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电影人顿珠旺青(当知项欠)在获得澳大利亚齐氏文化基金会“推动中国进步奖”特别奖的同时,又获国际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2012年度“国际新闻自由奖”(CPJ Press Freedom Awards)。图为“国际新闻自由奖”获得者的图片,顿珠旺青为第一人。

向齐氏文化基金会推荐顿珠旺青获“推动中国进步奖”

文/

齐氏文化基金会在澳大利亚,2008年设立“推动中国进步奖”,颁给有志于此的作家、艺术家、独立制片人等。创办基金会的齐家贞女士曾在中国坐牢十年,就独立制片人的努力说过:“他们在恢复历史本来面目,表现当代生活中太阳照不到的角落,特别是反映弱势群体的真实境遇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和不懈的追求。”
6月时,齐家贞大姐来信,希望我推荐一部藏人拍摄的纪录片,而我毫不犹豫推荐的,是顿珠旺青(即当知项欠)拍摄的《不再恐惧》,并在推荐词中这样写道:

纪录片《不再恐惧》(Leaving Fear Behind ,又译“无畏”)拍摄于2008年3月全藏地爆发抗议之前,是第一部由境内藏人拍摄的关涉真实与证言的纪录片。 编导顿珠旺青(Dhondup Wangchen,又写“当知项欠”)——35岁的安多农民,年迈双亲的儿子,羸弱妻子的丈夫和四个幼稚孩子的父亲——与他的朋友、僧人久美嘉措,带着简单的摄像机,骑着摩托车,遍访辽阔藏地,历时一年有半,记录了上百位男女老少——僧侣、牧民、农民、商人、学生——对北京奥运会、尊者达赖喇嘛以及中国统治西藏的意见。 之后,顿珠旺青于2008年3月底身陷囹圄,2009年底被秘密审判,获刑6年,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被关押在青海省西宁市某监狱。他因这部长度为25分钟的纪录片获罪,可谓1分钟换来刑期约88天。协助拍摄的久美嘉措也几次被拘押,受尽酷刑。 这部纪录片记录了什么?以真实的面孔、真实的声音出现在《不再恐惧》中的普通藏人说: “我们乐于看到这届奥运会,但是我们的想法很多都被歪曲了。中国(政府)以保证改善中国和西藏的状况为条件才获得这届奥运会的举办权……然而,在他们获得举办权后,人们并没有得到更多的自由和民主,相反,压迫却越来越严厉。”  “我们的语言面临危机……在藏区到处都有汉人。你到处都能看到汉人,到处都能听到汉语……西藏人并非没有文化的民族,我们有继承自我们祖先的丰富的文化。” “我们不能自由张贴达赖喇嘛的照片,所以我们只能把照片藏起来。如果被政府发现了,他们会没收这些照片。” 对于多次从网络上看过这部纪录片的我来说,尤其难忘其中一个片断——一位衰竭、贫穷的老僧坐在黑暗的角落泣不成声地说:“达赖喇嘛的回归是我最大的心愿和梦想,但是这看来是难以实现了……达赖喇嘛,达赖喇嘛,我向您祈祷……我只要听到他的名字,我的内心便充满了信仰、忠诚和深深的悲伤。局面毫无希望。我感到身心交瘁,就好像一个人独自走在漫漫无尽的长路上。” 事实上,这部纪录片珍贵地记录了藏人们被压制太久的声音,以及他们丧失的痛苦、迫切的愿望、顽强的坚持。而顿珠旺青因此蒙难,证实了他所拍摄的纪录片的真实性,正如他的朋友所写的:“真相就是如此简单,你只要花25分钟看《不再恐惧》,你就会掌握到所有必要的背景知识,领悟到某种形式的起义,在西藏肯定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迄今,《不再恐惧》已在全世界超过30个国家放映,译成7种语言,包括中文。与此同时,在华盛顿、纽约、伦敦、温哥华、巴黎、苏黎世、法兰克福、慕尼黑、东京、台北等世界诸多城市,要求中国政府释放顿珠旺青的全球行动也一直在进行中。 鉴于此,我推荐顿珠旺青的这部纪录片获澳大利亚齐氏文化基金会“推动中国进步奖”特殊奖。

2012/8/10
(本文为RFA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延伸阅读:

藏人电影人顿珠旺青荣获澳大利亞齊氏文化基金會第五屆 “推動中國進步獎”特別獎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09/blog-post_4.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