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爱人是理性爱国的前提

作者:信力建 

近日,因日本国有化钓鱼岛问题,北京、济南、青岛、广州、深圳、太原、杭州等多个城市均有规模不一的群众聚集、游行,高喊抵制日货的口号,个别地方出现了极不冷静和不理性的行为,有人受到一些别有用心者的煽动起哄,打砸同胞开的日系车,破坏公民的私有财产,扰乱社会秩序,一场爱国运动演变成破坏运动。

人民日报驻日分社社长韩晓清曾就爱国者激烈的行为评论道:保钓人士登陆钓鱼岛被抓,向世界传递了日本正有效控制钓鱼岛的信息,对中国有害无益,以上行为是害国。此言一出,立即遭到围攻,逼迫韩晓清向所有保钓人士和团体表示歉意,并承认将保钓行动归为“害国”行动的观点是错误的。同时,她认为一些网友对文章“断章取义”、“无限上纲”,对其进行人身辱骂,这让她感到非常困惑和痛心。

韩晓清的遭遇,也让真正的理性爱国者心寒。想当初,民国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在“五四运动”中热情支持爱国学生,这是大多数人所熟知的,但他在“九一八事变”后的学潮中被学生打得头破血流之事,却为人少知。蔡元培对此痛心疾首,高呼:欲知明日之社会,且看今日之校园。

俄国作家杜勃罗留波夫曾说“真正的爱国主义不应该表现在漂亮的言辞中,而应该表现在为祖国谋福利,为人民谋福利的行动上。”可见,爱国的形式如果过火甚至有所目的,则是名副其实的害国和误国。

理性的爱国者应该具备最基本的三个条件:第一,要热爱脚下这片土地。但是,有些自诩爱国的,无一寸土地是属于自己的,谈什么保卫国土?平时毫不爱惜这片国土的一花一草,山河林木,肆意破坏环境。本次某些地区对公共设施的恶意破坏,令人难以接受。第二,要热爱自己国家的传统历史文化。对本国传统历史文化一窍不通,甚至叫嚷打倒传统,对被遮蔽的历史真相大而化小小而化了。钓鱼岛的历史有多少号称爱国者的真正知道?连钓鱼岛的历史都不懂,何以能理直气壮捍卫钓鱼岛的主权?

第三,要热爱每一个国民。有些人说自己“爱国”,但却不爱国人;说是“爱民族”,却不爱一个个具体的公民。要知道,国家不是超越于人民之上的抽象物,国家本身没有利益可言,它是属于人民的,它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因此,爱国就必须爱人民,为人民服务就是爱国。每一个公民都是国家和人民的一部分,爱国就应从一个一个具体的人爱起。每一个爱国者都应该检讨,是否在日常生活中尊老爱幼?是否邻里互助?连最起码的为人之道都做不到,空谈什么爱国?连存在误解的一句话,都可以肆意人身攻击,肆意威胁撤职,甚至砍头、追杀等等,对同胞可以进行毫无底线的野蛮打压,却对强权、外侮不敢拍案而起者比比皆是。这样的人谈起爱国来却唾沫横飞义愤填膺,不是很可笑吗?

要知道,对一个国家来说,“爱之愈深,责之愈切”,真正的爱国者由于希望自己的国家变得更好,所以对本国政府和民族的要求也就特别严格,常常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赞扬的时候少,而批评的时候多。所以批评自己国家的不一定不爱国,而一味护短的人却不一定爱国。印度诗人泰戈尔曾说:“我认为那种主张有权把他国人民的权利与幸福作为本国祭坛牺牲品的爱国主义,将危及任何伟大文明的基础。”因此,爱这个国家,就该从爱每一个国民做起。

其实,“爱国者”们作出激烈行为,实则是“仇恨教育”的后果,与中国教育中关于爱与恨的教育灌输有着必然的联系。中国太缺乏爱的教育,而恨的教育却是根深蒂固的。一个爱父母、爱同学、爱老师的人,才会更热爱祖国人民。反之,一个连活生生的人都不热爱的人,别指望他能爱祖国。夏丐尊先生在翻译《爱的教育》时说过这样一段话:“教育之没有情感,没有爱,如同池塘没有水一样。没有水,就不成其池塘,没有爱就没有教育。”

当前,中国教育舍本逐末,长期以来,全社会都只重视学生的智力开发和知识学习,学校更是只抓升学率,只要学习好,就一俊遮百丑,无法像西方宣扬基督教教义“水银泻地”般的潜移默化、不着痕迹。

另一方面,中国也有”仇恨”教育的文化传统。比如,现代京剧《红灯记》李铁梅的唱段:“咬住仇,咬住恨,嚼碎仇恨强咽下,仇恨入心要发芽。”比如,大众歌曲《我的祖国》的歌词:“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比如,雷锋日记:“对待同志要象春天般的温暖, 对待工作要象夏天一样的热情, 对待困难要象秋风扫落叶一样 ,对待敌人要象严冬一样残酷无情。”都是从小给小孩子们灌输敌对思想,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种教育的险恶之处就是不断树立敌人,不但鼓励对外部世界的仇视,还挑动内部关系的互相仇视,强调你死我活,没有任何宽容,是一种毫无情操的教育。

儒家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基督教的普世爱人观念,集中体现在耶稣提出的“爱邻人”诫命上。他一方面继承了《旧约》的“爱人如己”主张(《利未记》19:18),另一方面又赋予它以普世性的内涵,要求“爱邻人”超出犹太民族的范围,扩展到所有的外邦人那里(《马太福音》8:5-13)。佛教明确提倡以“大悲心”为动机的“菩萨行”,要求信徒上求佛道、下化众生、自利利他、自觉觉人,并且通过“布施”活动济贫助困、解救厄难,因此也充分肯定了慈悲喜舍、利乐世间、普度众生、救苦救难的普世爱人观念。

人类的发展是从兽性走向人性,从野蛮走向文明。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暴露了英法联军的兽性,同样,满清政府剥夺欺压大众也暴露了满清政府的兽性,文化大革命中红卫兵殴打“走资派”、火烧历史典籍,也暴露了红卫兵的兽性。国家要强大,不只是物质上的强大,军事上的强大,还有文化上的强大,人性上的强大。因此,真正的爱国,就应该从爱每一个国民开始!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9月22日, 6: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