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玖: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县中壤塘乡)牧民,女,有三个孩子,33岁。2012年5月30日,在觉囊派壤塘大寺附近自焚,当场牺牲。遗体送往寺院。后由藏人僧俗将她隆重火葬。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于8月18日公布从境内收到日玖生前留下的遗嘱:“祈愿世界和平幸福。为了使尊者达赖喇嘛能够返回西藏,請不要纵容自己恣意地屠宰或交易牲畜,更不要偷盗;藏人要说藏語,不要打架。我愿为一切苦难的有情众生承担痛苦。如果我落到中共当局的手中,請不要反抗抵制。大家要团结一致,学习文化知识,家人不要为我的自焚感到伤心。”

自焚藏人留下的证据

文/
从2009年2月27日至2012年8月27日,在境内藏地有53位境内藏人自焚,在境外有3位流亡藏人自焚,共56位藏人自焚,包括9位女性,已知其中44人牺牲。
鉴于这么多藏人接踵自焚,很多人认为这是出于对现实的绝望。噶伦赤巴洛桑森格曾在讲话中提示与2011年达兰萨拉选举政治领导人有关,为了表示支持和呼应,境内藏人以身浴火。
然而这么多藏人的自焚决不能被如是简化:无论是绝望,还是对未来的希望;更不能被付诸于想当然的意义,甚至被当成可利用的资源,否则是对所有自焚藏人的不尊重。而要解释这么多藏人为何自焚,最有说服力的应该是自焚藏人自己的心声。到目前为止,所能找到并已经披露的大概有13位自焚藏人(境内12人,境外1人)留下的遗言、写下的遗书或录音的遗嘱,这都是至为宝贵的证据,虽然在全部自焚者中不及四分之一。
如2011年12月1日自焚牺牲的丁増朋措,在自焚前留下四份遗书,其中写到“……我们怎能相信一个不允许我们信仰宗教的政府?”“想到整个西藏和今年噶玛寺的苦难,我无法继续活下去空等”。
2012年1月8日自焚牺牲的索巴仁波切,在自焚前录音了长达数分钟的遗嘱,清楚而平静地陈述了决心自焚的理由:“……我做出这一行为,绝无贪图名誉、恭敬、爱戴等自私自利的心态,而是清净的,虔诚的,如佛陀当年舍身饲虎一般,其他牺牲的博巴同胞也是如我一般,为了真理和自由而舍生取义。 ”
2012年3月26日在新德里自焚牺牲的江白益西,他的遗书则有五点明确的诉求,如“在21世纪中,用火点燃珍贵的人生,主要是向全球民众证实六百万博巴的苦难、无人权及无公平的处境,如果有怜悯和慈心,就请关注弱小博巴的处境”。
而在更为年轻的自焚者朗卓写下的遗书、自焚者曲帕嘉和索南录音的遗嘱中,都明确地表达了为何自焚的想法,如“无法在其恶法下续留,无法容忍没有伤痕的折磨”、“我们藏民族没有最基本人权的痛苦比我俩自焚的痛苦还要大”,等等。
我一直在做每一位自焚藏人的记录,并对诸如CNN等诸多媒体清楚地说明:自焚藏人的自焚绝不是自杀,而是牺牲!是毫无人性的殖民者、恶政府点燃了修行僧侣与寻常百姓身上的火,使他(她)们以身献祭,表达抗议!而在这熊熊燃烧的人权火炬面前,中国是沉默的,西方是沉默的,世界是沉默的。而在这持续燃烧的人权火炬面前,终于有声音认为:藏人陆续自焚是近代史上最强大的政治性的自焚抗议浪潮。
然而以自焚表达抗议太惨烈!2012年3月7日,我与旅居美国的阿嘉仁波切、住在安多甘南的诗人嘎代才让联署呼吁:《吁请藏人再勿自焚: 压迫再大也要留住生命》。不过我们的呼吁无效。其实我很清楚必然如此,这是因为背着灭火器的军警仍然在图伯特到处作恶点火,唯有当其不再作恶点火,藏人才有可能不再自焚,而这才是清楚无误的事实。
尽管呼吁无效,但我还是想说的是,抗争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对于我们而言,抗争的资源应该是与我们自己的宗教、传统和文化相关的一切。比如,在2010年玉树地震中四万救援僧侣的意义,即是灾难临头时,可以与各种灾难抗衡的力量。
2012/8
(本文为RFA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延伸阅读:
56位自焚藏人肖像、简况及部分遗言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_08_01_archive.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