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迟退休能否行得通

作者:刘植荣

2010年上海的柔性退休,到今年下半年即将展开调研的弹性退休,延迟退休(以下简称延退)已开始一步步逼近我们。既然延退已成大势所趋,我们不妨期待着延退政策更人性化、更切合企业生产经营的实际,也期待着企业能在新政策的约束下,更合理、规范地处理好新老员工的劳动关系。

201265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以下简称人社部)表示,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以及人均寿命的不断延长,相应推迟退休年龄,应该说是一种必然趋势。随后,各大门户网站的网络调查却显示,超九成网友表示不愿意推迟退休。人社部的大势所趋论在网络上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反对。那么,人社部提出的延退到底能否行得通呢?

 

1.谁赞成谁反对

 

在这一轮赞成与反对的浪潮中,赞成者高瞻远瞩,反对者旗帜鲜明。显而易见,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和公务员是最希望延退的。因为他们在职期间,工作压力不大,还无需缴纳养老保险,甚至还有机会享受三公消费,搞点灰色收入,巴不得永不退休;国企老总和高管们也不想早早退休,因为只要不退休,就可以继续拿着高达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年薪。

但是,对那些盼望赶紧熬到退休年龄领取养老金度日的普通劳动者来说,对那些月工资只有一两千元的普通劳动者们来说,他们对延退的看法却截然不同。他们盼望着早日退休,能按时领取养老金,使本来很艰难的生活得到些许改善。

 

2.寿命延长就该延迟退休么

 

人社部提出推迟退休年龄的理由之一是人均寿命不断延长,并列举少数发达国家的退休年龄比我们高,认为我们应该与国际接轨,也应提高退休年龄。那么,寿命延长就一定要推迟退休年龄吗?

其实,世界上只有极少数国家把退休年龄定在65岁以上,大多数国家仍规定在60岁左右。例如,科威特为50岁;意大利57-65岁;希腊58-65岁;60岁;法国60岁;印度60岁;巴基斯坦60岁;越南男60岁,女55岁;俄罗斯男60岁,女55岁;白俄罗斯男60岁,女55岁;乌克兰男60岁,女55岁;乌兹别克斯坦男60岁,女55岁。

一些国家虽然法定退休年龄定得较高,但那是全民享有的基本养老金的年龄,并非真实的退休年龄。因为很多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与我们不同,他们是全民覆盖,穷人优先。他们的养老金分三种:基本养老金、补充养老金和补贴养老金。

基本养老金:全民统一标准,不管是农民还是工人,不管是军人还是普通劳动者甚至是公务员,也不管过去缴没缴过养老保险,缴了多少养老保险,到了法定退休年龄,都有资格领取统一标准的基本养老金,这就保证了所有公民的老有所养。一些国家所说的法定退休年龄实际上是领取全民基本养老金的年龄。目前我国还没有建立起全民基本养老金制度,所以我国的法定退休年龄与这些国家的法定退休年龄根本就不存在可比性。

补充养老金:根据个人养老保险的缴费情况,对基本养老金进行补充,体现多缴多得的原则,满足职工的个性化需要。补充养老金的多少取决于工龄、缴纳养老保险的年限及缴费额,职工可以在法定退休年龄前退休,但领取的补充养老金就相应少些。我们常说的养老金其实是和国外的补充养老金属于同一性质。

补贴养老金:如果退休人员赡养的家庭成员多,则根据家庭财产、收入和负担情况,给予补贴,使老年人退休后的家庭生活水平不至于下降很多,体现了社会对弱势群体的关怀。

例如,德国的法定退休年龄为65岁,实际平均退休年龄为62岁。英国法定退休年龄为男65岁,女60岁;实际平均退休年龄为62.6岁。西班牙法定退休年龄为65岁;实际平均退休年龄为62.1岁。英国65岁的法定退休年龄就是针对发放基本养老金的年龄,在2012-2013财年,所有到了65岁的英国公民,都能领到每周107.45英镑的基本养老金。西班牙的65岁退休年龄为全额养老金年龄,即如果65岁退休时工龄满40年,养老金标准为退休前工资的97%。法律允许职工60岁退休,只是领取的养老金标准会相应降低。提出推迟退休年龄,不能只看到少数国家退休年龄比我国高,却不分析这些国家退休年龄与寿命和工作年限的关系。

我们再看寿命。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2010年中国人口预期寿命为73.3岁,世界排名第80位,仅高于非洲、太平洋岛国,以及其他地区有限的几个国家,甚至连利比亚、叙利亚、越南、巴勒斯坦、马来西亚、委内瑞拉、阿根廷、巴西、智利、墨西哥都不如。

需要指出的是,这里的73.3岁为2010年出生的婴儿的预期寿命,不是2010年人口的平均寿命。一般来说,出生得越早,寿命越短,这与医疗保健水平的提高及劳动强度的减弱有关。再有,由于中国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婴儿出生率降低,这样,从婴儿到成年人口的成活率就相对提高了,预期寿命就会延长。所以,不应该只看预期寿命延长多少,还要看延长的原因。如果只考虑到婴儿出生率的下降对寿命延长的贡献,那成年人的实际寿命延长的岁数肯定要低于统计数字。

中国法定男性60周岁退休,女性职工50周岁、女性干部55周岁退休,领取养老金的平均年限为13年。2010年日本人口的预期寿命为83.2岁,60岁退休后领取养老金的平均年限为23年,几乎是我们的两倍,即使日本把退休年龄提高到70岁,他们退休后领取养老金的年限才与我们现在的相当。

工作年限不仅取决于退休年龄,还取决于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年龄。由于中国教育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不小差距,我们很多人初中毕业后就进入了劳动力市场,而发达国家大多读完大学或职业学校才进入劳动力市场。根据联合国的报告,中国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为7.5年,发达国家一般都在10年以上,挪威12.6年,新西兰12.5年,美国12.4年,德国12.2年,澳大利亚12.0年,以色列11.9年,瑞典11.6年,韩国11.6年,加拿大为11.5年,日本11.5年,法国10.4年。接受过中等教育的人口占25岁以上人口的比例中国仅为38.4%,而欧美不少国家达到了80%以上,捷克为99.8%,德国97.2%,美国89.7%,挪威为87.3%

我们按中国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平均年龄为18岁计算,到60岁退休要连续工作42年,工作年限占预期寿命的66.1%。日本规定劳动者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年龄为22周岁,同样是60岁退休,日本人只工作38年,工作年限占寿命的45.7%

从以上分析看,虽然我们的预期寿命延长了,但劳动时间仍占了人生的2/3,用于学习和休闲的时间只占1/3。而发达国家恰好与我们相反,他们一生的大半时间用在学习和休闲上,因此不能简单地把寿命延长作为延退的理由。

   

3.推迟退休或将降低幸福感

 

人社部还认为,我国经济发展了,理所当然应该推迟退休年龄,并称这是大势所趋。笔者不禁要问,经济发展的目的就是推迟退休、让人劳动的时间更长吗?

在人类初期的原始社会,生产力水平极其低下,经济处于原始状态,人们一天不劳作,就要一天饿肚子,根本不可能享受休闲。因此,人生下来能行走就要劳动,或猎取动物,或摘果子,一直劳作到死亡,根本就没有退休这个概念。

随着生产力的提高,人的劳动收获量也渐渐增大。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再到封建社会,一直到现在的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经济一直是各种社会形态发展的主旋律,当某种生产关系不能满足生产力的发展时,这种生产关系就会被新的生产关系所替代,以顺应生产力发展的需要。由此,人类社会从低级阶段向高级阶段不断进步。

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就是要确保经济稳定和可持续发展,提高生产力,解放劳动力,让人的劳动时间不断缩短,让人的休闲时间不断延长,增进人分享劳动果实带来的幸福感。所以,评价一个社会发展没发展、人民幸福不幸福,完全可以用社会中劳动人民享受的休闲时间来量度,休闲时间长了,说明社会进步了,人民更幸福了,这比用GDP衡量社会进步和人民幸福程度更靠谱。

德国1889颁布了《老年和残疾人保险法案》,法案规定,工人工作时须缴纳养老保险,70岁时可以退休,领取养老年金。工业革命让生产力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生产效率极大提高,工人享受的休闲时间也随之延长,于是,从1916年起,德国把法定退休年龄降到了65岁,而实际平均退休年龄为62岁。

英国也是如此。1908年英国颁布的《养老金法案》规定,居住在英国的年满70岁的英国人,如果年收入不超过21.1英镑(相当于今天的1600英镑),就有资格每周领取养老金,单身老人为每周5先令(相当于今天的19英镑),夫妻老人为每周7先令6便士(相当于今天的29英镑)。法案颁布当年,就有569038人申请了养老金。同样,随着经济的发展,英国后来把退休年龄降到了65岁(女性为60岁),这也是全民领取基本养老金的年龄。

工业革命后期至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实际退休年龄基本上稳定在60岁左右,哪届政府也不敢轻易提出推迟退休。法国前总统萨科齐竞选连任失败,这与他提出推迟退休年龄4个月不无关系,而他的竞选对手奥朗德的竞选纲领就是维持60岁退休不变,因此赢得了民心,入主爱丽舍宫。

德国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但历届政府同样不敢贸然提出推延退休年龄。默克尔政府有意调高退休年龄,但也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地提出从201211日起,用12年的时间把退休年龄延长一年,即一年延长一个月;然后再用6年的时间把退休年龄延长一年,即一年延长两个月,到2030年把退休年龄延长到67岁。即使这样,还是遭到学者和工会的尖锐批评,认为这不但是变相缩减养老金,也会阻碍年轻人就业,挤压年轻人的发展空间。所以说,德国到2030年能否执行67岁退休的政策还是个未知数。

新中国成立后,随着经济的发展,劳动者创造出来的财富也不断增加,我们有能力缩短劳动者的劳动时间,虽然没有缩短退休年龄,但每周的休息时间从过去的一天,延长到一天半,一直到现在的两天。但是,现在能够享受每周两天休息日的,基本上只限于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和国企职工,以及部分外企和股份制企业职工,对大多数私营企业职工和个体劳动者来说,一周双休仍是一种奢望。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迅速,但居民预期寿命却增长缓慢,多数劳动者的休闲时间也并无明显增加。夸张点说,我们的GDP是以牺牲百姓的健康和幸福换来的。1978年越南人口的预期寿命为53.0岁,至2010年增长到74.8岁,32年增长了21.8岁。而中国这32年的预期寿命从66.5岁增长到73.3岁,仅增长了6.8岁。

经济理论和社会经济发展的事实都证明,发展经济的目的不是为了延长劳动时间,而恰恰相反,发展经济是为了解放劳动力,缩短劳动时间,让劳动者享受更多的休闲。

 

4.养老金亏空谁之错

 

人社部和一些体制内的研究机构还把养老保险基金出现亏空作为推迟退休的理由。笔者认为,这才是提出推迟退休的本意,也就是说,养老保险基金账户入不敷出了,将来的养老金支付存在风险。

中山大学社保研究中心主任申曙光曾给相关决策部门撰写过一份研究报告,里面详尽指出了延退的利好。申曙光认为:晚退5年,社保基金就可少支付5年的养老金,同时又多收5年的养老保险,一来一去就有10年养老保险基金的差距。从全国看,每年减缓基金缺口200亿元

笔者发现,鼓吹推迟退休年龄的人大部分都是不缴养老保险的人,因为推迟退休可以让他们自己获得更大的收益,而缴养老保险的人的利益却受到损失——这明显带有损人利己之嫌。

其实,这笔账不需要大学教授来算,有小学文化就可以自己算出,推迟5年退休,对企业职工来说,那就是多缴5年的养老保险,少领5年的养老金,百姓里外要吃10年的亏。

2012619日《检查日报》发了题为《7省市清理发现7万多吃空饷者 1年消耗10亿左右》的文章,文章指出,全国到底有多少公职人员在吃空饷?每年吃掉纳税人多少钱?这个问题或许没有人能说清楚。但从清理结果看,如果以年人均消耗财政支出5000元至2万元计算,完成清理工作的7个省份一年共增加支出3.5亿元至14亿元。我们以一个省每年被吃空饷冒领1.5亿元算,中国政府财政每年就流失50亿元。现在不去设法填补漏洞,而是要向企业和在职职工要口粮,显然是舍卒保车之举。

根据人社部近日发布的数据,截至20124月底,中国事业单位参加工伤保险人数已达1717万余人,接近事业单位职工总数的一半。由此我们可以推算,全国事业单位职工总数至少为3434万人,这些人几乎都不缴养老保险。如果再加上政府公务员、军人等不缴养老保险的人,中国约有4700万这样的群体,而这些人退休后领取的养老金一般都要超过企业退休职工。

再来算笔帐,养老保险企业缴纳工资的20%(上海市为22%),个人交纳工资的8%,合计就是28%。根据人社部发布的《2011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1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42452元,而中国不缴养老保险的人的工资要高于城镇职工平均工资,我们按5万元算,一个人全年缴纳的养老保险金就是1.4万元,4700万不缴养老保险的人一年欠下的养老保险金就是6580亿元,而2011年全年城镇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16895亿元,漏网的养老保险金占收缴养老保险金总额的39%。如果全国养老基金账户里一年加上这6580亿元,养老保险基金还会亏空吗?

所以,养老保险基金亏空的根本原因还是养老保险制度问题,是双轨制造成的亏空,因为有一群人一分钱的养老保险都不缴,却由政府财政和纳税人养活着,正如有关专家所讲:养老金双轨制是人吃人的制度。”(作者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irong 本文发《人力资源》2012.7总第345期第18-21页)

 

推荐我的新书《圣经中的人生智慧》
民免费医疗英国的骄傲
姗姗来迟的政府道歉 评论:道歉是文明的标志

工资乱象何时休
走出“寿命”认识误区

养老金账户会亏空吗?
延迟退休对统筹账户的影响:晚退休5年统筹账户养老金返还率由24%降到14%
延迟退休对个人养老账户的影响
延迟退休,违背发展经济的目的
延迟退休,应充分考虑社会责任
寿命延长就该推迟退休吗?
美国公务员退休年龄及养老金
各国真实退休年龄及养老制度
欧美学生作文与国内作文的差异何在?
刘植荣接受《南风窗》记者张默宁专访:公务员涨工资的尴尬
刘植荣:世界工资研究报告
两会公民提案:应尽快出台《工资法》
欧美农民种田为何能得到大量补贴?
股价越高股民赔得越多
大猩猩PK分析

欧美国家养老金可以投入股市吗?
苏联解体二十周年再思考:执政党利益必须与人民利益相统一
美国彻查居民海外资产,隐报谎报要坐牢
“养老金入市”是个馊主意
住房空置率之谜亟需解开
作家税负是工薪阶层的6倍
文化繁荣须为作家增收减负
看看外国物价如何涨:过去20年多数国家CPI年均涨幅2%
股市就是大赌场
美国收入15万吃救济,“救世主”这顶高帽咱戴不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