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 | 旅行“草絮”

带父母跟团游览日本本州,在记下所见所闻前,先记下旅行中的人际碰撞,很能反映某种文化特征。

旅行社是国内著名的上市公司,收团的表现很大气,不催着交钱就给留了位,但强调我必须同行,否则旅行社无法照顾两位老人(虽然我父母挺高龄,但体力不输给后生们)。我因为家人的日程变化又推迟了出行时间,旅行社告知别着急,可以迟点再去交钱。我有点不好意思,占了人家三个位,又推迟了行程,所以这次赶着去交了定金。当时就核实清楚自费项目并不强制,我也强调在东京可能不参加自费项目,到时不想为此看谁的脸色。

直到出行前第二天才下了出行通知,我赶去旅行社交了全款,负责人很贴心,因为我是本团第一个交钱报名的,给了一点优惠。我依然强调可能不参加自费项目,负责人让我放心,说曾经有不参加自费项目的游客另外给了导游5000日元,回来告知旅行社,旅行社代其讨回。我纳闷,难道是导游强迫该游客给的?不然为何又讨回?

行程单很详细,连每个入住酒店的网址都提供了。我已经做了功课,发现东京第一晚的酒店就在市区,而第二晚的酒店离机场很近,有公车到达。我更加确信自费项目的时间我可以带父母在东京自由行,一来自由行可以对东京有更好的观察,二来可以避开自费项目中我们不感兴趣的逛街购物,三来花费要少得多。我也征求了父母的意见,他们都同意不在东京参加自费项目。

导游是前辈在中国内战中避祸马来的华人,他出生于马来,持有马来和台湾护照,在日本生活。可以说行程安排得很用心,吃住玩都安排得不错。我们感觉,虽然团费略高,但确实物有所值。

本团的两项自费项目都是在最后一站的东京,行程单写明两天行程项目后都有自费项目。我因为坐在领队和导游的后边,在前往东京的路上就听他们说要收当天的每人3500日元。我还疑惑,怎么还不征求乘客意见?结果很快导游就告知大家领队开始收钱。因为从后面开始收,我是最后一个被要求交钱的,于是我说到都厅再说吧。按照行程单,都厅是当天正常行程的最后一站。根据我的估计,那时应当接近傍晚了,自费项目中我唯一想去的浓荫遮蔽的明治神宫,在傍晚去应当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结果我们到东京后首先去了都厅大厦。下车后,母亲对我说,我父亲的意思是,人家都参加自费项目,我们就不要搞特殊,也参加吧。我不太高兴,说在家里已经征求过他们的意见,为何他们又变卦了?我向母亲解释,我们没有必要参加不想参加的自费项目,因为这是自愿的,不必随大流。

从都厅顶层下来,上车后,导游宣布要去公司指定的免税店购物,之后去自费行程的表参道和竹下通(这也是我们没有兴趣参加的自费项目),最后去银座,为了方便大家逛街,当天的午饭退钱给团友,让大家自己去吃饭,后边有个别人鼓掌,导游就认为提议通过了。

为了避免导游当众尴尬,我在车上没吭声,下车后,我问落在后边的领队:你们把自费项目混在正常行程中,我们怎么办?领队不太高兴地说,你们就留在车上。我很恼火,也不客气地说:好,我回去再和你们公司算账。之后发现我们掉队了,领队也不知导游带其他游客进了哪栋楼,于是向我抱怨说我让她很麻烦。这时候跟在我旁边的父亲突然向我咆哮,说我搞特殊,并说,如果我孝顺,就痛快地交钱,让他们顺利地回去。我知道父亲害怕领队和导游使坏让我们回不去,于是我带他们进入旁边的一座神社,并对他解释,我保证导游不敢甩下我们,但父亲不信,还是很激动。我也有些生气,问父亲为何任何时候都不会站在我这边和相信我,而宁肯相信他人?

我们从神社出来,见两位团友也在外边,那位团友对我们说,这种地方根本没法买东西,这位团友也劝我顺从老人的意思,说老人要哄。我说我很反感中国的“老小孩”传统,我不愿意父母随着年龄增长,意志和智慧也退化,我会经常和他们争执,争取他们的理解,帮助他们晚年也活得有尊严而不成为“老小孩”。

导游带团友们购物回来上车后,显然他已经知道了我和领队的争执,他说,本来这样的行程更顺畅,但既然有人有意见,我们还是调整一下行程。于是我对导游说,他不应该不征求我们的意见就擅自改变行程,如果这样更顺畅,我也不想影响大多数人。我随手给了他10,500日元,对他说,“你也知道民主的含义,我不想被强制。”导游向我表示抱歉,表示不该事先不说清楚。显然,这是他们一种习惯性的强制消费模式。

接着导游带大家到了表参道,下车前,我问他何时去明治神宫,他回答说行程上没有明治神宫,我说,当然有(我心里说,每人3500日元逛一个表参道、竹下通,难道游客都是傻子?),领队也说有,于是导游再道歉,说没注意到,并告知司机先去明治神宫。

游览明治神宫后,再到表参道、竹下通,我看父母很累,走了一小段,就找了家麦当劳去吃冷饮,顺便休息。再上车,有位团友有点钦佩地对我说,到底是经常旅行的人,懂得理性消费(虽然我并未说过我经常旅行)。显然他意识到,如果没有我们后来加入,他们每人多花3500日元,就逛了大部分人并不感兴趣的表参道。出发前,我做过功课,如果按行程单的正常行程到都厅结束,每个人只须花费130150日元搭电车或地铁到神宫和表参道,再回到酒店的费用也是如此。导游后来说,自费跟团是自由行费用的两倍,显然不止于此,当然乘搭的士或许是这样。

当晚回酒店的车上,本团最多人数的家庭(共十人)代表,那位一路都很高调的大姐(领队和导游似乎都对他们抱有很大的期望,认为他们会参加所有的自费项目。他们一路都高谈阔论,让人知道他们很有钱)很谦恭地来到导游座位旁,说他们很抱歉不能参加明天的自费项目,但希望导游在正常行程完成后把他们顺道放到合适的地方,于是导游建议将他们送到台场。妈妈后来对我说,你看人家多会做人,不参加自费项目,也做得那么好看。我对妈妈说,完成正常行程,导游有义务将不参加自费项目的人送到酒店或者送到游客同意的合适地点,其实这是他们的义务。如果这是他们额外的付出,我会愿意支付费用。妈妈于是说,是呀,你永远不会是那样的人。

后来妈妈对我说,爸爸晚上仍然很生气,说我不愿意花钱,并且说他就买我这一次面子,再不会跟我出来旅行。妈妈也很生气,对爸爸说,其实我们并没打算带他出来,因为看得出他对旅行不感兴趣,但每次问他他自己都说要来,为何如今又好像被强迫出来?

根据导游的估计,第二天正常行程结束的时间会接近十一点,而且天气酷热,我知道我不可能完成计划中的上野公园和台场海滨公园的行程,于是决定也跟车去台场,而放弃上野的行程。第二天早晨我对导游说,我们也跟他到台场,他虽然同意,但看上去很冷淡。我于是对导游重复了曾经对妈妈说的那套,我说,考虑到有人参加自费项目,我们不要求将我们送到酒店,而愿意搭顺风车去到合适的地点,如果他认为有额外的付出,我愿意付钱;毕竟我们萍水相逢,以后可能不会再见,我不愿意日后觉得我对他有所拖欠。他对我表示感谢。

第二天,我见到准备参加自费迪士尼的父子俩和我们一起在台场下车,才知道他们考虑到时间太短,也放弃了参加自费项目。考虑到导游和司机专程送我们去台场,我按超过半天不足一天的小费标准,另外付给导游我们三个人的共1500日元的小费。而我得知那位大姐为他们十人共向导游支付了200元人民币的额外小费,令导游很无奈。其他人是否支付,我并不清楚。

关于是否支付这笔额外小费,我头天晚上考虑过,我们被迫参加自费项目,多花了约10,000日元,但有导游带路讲解,也节省了时间。这件事我就让它过去吧。毕竟为省钱我也许不会出来旅行,而且导游一路上都很尽心,另外,据说他连我们已经向旅行社支付的小费都拿不到(被对接日本团收去),只能靠自费项目和游客购物挣钱(对这个说法,我持怀疑态度,感觉不像日本人的作风)。我对领队说,这样的做法使得导游和游客有巨大的利益冲突,分明是制造导游和游客的矛盾,培育彼此怀疑猜忌的邪恶氛围(我也在书面的旅行评价中提到这个问题);而且,如今网络使得信息如此流通,稍微做点功课就能发现自费项目之不可取)。我父亲也曾对我说,导游想赚钱很正常,人家也不容易。我说,我没有那么严重的斯德尔摩综合症,至少我吃亏要吃在明处,我不会被人当了孙子,还拿人当爷爷;再说,人家至少在一个拥有公平正义的民主国家生存,难道会比我们生存还困难吗?

无论如何,第二天尽管没有一个人参加自费项目,导游还是依照原计划将我们送到正常行程之外的台场,而且一路进行讲解,他兑现了他之前旅程中说的,无论工作境况如何,都应该抱着喜悦的心态进行工作,让自己快乐,也让别人开心。我认为他值得我们额外支付的小费。

父亲看我在机场机器上办完登机手续后对我和母亲说,要是没有我,他们真的没法出来,很多事他们都不会办。我知道这是他的方式对我表示愧疚和感谢。妈妈也由衷地对我说,我在任何场合都是那么优秀而出众,她说,本团的那些团友都很佩服我。

团里还有许多故事。我们第一天在大阪行程的第一站,就被日本司机放了半个小时的鸽子,而且期间司机一直不接导游的电话,导游在司机接他电话后很气愤地训斥他。后来我问导游,司机如何对他解释?导游对我说,司机见到他立即向他道歉,他就没再深究。导游说,让他欠了我的,好过现在和他较劲,并说这就是人性。我表示认同。后来在东京银座,因为一位团友在到了集合时间时突然起意去买羽毛球拍,耽搁了半个小时。司机向导游发脾气,搞到两人要打电话回公司,司机竟然对公司说,他之前迟到半个小时,如今团友也迟到半个小时,应该算他没迟到了。

还有两位同游的女士,其中一位的女儿在东京留学,她们在银座相聚,可能也和遇到的团友聊了两句,后来有位大姐当着领队和导游说,那个留学生对他们说,不要到导游带去的地方买东西,还说,不要参加第二天的自费项目,没什么意思。弄得那位留学生的妈妈很难堪,第二天两位女士还是在旅行社指定的秋叶原电器店买了些东西,那位妈妈对领队说,那位大姐别有用心,乱说话。

我和领队说,我们中国人为何非要想一套说一套,不肯将话说到表面?每个人都想做好人,难道别人真的那么傻,不明白他们心里那一套?如果我们肯坦诚相见,我们不仅会节省精力和时间,也可以坦诚地赚钱,而不用总是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损害一个民族的品质和人格。

中国人必须学习坦诚,然后才能结束互害的局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9月1日, 4:4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