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

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今年4月从山东逃离软禁,现在美国学习。BBC视障人节目“接触”(In Touch)近期前往美国纽约制作陈光诚专题节目,节目制作人郝曦同时为BBC中文网专访了陈光诚。在这部分访谈中,陈光诚主要谈及他对仍在关押中的侄子陈克贵的关注及中国司法现状。下面是专访的文字内容:

记者:在你逃离临沂,后来离开中国后,我们知道你的亲人在家乡遭遇了很多磨难。是否能讲一下你家人的近况,特别是你的侄子陈克贵目前的状况。

:在我离开家以后,这些土匪们几乎进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在27日凌晨不到一点,一伙人带着木棍,翻墙闯入我大哥,也就是陈克贵的家。他们将所有的屋门踹开,一部分人跑到屋里抢东西。另一部分人就将我大哥抓住,从床上拖下来,用黑头套套起来,拧着胳膊,塞进车里,被拉到沂南县的刑侦(警侦)大队,在那里遭受了长时间的酷刑。据消息说,那附近的住户那天晚上都听到他非人声的叫喊。把我大哥抓走20多分钟后,又有第二拨人带着木棍闯到陈克贵家里。这一次主要是由乡镇的官员带着雇来的一批地痞流氓,至少有30人,闯到家里,殴打家人。特别是重点打陈克贵。其中有一个匪徒举起木棍照陈克贵头狠打下去。陈克贵躲开了,木棍落下来打在电视上,把电视打得粉碎,同时棍子打在桌子上也被折断。克贵在被无数人殴打的状态下,实在无法忍受,他的头和脖子以及身上和腿上都受了伤,据说三个小时之后这些伤口还在流血。陈克贵被打倒过数次。在这种如再不反抗就要被打死的情况下, 采取了自卫的行动,划伤了包括长期非法拘禁我的双堠镇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张健在内的三人。现在的情况却是,他们入室打、砸、抢不算犯罪而陈克贵自卫保护家人,保护财产的时候却被指控为“故意杀人”。现在陈克贵仍被关在看守所里。他的律师多次要求会见,对方以各种借口阻止律师见面。而现在则故伎重演,为他强行指派两名所谓的“援助律师”。这里我应该解释一下,2006年的时候,他们就是用同样的手段对付我的。就是对外面我的律师说,“陈光诚不要你为他辩护”,而跑到看守所里来对我说“你的律师不愿为你辩护”。而后便强行为我指派了两名律师。就是在这种强制指派律师的情况下,强行开庭,强行宣判。他们指派的律师在法庭上只会说一句话,他们对控方所有的指控只会说“我没有异议”。那么,陈克贵现在所面临的仍是同样的问题。我需要指出的是,现在给陈克贵指派的两名律师,同06年为我指派的律师来自相同的两个律师事务所。

记者:最近关于陈克贵有没有什么新的消息?

陈光诚:我听到有传出来的消息说,陈克贵身上有很多伤。在看守所里不能做法医鉴定。既然谈到法医鉴定可能就是伤得很厉害。我想陈克贵被他们抓走以后肯定是遭到了非常严重的酷刑虐待,否则身上不会有那么多的伤。多么严重的酷刑,我们不得而知。但总而言之,在山东公安实施酷刑的情况是非常严重的。这我十分了解。

记者:你认为能有什么方法使陈克贵面临的状况有所好转,或使其得到释放或公正的对待?

陈光诚:这一点我们大概不能寄希望于这些恶官,恶吏。可能更多的希望还在于我们普通民众的关注。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对这种社会公平正义的关注,都会对社会的公平正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因此我觉得世界各界人士、媒体界的人士他们的关注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那么目前你家乡其他的人,你的母亲,大哥大嫂,他们安全吗?其他人的生活是否已恢复正常?

陈光诚:是否安全我无法肯定。但我知道我大哥他们经常遭到威胁。目前我大嫂仍被他们所加的罪名控制着。他们指她“窝藏”。当问他们是“窝藏”了谁时,他们也说不出来,只是坚持就是这么个罪名。大嫂被他们拘留数天后,现在以取保候审的形式在家里,不能出门。而大哥只要离开我们那个地方就会受到地方公安的“关心”。我觉得他们的安全还是没有保障的。另外的情况是,村里的那些恶棍,那些官匪虽然离开了,但仍有几个人,大约四个人仍在不断地在村民中散布恐怖。他们威胁村民说,如果任何人帮助我们就会受到严厉的报复等等。这几个人以扶贫的名义长期呆在村里。

记者:据你所知,政府官员对你所做的承诺,即对你们遭受非法拘禁进行调查,政府有没有按照他们给你的承诺去做呢?

陈光诚:我没有看到任何迹象。在朝阳医院的时候 中央政府曾派一个官员同我接触。我同他讲了数年来我被非法拘禁,被捏造罪名,构陷入狱。还没出狱就又把我的家重新变成 一个监狱,经受了近20个月的非法拘禁。这些情况我都同这位官员说了。这位官员当场对我表示说,中央表态非常明确,将对山东这些年来加在我和我家人身上的违法犯罪行为展开调查。只要是事实,只要违犯了中国法律就会作出处理。但现在事实上我没有看到有什么进展。我当时也非常明确的要求他们要对我实施的这种迫害,不管涉及到的人员有多少,不管涉及到的官员职位有多高,只要违犯了中国法律,他们应该按照中国的法律来作出严肃处理。这个他们当时虽然有答复但到现在没有看到有进展。

记者:中国这些地方官员无法无天的行为你如何解释?是中央政府无法对地方政府权力有效控制?是体制问题还是什么其他原因?

陈光诚:体制上当然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正是因为体制上有问题才使得这些地方官员可以滥权妄为,可以不顾国法。临沂双堠镇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张健就曾经说过“我们就是不用管法律是怎么规定的。就是不用任何法律手续。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你能怎么着!” 这种话从一个分管政法的官员嘴里说出来,可见也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一种观点。而对于这些官员初次的违法行为,他们的上级,或者说他们上面的相关部门,不能很好的履行职能去监督这些官员,对他们的行为作出处罚,使他们觉得违犯法律也不是什么问题,不会给他们带来麻烦。久而久之这种权力就会膨胀。我们都知道在山东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08年或09年,山东的一个副省级官员竟然能指使山东省公安厅里的官员用遥控炸弹的形式将他的情妇炸得粉身碎骨。这个案子应该是世人皆知的。当时这个叫刘海萍的他的情妇被炸碎以后,他满以为报警后还是由公安厅来调查。他当时说“出了这个事还是由我去做鉴定,那么公安厅的官员去做鉴定后会说这是汽车自燃爆炸。这样的话这个案子就永无天日了”。但没有想到的是,中央公安部迅速的派人去调查,结果发现了遥控装置和炸药。这个案子才被揭露了出来。由此可见山东也好,中国其他地方也好,地方官员的权力膨胀到了何等程度。他们不惜杀人灭口,视生命如草芥。我认为他们这些行为可以说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记者:不过我们也知道山东政府曾经把你称为“先进青年” 。你认为他们现在对你会是什么态度?

陈光诚:我觉得,因为我掌握了他们大量的罪状,所以地方政府对我们是非常仇视。对我他们什么手段都会使用。当然也就谈不上什么态度问题了。他们对我们是极为恶劣。用当地官员的话说“怎么对你都不为过。”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