见这其中破土而出成长的力量。多少年来宪法赋予人民游行示威的空头支票,现在逐渐得以兑现。以前以爱国之名,行暴徒之实,现在如果可以以抵制日货,反对日本之名游行示威,实践宪法权利,培养公民意识,激发群众参政问政之热情,倒是喜闻乐见的结果。

从长远来看,人类总是会放下所有过去的恩恩怨怨,走向和平共处。所以时下,我们更应该慎重,别轻易地给彼此再次制造伤痕,也不要打砸日系车辆、商铺,要知道在中国有日本的企业,在日本也有中国的企业,今日中国人如何对待在中国的日本企业,他日日本人就会如何对待在日本的中国企业。你不能只顾着自己的爱国主义,而毫不顾忌自己同胞的苦难安危,这种连自己同胞都不爱的行为谈何爱国?国家与国家何必彼此为难,国民和国民何必彼此伤害。在实践爱国主义宏大理想的大旗下,流淌着则是每一个受害人真真实实的血与泪,不管他或是她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这都是人间悲哀。双方诉诸武力兵戎相见太容易,彼此退避三舍,化干戈为玉帛则太难。即使政府官方能够达成一致的协议,但民间是否也能有大量的如此远见卓识之人,则未必。有网友提出另外一种选择是,两国将钓鱼岛变为中日友谊公园,作为世界上第一个两国同时承认对方主权的共有国土,共同保护不分你我,也可以给世界做一个最好的表率:谁说国土争议就一定要吵架和打仗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