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中共前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党内调查出炉,本周世界舆论对于中国的关注高峰在周末到来。此外,外有紧张的中日关系,内有饥渴的基层民主,且看十八大这场戏如何上演。

(德国之声中文网)《明报》报道,”胡锦涛、习近平联手果断处理中共近几十年来案情复杂堪称之最的薄熙来案,为中共十八大的召开清除了重要障碍,随后进入司法程序的薄熙来将面临重罪”。报道分析说,中共17年来处理了3名政治局委员,除了薄熙来,还有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以及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从受贿金额和造成的影响看,薄熙来刑期不会低于”双陈”。

《苹果日报》发表社论认为,薄熙来案说明党大于法。从对薄熙来夫妇及王立军的处置来看,”不但无法说服国际中国是法治国家,恰恰相反,这两出大戏的表演根本是漏洞百出、左支右绌,显示中国离法治似乎越来越远。”

Paramilitary policemen look back while patrolling on the Tiananmen Sqaure in front of the late communist leader Mao Zedong's portrait in Beijing, China, Friday, Oct. 15, 2010.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entral Committee meetings open Friday in Beijing, which is expected to approve the economic blueprint for 2011-2015 that will promote policies to close yawning gaps between rich and poor and to encourage consumer spending as a new economic driver. (AP Photo/Alexander F. Yuan)

11月8日将召开十八大

香港《信报》评论认为,薄熙来自执政大连到担任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多年来越来越腐败,但职位”愈贪愈高升”。 “五年前对陈良宇双开时,早已指反腐斗争关系党的生死存亡、国家的长治久安,为何五年后情况依旧?”

前腐后,不

台湾中央社报道说,薄熙来被法办,大陆网友担心在中共现行体制下,很快就会有”薄东来”出现,”前腐后继,不绝如缕”。报道引述大陆网友的话说,刘少奇、林彪、四人帮倒台时,大陆媒体都坚决拥护,现在薄熙来倒台了,媒体又全是坚决拥护。当年薄熙来从大连一路走来官运亨通,伴随的也全是坚决拥护,”滋生的土壤不铲除,今后这样的人物还会出现,还会有无数次的坚决拥护。”

《联合报》发表社论说,王立军被视为1971年林彪搭机出亡以来,中国最受瞩目的”叛逃”事件。”林彪要飞到俄国保命,王立军要投奔美国总领事馆保命;两事相隔四十一年,却是如出一辙,中国的党、政、法体制知不知病?知不知耻?”

该社论还认为,”美国使领馆从一年搞定方励之、八天搞定陈光诚,到一天搞定王立军,这些皆拜’’之赐;却也形同将中国政治及司法正义的最后仲裁地位交给了美国人,这无疑是国耻。因此,莫谓王立军’叛逃’是国耻,这其实是中国现今的党、政、法体制之自取其辱。”

超越国境的魂通道遇堵

中日建交40周年,却面临钓鱼岛争端引发的紧张关系。《读卖新闻》发表社论说,40年前中日建交时,谁预测到两国关系如此险恶,日本协助中国成长的事实在中国完全被抹消,中国对日政策依据政治与经济所需从”政冷经热”走向”政冷经冷”。社论呼吁日本海上保安厅加强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警戒,指出必须一边回避中日战争、与中国共存共荣,一边加强日美军备抑制中国的行动。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在中国拥有大批粉丝,多种小说畅销于世,然而北京政府指令书店撤下他和其他日本作家的书籍。村上春树投稿《朝日新闻》指出文化交流是”超越国境的灵魂通道”,他写道:”20年来,东亚地区最令人高兴的一大成果是文化趋于丰富,现在这个成熟的文化交流可能被中日韩三国的领土纠纷破坏,令人恐惧”。

村上春树提醒日本不要报复中韩文化,”我们对他国文化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应丧失敬意”。他认为在领土问题上搞民粹主义,”就像喝廉价酒醉,血冲大脑一样,大声喊、行动粗,不断重复自己的单纯伦理,引起周围骚动,但到醉醒,剩下的只有自己头痛”。

一个村行民主选举远远

Lin Zuluan holds his ballot before casting during an election to select village committees in which he was elected to village chief in Wukan, Lufeng city, south China's Guangdong province, Saturday, March 3, 2012. Villagers who rebelled against officials they accused of stealing their farmland voted for new leaders on Saturday in a much-watched election reformers hope will promote democracy as a way to settle many of the myriad disputes besetting China. (Foto:Vincent Yu/AP/dapd)

2012年3月乌坎村选举村委会

“乌坎事件”发生一周年之际,乌坎村再次爆发抗议游行,大约100人走上街头,表达对被非法转让和分配土地返还进展缓慢的不满。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评论指出,民主道路必然崎岖。作者王强认为,”在任何民主社会,对民选政客的政绩有不满是再平常不过的了,民众表达抗议也是基本权利之一。乌坎虽然民选出了新村委会,但乌坎的村民自治民主道路才刚刚开始,新的抗议以及未来对村委会的其他批评都会是这个南方中国小渔村完成民主道路的一部分,如果可以实现的话。”

王强同时指出,乌坎事件仅仅是一个局部事件,该事件并不代表中国普遍的基层民主时代已经到来,显然更不可能由下而上推动中国更高层面的民主进程。广东维权律师唐荆陵也认为,乌坎走出困局,仅仅一个村实行民主选举是远远不够的。

作者:张平

责编:李鱼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