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一十 | No Easy Day–击毙拉登的经过

作者:毛茸茸

海豹突击队击杀本拉登的一位参与者写了本书《No Easy Day》,讲述了从确定情报到策划、训练、实施计划的整个过程。他说,读者不要企图从这本书找到什么秘密和阴谋,我只是想写出我所经历的事实,最好能给大家带来现场感。

《60分》采访了这位作者马克.奥云(当然,这是化名),算是长达半个小时的长书评,这本书应该现场感很强,书籍出版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因为他的描述和政府公布的版本不同,最大的不同是他的描述中,拉登完全没有反抗就被击毙了。而政府发言人说,驳火,并击毙。

本书作者在击杀行动中,是第二个杀死本拉登的海豹突击队员,排在他前面的代号“志愿者”,他紧随其后。

他们收到情报后开始在阿富汗基地集训,模拟大宅内的情形,看本拉登的图片录像。制定了严密的作战计划。并不断练习。

但是,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世事往往如此,最后的过程,完全没有按照计划发生。这次行动能够成功,真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那天晚上,月黑风高,巴基斯坦拉登藏身处停电了--不知道是美国特工策划了停电,还是碰巧停电了。

海豹突击队乘坐两架黑鹰直升机出发了,飞行大约一个半小时,决战关头,不得不说这帮精锐部队心理素质强大。大部分人居然都在飞机上睡着了,养精蓄锐。飞机需要低空飞行,避开巴基斯坦的雷达,悄悄接近目的地。

原定计划是,飞机盘旋,队员们沿着绳子做空降奇兵,结果,因为气流缘故,第一架黑鹰坠落了,奥云说多亏了机师,否则我觉得我已经死了。他大概50多岁,估计他开战机时,我还没出生。他经验非常丰富。最终迫降成功,部分是因为那个大宅墙体很坚固,承托了直升机后翼,这样一来,弄出了很大动静,而且停在了错误的位置--在大宅隔壁

大家一下机就立刻改变了训练成熟的计划,第二架机临时在房顶迫降,第一队人直接进攻大宅,门锁着,马上有队员用大锤砸锁,厚厚的实心金属板,砸不开,立刻采用炸药爆破,说是迟那是快,这些动作都是在2、3分钟内发生的。这时墙后传来枪声,子弹擦肩而过,奥云受伤了,但当时他完全不知道。

突击队员开枪,奥云说,完全是无目标的开枪还击,但打死了大宅的男主人--拉登的其中一个信使,就像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信使的老婆对美军也充满了敌意。美军看到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开门了,用阿拉伯语问,你丈夫呢?她说,被你们打死了。突击队员继续向内突击,清场。

奥云说,完全不是像你们看的电影一样,大叫着缴枪不杀冲锋的,一切都黑蒙蒙,静悄悄的进行,他们静悄悄的上了楼--当然,四周一片漆黑,突击队员都带着夜视镜。

在二楼撞到拉登的儿子奥力德,他探出头看了一下,走在最前面的志愿者对后面的奥云说,这是拉登的儿子。他再探头出来时,志愿者将其一枪击毙。对此,奥云的解释是:我们在门口已经交火,这是走到敌人的阵地,不需要等他开枪了我们才能开枪。

踏着拉登儿子的尸体,他们上了三楼,看到拉登也探了一下头,左右各有一个女人,拉登很高,看上去比照片年轻,胡子是黑色的,并非录像和照片上看到的灰白。一梭子过去,拉登应声倒地,志愿者上前把两个女人用力推向最远的墙角,主要是担心她们身上有炸弹。

如果她们身上有炸弹,这名突击队员肯定被炸死了,记着这样问道,“是的”,奥云回答,他这么做是为了保护我们后面的队员。事实证明,没有炸弹,他们又冲还在抖动的尸体开了机枪。这时大家感到,可能任务成功了。

然后他们迅速确认了是拉登本人,接着拍照、取血液、毛发留作DNA取样,用随身携带的袋子把拉登房间的硬盘文件电脑装好,结果,大家的袋子都满了,不够装,就在房间临时找了个杂物袋,倒出里面的东西,又装了一袋儿--宅男的东西就是多啊。

奥云说,我的一个队友拿着这个大袋子出来,就像个圣诞老人一样。这时候,他们的预计结束时间还剩几分钟了。长官下命令说把黑鹰炸毁,免得巴基斯坦获得技术资料。结果放炸药的人听错了,以为要把拉登的大宅炸掉。开始在一楼安装炸药,幸亏及时澄清了,要不然里面的人就挂了,他们是分组行动的,听命令行事,根本不知道队员还没出来。

他们坐另一架飞鹰载着拉登的尸体离开,结果刚起飞就发现油不够了,还在巴基斯坦境内一处偷偷的加了油,加油飞机是阿富汗基地派来的。然后,拉登DNA样本、照片和尸体,分开运送,即便被巴方击落其中一架,还有个备份。

记者问了三次,你们有没有拥抱,握手,互拍肩膀?一次是在确认拉登死的时候,一次是在飞机真正离开巴基斯坦到达阿富汗境内的时候,记者在这两个点儿上,都问了同一个问题。但,都没有。一直到在基地降落,他们走出机舱,拥抱、欢呼、照相,美国史上最重大的任务之一,圆满完成。

行动结束后,长官说,你们可以放假了,奥云听见后就立刻拿着自己车钥匙离开部队回家了。很happy。六小时后,奥巴马宣布了消息。秘密接见了他们--估计是感谢一番吧,每个人都获颁银星勋章,并无人员死亡。

整个过程,奥云一直强调团队的重要,他说,谁打的第一枪,无所谓了,扣扳机也就几磅的力量,机师和情报员才是最伟大的,情报员是个FBI的女性,代号“百分百小姐”,她确定了拉登的藏身处,得知任务完成,真的杀死了拉登,她的情报无误,她激动的流泪了。

我喜欢《60分》就是他们的求真精神,访谈过程中,拉登倒地后,奥云说,我们走上前去,又进行了一番攻击。记者问:什么意思?他说,进行了一番袭击,记者问:什么意思?什么叫进行了一番攻击?

直到他说出:就是又开了几枪,因为还在动嘛。

一开始时,记者就咄咄逼人的问:你们收到的命令是直接击毙吗?奥云说:当然不是,这种任务当然是如果能生擒就抓活的啦。

记者进一步确认:也就是说你们的计划里,活捉是首选。奥云说,对。

为了确认拉登身份,奥云说,我们拍照前进行了处理。记者不失时机的问,什么处理?奥云说,他头部中枪了,我们用军用随身带的水袋给处理了一下。记者进一步确认:也就是说你们用喝的水给他洗了把脸,对吧?奥云说:是的。

记者再问,当时什么情形呢?

奥云:很恐怖。

记者:什么叫很恐怖?

这就是《六十分》的传统,你别想用抽象的词绕过去。

奥云接着回答:他头部中枪了,血肉模糊的,很恐怖。

为了做这期节目,六十分 搭建了拉登大宅的模型,并且给奥云做了四个小时的化妆,已经完全易容了,声音也做了处理,防止阿盖达报复。节目的结尾处,记者点名说:美国几家媒体,有线新闻和×××报,获得了作者的真实姓名,并且把他报道了出来。我们不会这么做。

我觉得说最后一句话时,六十分的记者时很气愤的。保护当事人,是媒体应尽的职责。CNN真无耻。这名队员说,我在911这天出版这本书,是为了纪念,也避开其它政治议题,比如总统选举,卖书所得会全部捐给美国战死在阿富汗的士兵的家人。

记者问他,为何拉登不反抗,他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一个策划了911的人,一个随便让人为他死的人,为什么在最后关头,没有拿起枪反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9月14日, 9:45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