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隆台区副区长称事发前已签订协议书,并撤销法院起诉书;与家属此前准备应诉说法不一


昨日,民警张研在辽油中心医院,回述枪案发生时自己拔枪射击时的情景。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昨日,民警张研模拟事发当天拔枪射击时的情形。 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新京报讯 昨日,辽宁省盘锦市村民占地纠纷致死事件有了新进展,死者王树杰之妻姜洋承认,王家在事发前已经签订了稻田的补偿协议,冲突起因是其家人对征地范围外的一处住宅提出补偿,协调未果,后与警察发生冲突致王树杰死亡。

兴隆台区副区长韩彤接受采访时也称,王家在事发前已经签订了稻田补偿协议。

这与记者此前了解到的情况不同。9月23日,记者从村民处了解到,在冲突发生前,王家并没有签稻田补偿协议。

征地纠纷源于“房子”?

盘锦市兴隆台区政府介绍说,今年3月起,后二十里堡开始征地,王家所承包的稻田也在征地范围之内。

所征土地是当地农场土地,农场已将土地承包给村民,因此需要解除承包合同,并给予补偿。

兴隆台区副区长韩彤昨日介绍说,王树杰的哥哥王树龙曾要求,将他家不在征地范围内的300多平方米的房子也一起征用。王树龙称,自己身体不好,拿到补偿款后就准备回山东老家,他提出的要求是按90万价格来补偿。9月12日,农场委托拆迁办作评估价格是47万,遂与王家一直在协商。

协商一直未果。

9月21日,王家与施工队发生冲突,警察介入,调解纠纷中,开枪打死了王树杰。

9月23日,该村村民告诉记者,王家一直补偿没谈拢,所以没有签协议。

9月24日,政府有关部门告诉记者,王家领到救助金,并且签署了稻田的补偿协议。

昨日上午,记者去王树杰家,其家门口有12名人员拦阻,不让记者进入。下午5时,在当地政府官员陪同下,记者进入王树杰家。

王树杰的妻子姜洋侧卧在床上,单手掩面,回答记者问题。

姜洋说,稻田的事情已达成协议,“我听我丈夫回来念叨的。他们谈的是房子的事儿。”

当记者询问,王家是否拿到400万元救助金,姜洋沉默后,“你别问我了。我心脏不好。”

官方否认强行征地 称协议已签

昨日,兴隆台区政府向新京报记者出示了王家与政府签订的协议书,签订时间是今年9月3日,甲方是兴隆台区国营兴隆农场,乙方是王再元、王树龙、王树杰三人。

该协议书称,双方自愿解除承包合同,甲方给乙方18年补偿,时间从今年1月1日到2029年12月31日。补偿金额是每亩地每年1000元,王家有地15亩。18年补偿金额是27万元。

该协议最后加了一句话“经9月3日双方口头协商意见,同意此协议。”同时盖有王树龙的手指印。

农场起诉王家,撤诉说法前后不一

王树杰被打死后,妻子姜洋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称,政府征用土地,他家因为补偿标准太低没有同意,政府将他们起诉到了法院,法院的传票已经下来了,定在10月9日开庭,他家也准备好了出庭应诉。

昨日,兴隆台区政府副区长韩彤告诉记者,农场已于9月5日,撤销了起诉,并提供了一份由“盘锦市兴隆台区国营兴隆农场”盖章的“撤诉申请书”。

昨日,姜洋对此表示,她不知道农场曾起诉王家到法院。

针对王家关于占地纠纷前后所述不一致,以及有关这份协议书的真伪,记者向兴隆台区政府提出要采访王树龙或者王再元(王树杰的父亲)两人予以核实。

该区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因为这两人都在21日的案件中涉嫌犯罪,目前属于公安侦查阶段,不方便安排采访。

该负责人还告诉记者:事发之后,省公安厅、省检察院以及盘锦市相关部门联合成立调查组。检察院也曾多次取证。具体调查进展还需要咨询调查组。

 

■ 对话

“离我还有1米,

 盘锦市兴隆台区渤海派出所副所长,盘锦征地事件中开枪民警。9月25日,张研在医院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首度回应公众针对开枪过程的各种质疑。

新京报:到底谁被泼了汽油?是警察还是家属?

张研:当时出现了一位赤膊的中年男子(死者王树杰的哥哥王树龙),他左臂夹着两个装着液体的饮料瓶子,右手也拿着一个,笑呵呵地朝我走过来,一边走一边拧开瓶子,说,来来来,你不是来解决问题的吗?边说边挤瓶子,我虽然往后退让,但上半身还是被汽油浇湿了。

然后,这个男子就拿起剩下的汽油,都倒在了自己身上,还拿出一个白色打火机,继续冲着我过来,说,你能解决问题吗?你不能的话,咱俩今天同归于尽。我只好又后退。我一直说冷静冷静,但对方没有理睬。

新京报:是否到了非鸣枪警告不可的地步?

张研:那位妇女还一直冲我挥镰刀,逼着我后退,不想让我过去水稻田那边,我一直说有事儿说事儿,让她放下刀,但她不听。

这时,按照规定,我拿出了胡椒喷剂,喷了一下,以示警告。她继续往前走,眼睛沾上了雾气,有些不适,情绪就更激动了。接着往前快走,开始提刀猛砍,说,让你碰我,砍死你!

我边退边去拿枪,嘴上也在警告,但没用,她还是照旧要砍我,我只好掏出枪,开保险,上膛,朝天鸣了一枪。

新京报:死者家属有没有拿镰刀追砍?

张研:我当时并不清楚里边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我确定王家会点火,因为他们情绪非常激动,于是我和同事立刻朝稻田里跑。想去救人,还没靠近,我就看见稻田里的人群中蹿出了一团火。

这时,另外一个拿着镰刀的男子(死者王树杰的父亲)也跑过来拽我,不让我进去。我的第一想法是后退,又鸣了一枪,但拿刀的老爷子开始拽我的左手,镰刀也勾着了我,砍伤了我的左手,有好几处伤口。

我们在争抢的过程中,枪走火了,响了,这时我看见子弹打出,地上弹起了一阵烟儿,但也不知打着老爷子没有。

新京报::开枪时距离多远?为什么射击要害部位?

张研:这时身上着火的男子(王树杰)“啊”了一声,朝着我就扑了过来,我感觉他就要跟我同归于尽。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个着火的人的脸,好像就在我面前。

当时,我跟他还有几米的距离,于是,我朝天鸣了一枪,但他并没有停止,继续往前扑。离我还有一米左右时,我觉得事态紧急,因为如果他扑上来,我的身上已经泼了汽油,会立即着火,我只好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想开枪控制局面,并没有想着要打哪个部位。

子弹射出,我以为他就要停止了,谁知半秒钟后,他又“啊”的一声扑过来,我只好转身朝稻田开阔地带跑,脚陷进了泥里,回头时,发现老爷子又举着镰刀扑过来。我一拽,他扑倒在田埂里,我想拿走他的镰刀,又抢夺了一会儿,手伤得更严重了。

“这次不存在强拆和野蛮征地”

韩彤 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分管建设规划的副区长。昨日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回应民警开枪打死村民事件中涉及的土地征用问题。

新京报:如何与王家谈判?拆迁补偿标准怎么定?

韩彤:从今年3月开始,征地,要征78亩土地。王家谈了10多次,还曾被农场起诉到法院。王家认为土地征用补偿标准应该按照每亩7.2万价格,但7.2 万的价格是集体土地的价格。而他们的土地是承包了兴隆农场的土地,农场的土地性质是国有农场的国有土地,标准是每亩1.8万。

新京报:王妻讲,政府起诉他们,10月9日开庭。为何在开庭前强行征地?

韩彤:8月1日,兴隆农场向兴隆台区法院递交了起诉书,关于王家的土地征地纠纷。8月23日法院受理此案。但9月3日就签订了协议,9月5日,撤销了起诉。当时农场起诉王家的原因是他们对土地收回存在异议,认为土地补偿价格低。

新京报:调查报告里说的房子是怎么回事?

韩彤:当时,王树龙说,能否把自家300多平米的房子也一起征用,他说自己身体不好,拿补偿款后就准备回山东老家。他要求按90万补偿。9月12日,农场委托拆迁办作评估价格是47万,双方一直在协商。

新京报:是因为赶工期才发生将水稻铲除?

韩彤:水稻补偿已经给了,施工方考虑到工期原因。21日当天,施工队并没有在王家的地上施工。

新京报:纠纷起因是什么?

韩彤:由于房子问题,王树龙认为补偿标准低,和农场没有达成共识。前期农场多次和他协商,但是这个过程中还是出现了不应该看到的一面。王树龙在现场也曾要求农场的领导帮他解决房子的问题。

新京报:市政工程有无工作人员受伤?

韩彤:据了解,有1个轻微烧伤,去了医院的门诊,无大碍。

新京报:为何紧急火化?是否有尸检?

韩彤:东北有个风俗,人死了之后3天出殡,并要入土为安。这也是死者亲属(妻子)自愿签字火化。另外,按照整个程序,省市的法医都专门对其进行尸检。

新京报:给了多少补助金?

韩彤:为了维护稳定大局,兴隆农场考虑到他家庭的困难,上有年迈双亲,下有未成年子女,给予的人道主义救助。

新京报:目前调查组是否继续,调查进展如何?

韩彤:事发后,省公安厅、省检察院及盘锦市相关部门联合成立调查组。检察院多次取证。具体调查进展还需咨询调查组。(事后,记者从盘锦市相关部门了解到,调查组的调查已结束,并形成报告,报告里有当事人及旁观者的证言)

新京报:此前曾发生类似的案件,对此有何反思?

韩彤:这一次和上次截然不同,这次不存在强拆,也不存在野蛮征地。

子弹没有用完。后来救援队到了,把我扶起来,当时我已经浑身是血。我还要同事检查了弹夹里的子弹,一共6发,其中3发是朝天鸣枪,一发走火,一发射击了着火的男子,还剩一发。——开枪民警张研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