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解讀憲政觀念在1990年代再度成為大陸改革話語熱詞後,憲政轉型也成學界相應的熱議對象。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蕭瀚撰文指,大陸憲政要轉型,須先充分認識中國官僚社會的源流與現實。

     無論東西方歷史,任何一國的憲政轉型都與其轉型前的社會密切相關,有些國家的憲政轉型成功率甚至完全取決於此前社會的狀況。在憲政轉型的前夜,中國具有什麼樣的特殊國情?

     官僚組織更加龐大

     金觀濤、劉青峰兩先生曾對1950年代以來的中國社會有過一個精彩的政治社會學概括:共產黨的官僚機構比國民黨大10倍,比傳統一體化結構大100倍。……到80年代初中國擁有4000萬黨員、2500萬國家幹部,這是歷史上聞所未聞的官僚機構龐然大物。隨著國家官僚網達到社會底層,近代以來不斷萎縮的民間社會終於消失,50年代中國社會組織達到徹底的官僚化。

     金、劉所指出的官僚組織的規模,現已達至更高的水平。程度極高的官僚社會依然是當代中國社會的基本特性。這一官僚社會固然是1949年之後中國共產黨建立與發展出來的,但它有著更為源遠流長的歷史傳統。或者說,當代中國之所以會產生龐大的官僚社會,首先是因為有悠遠的官僚政治歷史傳統。

     無論古今,中國官僚政治的基礎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前者解決錢袋問題,後者解決腦袋問題。古代的王是家族,現代的王是高度組織化的社會群體,目前是中共。中國官僚政治的兩大支柱,一是土地權有制,古代是王權或皇權家產制下的權有制,當代則是打著公有制旗號的黨產下的權有制;二是權力本位下的等級制。掌控了土地這一最重要的生產資料之後,官僚集團就掌握了整個國家的經濟命脈,權力本位的等級制觀念則是服務於此的意識形態。在權力不受限制的地方,絕對不存在公有制,只有權有制。因一切涉「公」利益,都需要委託一批人代為管理,管理權如果無法置於公共所有人的最低限監控中,就必然導致腐敗,因為管理者不會認為自己貪賄的利益是屬於任何人的。

     中國官僚政治的悠久傳統與極權主義有著天然的親緣關係,因為它們都是以官僚機構為其核心的運行樞紐。官僚集團在國人政治、經濟、文化等所有人類生活最重要領域的決定性壟斷地位,沒有過任何根本性鬆動,甚至連鬆動的端倪也沒有出現過。

     憲政轉型過程艱難

     清末以降170年,中國人沒有一代人是未經動亂度過一生的,不是外侮,便是內亂,這樣的苦難既是古代官僚政治的遺產,也是現代官僚政治發展到官僚社會的現實結果。要結束這樣的惡性循環,要結束官僚集團統治人民的格局,改為使之服務人民,需要艱苦卓絕的努力。

     土壤不同,即使耕種的植物相同,也可能種植的結果不同。普世價值的異域移植過程中,既要防止以土壤差異為由拒絕普世價值,又要防止對任何別國的制度設計生搬硬套,而目標始終是限制政府權力,保障人權。

     官僚社會的憲政轉型,以走向公民社會,這是一個長期而艱難的過程,沒有這樣的心理準備,很容易被暫時的一時一地得失而盲目樂觀,或盲目沮喪。中國正在走向何方?中國能夠走向何方?還要走多久?走的道路對不對?如果走錯會有多大的代價?這些都是長期的疑問,答案在所有人的思考和行動之中。

更多新聞請看《旺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