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琏:中国经济不能靠大量印钞票了

来源华商报(西安

 

采访吴老时,他刚刚参加完一个会议,7点就早早起床的他,在中午接受本报记者的独家采访时没有丝毫倦意。在谈到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时,吴老仍然是用谨慎而真诚的语言,回答着记者的每一个问题。

 

    “靠投资来支撑经济增长的话,再高也没有意义”

华商报:自2010年一季度在“四万亿”的刺激下,在创12.1%的反弹高点以来,我国GDP增速进入长达9个季度的下滑通道,并于今年二季度创下金融危机后的新低点7.6%,直逼2009年一季度的6.6%,当前中国经济无疑正处于2009年以来的这轮经济周期的尾部和谷底。那么,中国经济是否将触底反弹?迎来复苏?

 

经济是不是要到底部,现在不知道。经济的增长从根本上讲不能求快,不能只要求经济的增长率,还是要转变经济的增长方式是一个根本问题,不在于速度高低,在于增长的质量,质量是什么?质量就是效率,如果你还是靠投入资源,就是靠投资来支撑经济的增长的话,再高也没有意义的。但是如果你是靠效率提高和支撑经济增长,即使速度低一点,有实惠,能够持续,这个更有意义。

 

华商报:那么中国的经济怎样才能提高增长效率呢?

 

吴敬琏:提高经济的增长效率其实就是要靠改革,效率不能得到提高,发展方式转变不过来,根本的原因都是体制性障碍。这些年来,国家关于效率提出的口号已经很多了,方向也是对的。但是为什么实现的程度不是太好呢?就是因为体制问题,而体制问题要靠改革才能解决。这是我的基本看法。

 

我希望中国经济能够重写1992年、1993年的辉煌!

 

华商报:11年前您的“股市赌场论”后,中国股市便进入了4年多漫长熊市。当前中国股票市场持续下跌,估值连创新低,2011年以来A股市值蒸发近10万亿元。有人说,五年大跌的周期已经结束,牛市即将到来,您怎么看?

 

吴敬琏:对于股市,我的观点是不要去追求短期的牛市。最近股市有一些反弹,但是我很担心,我很赞同近期证监会发言人所说的,他说,股市有所反弹不是我们的功劳,是发改委的功劳。因为发改委新批了一万亿的项目,就是不要误导,就是不要期望1万亿项目马上就见效。此外,只靠证监会自身的改革,不能解决股市根本性问题。因此我们的上市企业有没有效率,是中国股市发展的根本问题。因此无论是证监会的改革还是发改委审批的项目,这些都不能完全解决我们企业有效经营的问题,因此,中国股市要真正好转起来,还有赖于其他方面的改革。所以1万亿项目不可能很快地见效,不要以为股市来了个反弹就说好了,已经见底回升了,或者说改革已经起到了成效了,没有那么容易。

 

所以,我总的还是希望经过改进一新的设计,非常有力度的执行,全面地改革推进,这样我们才可能真正地缓过来。当然宏观经济政策上,你要做适当的微调,保证股市不崩盘。但是你要想靠宏观的短期政策,就是货币投放来根本改变股市局势,这是不可能的。

 

  “不用老盯着三驾马车”“现在的情况就是恶性循环”

 

华商报:消费、投资、出口这“三驾马车”决定了经济增长的中期前景,您认为“三驾马车”如何拉动中国当下经济?

 

吴敬琏:我一再说不用老盯着那三驾马车,三驾马车是一个短期政策调整,它不能解决我们的长期问题。

 

也就是说这个经济发展方式有问题,经济发展方式有问题,是因为体制有问题。中国经济要在走出周期性收缩后迎来中长期的较快增长,必须依赖更长远更深层次的经济改革。

 

比如说,拉动内需你不经过深层的改革,不改变增长方式,内需拉动起来,结果拉动来、拉动去就是投资,这是投资需求,这是政策可以拉动的,投资需求投资在GDP的比重中,占得越大,这些矛盾就越突出。

 

现在我们在GDP中,你从生产方面来说,就是投资的比重越来越高。劳动者收入的比重越来越低,也就是说消费的比重越来越低。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使得内需持续的提高呢?因为消费需求才是最终需求。

 

现在的情况就是恶性循环,因为你用投资拉动,最终需求在下降,然后你又用更多的投资去拉动,这样做的另一结果就是产能过剩越来越严重,而消费始终是上不来。那么解决这个矛盾另一个办法就是所谓的分配改革,就是政府出钱,帮你消费。

 

政府出钱让你消费的结果是什么?税收得增加,税收不增加,政府的支出来自哪里?因此,税收增加以后,蛋糕不是会越做越小么,这两年对于企业来说,税负实在太重了。

 

今年估计第四季度又会是这样,税收得大跃进,不跃进的话,政府投的那么多钱,该怎么办?

 

  “可是这些钱从哪里来呢?

 

吴敬琏:最近我到过一些地方,看到各地地方政府都很着急,希望实现高速度的增长,否则财政问题、社会福利问题都难以解决。然而各地想出的办法是什么呢?就是投资,大规模的投入。去年主要的办法是引进央企,在一个省的范围内引进央企投资,从几千亿到两三万亿。今年的做法许多省份如出一辙,自己作出了气魄很大的投资规划。上星期初各地报来的投资规划大概7万亿,到周末已经到12万亿了,而现在的数字已经达到了17万亿。可是这些钱从哪里来呢?中国经济不能靠大量印钞票了。

 

  “人民币是国民承担,所以要很谨慎”

 

华商报:当前的中国经济无疑仍然处于金融收缩的过程中,这其中货币政策的执行失当难辞其咎,面对持续走弱的经济,央行在实质性宽松政策的执行上一再拖延,“预调微调”的宽松表态并未完全落到实处,你怎么看待中央政府在近期的货币政策?

 

吴敬琏:近期中央不管用降存准还是逆回购的方式,我认为都对的,总的来说是扩大货币供应量,但货币供应量需适可而止。今年上半年我国GDP增长率大概是7.5%8%之间。但是货币的增长是多少呢?达到了14%的增长,也就说货币供应量的增长比产出的增长高一倍。

 

去年年末,我们广义货币流通量对GDP的比率已达180%,这是世界之最,没有一个国家像这样,就是票子太多了。的确,经济下滑的太厉害会崩盘,政府需要发钱来微调,不能够太多。我们国家跟美国不一样,美元是世界货币。它发的票子是大家承担的,我们发的人民币是中国国民承担,所以要很谨慎。可以说现在我们的宏观经济政策已经进入到一个两难的境地,又不能冲又不能紧,要说这两年来,中央银行是做得很不错的。

 

对于未来货币政策的方向,我的看法是用短期政策,就是三驾马车的调整,银根放松维持它,保持经济不要崩盘,但改革是根本的出路。

 

  “流通货币量过多,是房价高企的根本原因”

 

华商报:作为中国经济另一个支柱,你认为未来房地产走势会是怎样的?

 

吴敬琏:房地产看政府采取什么措施,因为高房价的问题,还是有货币量的问题,因为人们手里有钱。固定资产,特别是中国人,中国人特别信那个。所以根本问题是一个宏观经济问题,也就是说我们用投资来支撑经济的发展和外需。结果都会造成流通的货币量过多,流通货币量过多,这是房价高企的一个根本原因,但是收缩货币量它跟一个短期的稳定有矛盾。所以这个办法在哪里呢?办法就是通过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使得效率支撑增长的分量更重,投入来支撑增长,它分量降低,那么就脱出困境了。所以说来说去,还是要通过改革来转变我们的经济发展方式。

 

  记者手记 瘦小身形的背后有一种强大的气场 

 

在大家印象中,吴老是瘦小的,可是只有走近吴老时,你才能感受到瘦小身形的背后,吴老有一种强大的气场。这种气场不是一种强势,而是一种毋庸置疑的权威,和令人尊敬的谦逊。听过吴老讲话的人都知道,他的声音是纤弱的,可语言内容却是犀利的,他的语言如一把把利剑,直指问题要害。在经济学界吴老是有争议的人,而对他的争议来源于他敢讲真话,与记者对话中,吴老依然保持着同样的风格,对于经济存在问题,从不避讳,直面问题核心。

 

本报驻北京记者 顾哲瑞(以上根据对吴敬琏先生专访录音整理,未经吴先生审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9月29日, 2:0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