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北京图书大厦看到,果如传说中的,日本书都下架了。

  在文学类书架那儿看到,原来的好几排日译书籍,现在一本都没有了。不仅早先满满的村上春树、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什么的不见踪影,连青山七惠的青春小说、吉本芭娜娜的情感小说和岛田庄司的推理小说也悉数烟消云散了。

  问售货员,她好像有些紧张,眼睛也不看我,说,没有了。问为什么没有?她把下巴翘起来转向一边:反正断货了。

  在三楼音像部,日本电影的DVD也都没有了。哦,小津安二郎,大岛渚,黑泽明,撒哟那拉了。

  现在,诺大的图书大厦,只剩下《岩松看日本》之类,以及个别漏网之鱼,如秋本俊二的《不可忽视的航空旅行知识》。加来道雄的书倒是还有,不过,作者介绍上写着他是美国人。

  我起初有些惆怅,因为,最近为了支持保钓,我一直在研究日本人。既然日本去不了了,我就通过读他们写的书研究他们,想知道他们心里到底想些什么。现在连这也不行了。但我很快想通了:咱们早该这么做了。

  其实,《1Q84》什么的,最反动了。写两个世界,两个月亮,还有青豆和天吾那样的跟社会格格不入的男女,小小人什么的。另外啊,那个《海边的卡夫卡》也是大毒草,弄些不伦之恋。说起来,看《挪威的森林》长大的一代中国年轻人,今后怎么跟日本兵作战呢。

  那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川端康成也好,大江健三郎也好,无非是被西方意识形态利用了的工具吧。三岛由纪夫这样的军国主义分子,居然有那么多个中译本,太过分了。至于露骨地大肆宣扬基督教思想的远藤周作,就不说他了。

  还有什么金原瞳,年纪轻轻就写《蛇环》,颓废得不得了。沙田村耶香的那个《星辰啜露》,从头到尾写做爱,跟人做厌了,又跟地球做爱,不知怎么通过审查的。中国作家从来不敢这样写。至于宫泽贤治的《银河铁道之夜》,冲击了我国童书市场,而且映衬出中国作家在想象力上的匮乏,这也太难以忍受了。

  虽然,凯文·凯利说,要摧毁文明,几乎办不到,因为缺少文明的替代物,“文明仇恨者”想象中的文明替代物今天甚至无法支撑小部分人的生活,换句话说,文明的崩溃将导致数十亿人死亡,但是,日本人难道是属于文明体系的吗?通过驱逐他们的图书和音像制品,我们终于把他们驱逐出文明体系了。像把大量公务船派到钓鱼岛一样,这是我们以前想做而没有做到的。

  重要的是,中国终于可以自信起来了。从前太不自信,英国人一打我们,有人就慌里慌张把达尔文的《物种起源》翻译过来,美其名曰《天演论》,贻害至今,刘慈欣看不下去,才出手以本土的黑暗森林理论将其破解了。至于从日文翻译过来第一个中文版的《共产党宣言》(据说“共产党宣言”这几个字也是来自日文),那只是权宜之计吧。

  所以说,禁止日本书的举措,这才是真正打到了痛处。砸日本车,可以有德国车替代啊,但销毁书和影像,就无可替代了,紫式部和松尾芭蕉,芥川龙之介和大冈升平,东野圭吾和宫部美雪,德国都没有吧?哦,还有宫崎骏。当日本无法向中国输出文化时,它就完蛋了。这个点子不知是谁想出来的,真是高明。

  现在想来登岛保钓的人很可笑很可悲,在前方忙着出海(据说有时连买船的钱都被骗子骗走了),没料到鬼子已经从大后方迂回包抄了,早用文化武器把我们侵略了,全国河山都沦陷了,而且直接占领了中国人的精神世界。

  那么,下一步,再禁掉什么呢?大概是与日本进行版权合作的《牛顿科学世界》吧。嗯,这很有必要,日本已有近二十个科学家获得诺贝尔物理、化学、医学奖了,中国一个还没有。要从根子上斩断他们发动科技侵略的图谋。

  但我又想,这仍然是不够的。还应该禁美国书。据说,美国不就是日本的爸爸吗?

  像村上春树,不就是学了菲茨杰拉德什么的吗?但这也不够,还要禁英国书,想想他居然向《一九八四》致敬。

  还要禁法国书。安部公房,不是学了萨特加缪什么的吗?大江健三郎也是学法语的。

  日本这件事情,我们做得太晚了。为了吸取教训,建议现在就把西方人写的书统统拿下架。

  然后再把大学日语系、英语系、法语系……统统关张了。反正也用不上它们了。重要的是,要让外国人知道,得罪了中国,就该付出什么代价!

@赵楚 :下令全国有关日本的图书下架,出版社不能出版涉日图书,这是完全无聊、无耻、莫名其妙和无法无天的政策,外交政策不能用运动群众的新文革手法实行,更不能因此借机推行自我封锁的新闭关锁国政策。

@朱寅年: 肉食者们的行为带有流氓色彩,他们根本不明白实力威慑与流氓威胁其实是不一样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