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耕地

做记者的都知道,在中国,不能报道所谓的三个T:天安门、、西藏(英文Tibet)。但是,BBC记者罗拉特在中国拍片,无意间发现了让中国当局恼火的第四个T。

孙杰夫(Jeff Sun)是中国的“富二代”,也是“超级汽车俱乐部”的创始人。他拥有的名车之多,多到了几乎让他记不住的地步。

杰夫挠了挠头皮,列了一份单子:两辆兰博基尼,两辆法拉利,一辆奥迪R8,一辆玛莎拉蒂。停顿了不短的时间,杰夫好像眼前突然一辆,说,“对了,还有一辆宾利。”

我们在中国采访报道严重的贫富不均现象,其间遇到了杰夫。

我们曾在我所走访过的最贫困的社区拍片。在一些小村子里,从来没有任何人拥有过汽车,村民仍然在拉着驴子耕地,甚至,几十个村民共用一头驴。

中国仍然自称是共产主义社会,人言,中国当局有严厉的审查制度。那么,为什么他们会同意我们这样拍片报道呢?

从答案中,能看到中国的雄心,也能看到中国面临的挑战。

罗拉特与BBC同事

两年前,我拍过两外一部系列报道。那部片子讲的是中国过去十年来在世界各地的大规模扩张。

原来,我并不指望中国政府会喜欢我的片子。拍片过程中,我们遇到过一些非常慷慨善良的中国人,但是,我们也曝光了其他一些人的腐败和残忍。

但是,那部片子播出没多久,我就收到了中国驻英国使馆一位高级官员发来的电子邮件,请我到伦敦的一家酒店去喝茶。邮件中说,中国大使馆喜欢我作的那个节目。

在富丽堂皇的酒店,中国使馆的官员向我解释了其中的原因。她说,“我们认为你比较公正。如实地描写了中国人。”

她从骨瓷茶杯中抿了一口茶,接着说,其他一些人好像认为,中国人没有和别人一样的希望、担心和抱负。

她说,“他们以为中国是对其他国家的一个威胁。我们希望人们能够理解,他们不需要害怕中国。”

我猜测,我们之所以获准拍摄中国社会中令人目瞪口呆的贫富不均鸿沟,是因为政府在权衡利弊以后决定,我们的片子可能会再一次描绘中国人慷慨善良的一面。

另外,中国政府也明白,通过展现许多人现在的富裕程度,我们的节目可能也会凸现中国的成功。

同时,介绍其他数以百万计人的贫穷,也能反映出中国仍然面临的挑战。

即便如此,我们仍然还是没有完全摆脱审查。

中国也许在经历令人难以置信的经济转变,但是,中国共产党的本能没有变。

以往的经验表明,在中国,记者不能报道所谓的三个T,天安门、台湾和西藏(Tibet)。但是,我们无意间却发现了第四个T。

我从中国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刊登的一篇社论中读到,WTO严厉批评中国。这个WTO不是世界贸易组织,而是另外一个不太有名的“世界厕所组织”。

在世界厕所组织的排名榜上,中国的公共厕所在所有亚洲国家中位于垫底位置。《中国日报》的文章继续说,为此,北京制定了严格的公厕卫生标准,所有公厕内,苍蝇不得超过两只。

毫无疑问,《中国日报》意识到了问题的重要性。社论严词指出,“干净的公共厕所是文明社会的象征。”

看到此,我忍俊不止。因此,我向政府派来的陪同提议,我在节目中也想报道这场“马桶中的风暴”。

陈先生的任务是确保我们不违反任何报道规定。三个星期的拍摄过程中,他总是乐呵呵的,非常随和。但是现在,他的脸色沉了下来。

陈先生严肃地说,“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好主意。”我笑起了起来,以为他不过是在摆出谨慎的姿态。

但是,陈先生强调,“我真认为,这不是一个好主意。”我说,去看看不过只需要几分钟。再说,这挺好玩的。

陈先生走开了一会儿。回来后,他的态度令人生畏。“贾斯廷,我很抱歉,但是我必须通知你,你绝对不能报道这个故事。”

看来,事态严重了。我们的中国助手脸上明显露出焦虑不安,小声警告我,继续搞下去,陈先生可能会全面禁止我们拍片。

我学到了重要的一课。中国也许在经历令人难以置信的经济变化,但是,中国共产党的本能没有变。

共产党可能会准许你报道虚度光阴的富人、令人同情的穷人,但是如果你胆敢让共产党窘迫尴尬–即便是像受到了世界厕所组织批评这样的小事,其权力之强大,立刻就会变得显而易见。

当时,我们漫长的拍摄已经进入后期,我不愿意冒前功尽弃之险。

我决定,中国公共厕所这扇门,还是别开为好。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