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In China We (Don’t) Trust – NYTimes.com

作者:THOMAS L. FRIEDMAN

有关中国经济的一个标准的说法是:中国人工于山寨,但他们永远没法创造一个呼啦圈(商标)。我们常常被告知这样一个事实,他们天生善创造,而他们的死记硬背式的教育体制更是加强了这种倾向。我所想确知的是:一个曾经发明造纸术、火箭、火药以及指南针的民族究竟怎么沦落到只能为Ipod组装的地步。我觉得如果中国人真的缺少什么的话,不是缺少创新精神,而是另一种更为基本的品质:信用(信任)。

如果一个社会之中,彼此信任,这足以使发明创造得以发生,因为人们有安全感,那么他们就敢于冒险还有从长计议,而这些正是创新所必备的优秀品质。而且如果一个社会之中,彼此信任,人们愿意分享他们的想法,共享彼此的创造发明,而不去担心他们的成果被窃取。使中国成为一个拥有信用的社会的最大阻碍是:急切于使国家收入的高速增长,这导致它至今还是个低信用度的社会。

这个礼拜以来我被许多中国商人和投资者所提供的信息所提醒(击中).中国陷入了一个这样一个缺口:构建了属于它自己的信用体系的古老农村家庭社会结构与一个以法律和独立司法为基础的新体制.中共摧毁了前者但是还灭建立后者,而后者的建立则意味着它将放弃党的绝对控制权。于是,中国的信用账户上有一个相当规模的信用赤字。

要知道当中国社会多一点信用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我们可以花一天时间,我就是这么做的,参加“阿里年会”—三千由这一中国电商巨头连接起的中国企业家的一个年度聚会阿里巴巴宣称,他们年交易额可能比eBay和Amazon总和还多。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局面,部分地是由于它建立了一个可信任的,可靠的国内买卖双方的市场,联系消费者,创造者和制造者,他们之前很难找到的信任。

阿里巴巴旗下有:淘宝和天猫这3大主要事业群,而这两者共同组成了一个可供世界各地的人进行交易的巨型平台,交易的商品从保洁公司生产的牙刷到工程机械一应俱全。.淘宝今年的预期是1500亿刀的商品交易额

第二个事业群是阿里巴巴公司,假如你想要生产那种可以播放美国国歌的橡胶凉鞋,那么只要点击阿里巴巴,那么就会有一打的中国鞋子生产商为你竞价来为你生产。

第三个是alipay,一个中国版的paypal,可以用来,举个例子,一个中国内地制造者要把他的商品卖给上海的消费者,那么买方可以把他的钱暂时交给第三方(阿里巴巴),然后由它交给卖方当买方告诉他他已经收到他所预订的商品。最重要的正是:信用。什么产生了影响。5000万的淘宝用户和6000万吨支付宝账户。

我在杭州期间曾拜访过Robert luo的工作间,classic maxium公司的总裁,这个公司用外国的设计为酒店制造花哨前卫的墙面。Luo曾经为了招揽顾客飞往各地的贸易展会,但是2006年他在阿里巴巴这个平台上接到一个来自美国的巨大订单,这使他迅速地拓展了他的业务。从此他从做外包的业务转型为聘用国内外艺术家为他进行原创设计。“我们设计了许多东西从户外设计,阳光设计,我们还在美国申请了许多专利”他说道。

阿里巴巴的首席战略师这样分析道:从目前的状况看来,这呈现出两种趋势:首先,阿里巴巴目前通过650万零售店铺及背后的2000万制造商,为超过1亿消费者服务,而未来将形成“一个虚拟工业园区和网络市场集合体”,任何国内外人士都可以来此发明、合作或从事商品或服务的买卖。

Zeng曾经预测过,阿里巴巴将和facebook,amazon ebay baidulinkedin以及其他公司来共同打造一个具有信用度的巨型虚拟国际商业区,在那里个人和公司都可以贡献他们的天赋和能力,买卖产品,设计以及创造发明。

最后,zeng说道“那将成为每一个人的成功之路”“国界将不是你商业的阻碍”

另外一个趋势是,中国将会是这个舞台上的一个重要角色。像阿里巴巴这种虚拟的可信用的商业构架,正在促生一代具有创新精神的新一代,他们费用更加低廉,并且拥有更高的技能。而且这一平台将延伸他们的触角。我们已经看到中国有巨量的廉价劳动,而且我们将看到廉价的天才。

这就是为什么Phillip brown和hugh lander,在eurozine.com上撰文说,一个全球劳动力转型正在酝酿之中,许多我们曾经认为只有西方可以完成的,现在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并且更加物美价廉。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