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特务是如何当上国家领袖的

作者:信力建 

近日,德国总理默克尔率代表团访问中国,据悉这是其今年内第二次访华,除经济关系之外,消除欧债危机是此访的最重要议题。民间对于默克尔的认识,除了从官方媒体看到她是个民主活跃分子,与欧美国家相处很好,却与独裁国家关系一般之外,很少人知道她曾经是特务出身。

据消息人士披露,早在2005年,默克尔的“间谍”身份就已经曝了光。当时德国《图片报》报道称,左翼联盟联邦议院议会党团主席格雷格·居希,曾是前民主德国(以下简称“东德”)国家安全部的一名线人。西德意志电视台对此很感兴趣,随即派遣两名记者进驻“民主德国国家安全部档案局”,进行调查采访。没多久,他们就被偶然发现的一张拍摄于1980年的照片惊呆了:那上面的女子非常年轻,但仍然一眼就可看出她很像现任总理默克尔!

接着,记者从当年监视东德科学院科学家罗伯特·哈弗曼的间谍名单中,找到了这名女子的存档卷宗。在这份写于1980年的卷宗中,她的代号是“24号”,个人情况极其详尽——性别:女;年龄:26岁;身高1.68米,穿38号鞋;身材:微胖;头发:深金色蘑菇头;服装:喜欢牛仔裤……几乎所有细节都与默克尔对上号了——当年的她竟是一名女间谍!她的任务是假扮哈弗曼的女同事,监视哈弗曼并将她看到的一切整理成文字,交给了东德国家安全部。哈弗曼原是东德科学院的科学家,由于经常抨击政府高层,从1976年开始一直被软禁在家中。东德国家安全部不分昼夜地派人监视他和他的家人,最多时曾有近200名间谍在其住宅附近活动,对他进行监听和监视。

东德国家安全部又名“斯塔西”,成立于1950年4月,其主要职责是对内掌握民众的思想动态,打压任何反政府苗头。为此,它编织了一张网络。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光是正式登记在册的网络成员就有17.5万人。尽管默克尔提供了很多关于哈弗曼的情报,但她的上司发现,她对“斯塔西”似乎没有做到“完全忠诚”。于是,一直以监视别人为己任的默克尔,又成了“斯塔西”的监视对象。

当曾经的身份曝光后,默克尔的反应非常耐人寻味,几乎就是“默认”了自己当年的那段历史。但这并不阻碍她在2005年11月顺利当选德国总理。

与默克尔一样是从特务走向国家领导人之位的还有:曾是苏联克格勃特务的俄罗斯普京,曾是国民党特工王的台湾领导人蒋经国,曾是中国最大的特工领袖的周恩来总理。

据德国情报专家介绍,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作为克格勃特工的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任务也是物色各种有正当理由出国旅行的东德市民,比如大学教授、记者、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工作目标是窃取西方技术和北约机密。最新披露的文件显示,普京曾试图招募在无线通讯技术领域受过专门训练的线人。然而目的何在,不得而知。

在被时任总统的叶利钦提拔为总理之前,普京一直是不受重视的无名小卒。他在苏联克格勃(KGB,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 的对外情报部门工作了整整17 年,但一直处于中游水平,最 高官阶也不过为中校。然而,他在2000 年出人意料地当选为俄罗斯总统。稍对他的职业生涯做下回顾就会发现,普京在非公开领域表现得非常出色。

普京的职业生涯表明,他在最前线见证了冷战落幕的重大历史时刻。在东德,普京目睹了计划经济从衰落直至崩溃的全部过程。在圣彼得堡,他又经历了俄罗斯向市场经济和民主体制 转变的坎坷之路,冷静地认识到病入膏肓的苏联体制和俄罗斯羸弱的经济地位,他说:“上世纪80 年代晚期,当前苏联领导人没能实现国家现代化时,只有为数不多的人明白大难就要临头了。”然后,他又说道:“如果俄罗斯人民珍视努力建立的民主社会,珍视这些年来的奋斗成果,那么最终我们会创造条件,让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安全机构在俄罗斯永远不再有立足之地。”

蒋经国的特务身份,也让他及早认清楚什么才是世界潮流。早期,国民党的情报特务机构门派统属不一,最主要的是军统和中统两大系。中统的开山者是陈立夫,戴笠则是军统系统的起源。

蒋经国出生于1910年,1950年时为41岁,正年富力强。蒋经国历经苦难磨练,在苏联生活了12年,曾在厂矿、农村最基层工作过。上过列宁格勒红军军事政治学院,受教于世界闻名的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在苏期间,他受联共和王明的打击迫害,差一点埋尸俄罗斯茫茫雪野,对苏联的“肃反“耳熟能详。在1949年党国危急存亡之秋,蒋经国侍父身边或代父飞赴各地处理军机,显示出非凡才干。到台湾后,他掌管军队政战大权,又统驭全岛情报特工,威重而令行。蒋经国上持资料组多次召集各情特部门首领,参照美英等外国情报机构运作方式,检讨本身缺失,以企求情报工作全面改制。

靠特务系统起家,靠家族承继登基的蒋经国,一如陶涵语“深受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但并没有被斯大林主义洗脑”,在铁血政治之后,于弥留残年洗尽铅华,终于要换以颜色了。蒋经国第一次去美国回来,就跟随员说,美国的民主真好!此后便开放报禁,一夜间台湾冒出2000多家媒体。他能以美国亲身之行体味民主,丝毫不亚于托克维尔,更因此检视少年的苏俄经历和中国传统政治的阴暗复杂,幡然更张,虽说姗姗来迟,但也算功德圆满了。

作为建国总理的周恩来,也是中共隐蔽战线特种部队的创始人。经历长期特工决策及操盘生涯的履练,在风谲云诡的斗争漩涡中,表面不露声色,城府深不可测,政治功力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他一手建立了中国最早的情报工作体系,选派胡底、钱壮飞、李克农(史称“龙潭三杰”)早早打入国民党内部,1927年之后,周恩来在上海领导中共特科的工作,特科保卫处长被捕叛变,供出了中共所有核心人员的名单和住址,龙潭三杰及时侦查通报,中共才躲过此劫,后来周恩来主持抗美援朝的和平谈判,而李克农是全权代表;他在胡宗南身边安插了高级间谍熊向辉,发展傅作义的女儿加入。可见,周恩来不仅仅是大管家,还是侍卫总管,令人难以想像。

除此之外,素有忠厚长者美称的中共大元老董必武,实际上也是间谍大师,他和叶剑英长期协助周恩来策划特工总体及具体部署,连邓小平也参与过特工组织行动。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共特工这一特殊群体中,不少人成为了人民共和国的元帅、大将、上将、中将和少将,总参谋长和副总参谋长,副总理和部长等,而这批人不少是主张过改革的。

如果你曾看过《窃听风暴》就会知道,其实特工人员是最接近事实真相的人,也是最明白对错的人,因为在特工生涯中可以接触最真实的人性以及最确切的资讯,任何有意无意的隐瞒和欺骗对他们来说是不起作用的,除非他们不是个会思考的人,但偏偏特工又是百里挑一的精英,这就决定了他们看世界的眼光会更加清晰而不受各种添油加醋的蒙骗,如果他们能够不为私利地领导一个国家走向民主富强,那将是国家之幸。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9月3日, 7:4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