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可成 | 请注意领袖

(《博客天下》约稿,刊出时被阉割不少,此为原版)

“领袖”为什么叫“领袖”?因为领子和袖口是衣服上最容易脏的部分。

当然,这只是一个段子。根据专家的考证,这个词引申为“领导人”的真正原因是:领子和袖口的位置容易起毛破损,所以古人在制作衣服时,在这两个地方都单独用料,有的还镶以金边。因此,它们成为了重要、显赫的代名词。

不过细想起来,上面的那个段子也并非没有合理性,“容易脏”和“最显赫”只不过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领袖的位置可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责任越大,出状况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最近一个出状况的政府部门“领袖”,是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而他的问题,恰恰出在“领袖”上——他先是被热衷于“鉴表”的网友爆出拥有多块价值不菲的名表,后又被眼尖的网友看出身上穿的西装是价值5万元的阿玛尼,其眼镜、皮带也都被网友逐一“排查”。

作风问题

领袖的衣服领袖太过耀眼,便很容易被怀疑有作风问题,这可谓今日的中国官员遭遇的最大形象危机。

其实,政治人物不能太露富,否则容易成为被公众质疑、被政敌攻击的把柄,这一常识已经被普遍接受。据说,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戴的是一块黑色表带的天美时表,仅仅价值50美元;而奥巴马戴的“JorgGray6500系列”也不过价值325美元。

当然,如果你认为列举美国人的例子是崇洋媚外的“西奴”行径,那就看看我们敬爱的温家宝总理吧。他那一穿就是十几年的旧夹克衫,还有脚上那双灰色运动鞋,已经成为“平民总理”的形象标识。

可惜,大部分下层官员还未有总理般的觉悟,他们也许没有意识到:对自身形象包装的忽视,乃至对名牌的不恰当炫耀,可能正是自己不能当上总理的重要原因之一……

不过,和“二奶反腐”一样,“鉴名牌反腐”也是畸形体制下的一种奇特生态。在官员对自己财产状况讳莫如深,公众又缺乏有效监督渠道的情况下,从公开照片中寻找蛛丝马迹便成为几乎是唯一的监督方法。

眼下,“鉴名牌反腐”的成功率似乎颇高,但它需要太多的机缘巧合:中国人刚刚开始的奢侈品消费热潮,官员微妙的炫耀心理……哦对了,被鉴表的官员还不能是级别太高,不信,你真去鉴鉴领袖试试?

更何况,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吃了亏的“表哥”们,必定会吸取教训,与网友展开一场反“鉴”谍战。

这场战斗的胜负,很难预料。网上有段子说,“鉴表”热潮愈演愈烈,做手表生意的人急了:你们买不起我们代理的名表,就成天和戴名表的官员过不去!坏我们生意!告诉你,我们有办法了,马上推出专门设计的公务表,外型完全一样,188元起,但不同型号内部设计、材质和功能不一样,价格上不封顶,型号只在表盘底部标识,我让你们查!

品位问题

可以预见的是,在对官员着装背后的作风问题狂轰滥炸一阵子之后,品位问题将是公众的下一个关注焦点——当然,前提是,大部分人,即使是属于屌丝群体的人,也都具备了初步的鉴赏能力,知道黑皮鞋不能配白袜子。

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临,而我们的官员们依然保持今天的形象不变的话,那可真的会是一场灾难。

试想,今天人们对于官员的反感心理有多少是官员们的不当形象导致的?如果官员们的肚子能够小一点,脑袋后的横肉能够藏一藏,额头上的油能够擦一擦;如果官员们中意的服装和配饰不再局限于那些暴发户喜欢的品牌,而是能够更低调、更内涵;如果官员们的服饰能够更加精心挑选,能更加衬托自己的正面气质,不论是亲民的气质、儒雅的气质、干练的气质……人们对官员的厌恶心理,是不是会减少哪怕一点点?

更可怕的是,在一些特殊场合,如果不注意自己的形象,那就不光是品位问题,而是事关官场前途的大问题了。最近中招的“表哥”,不就是因为自己在惨烈的车祸现场露出微笑表情而被网友盯上的么?如果他能够学习总理风范的一点点零头,恐怕也不会遭此厄运……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官员偶尔秀出自己的品位,便会赢来一片喝彩。比如曾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吴仪,就曾因一套藕荷色的晚礼服,在纪念世界妇女大会十周年会议上成为全场的焦点。

不过话说回来,在品位问题上,没有绝对的正确,只有绝对的恰当。你若是一个小科长,在市长局长云集的场合刻意秀出自己高出一筹的穿衣品位,极有可能会弄巧成拙——而这正是下面要谈到的,政治问题。

政治问题

今天,网络技术越来越发达,官员们的照片越来越多,网友们鉴别品牌的功力和时尚品味也愈发成熟,所以,围观官员的形象成了一场狂欢。不过,狂欢之后,人群散去,问题才会显露出它的本质:官员的形象是作风问题,是品位问题,但归根到底,还是一个政治问题。

在国际政治舞台上,领袖着装表达的意味非常明显。比如毛泽东从来不穿西装,他穿的中山装也因此被外国人张冠李戴地称为“Mao Suit”。西装西装,反西方帝国主义的领袖怎能穿?卡斯特罗总是穿着象征战斗的迷彩服,非洲原殖民地国家的元首们喜欢穿五颜六色的大袍子,卡扎菲的着装风格更是永远走在潮流的前沿,而甘地则是要么光着膀子,要么裹着土布。

回到国内,虽然官员的着装看上去都是千篇一律的衬衫西装,但其背后依然暗藏着许多的政治奥秘。

比如,为何官员,特别是女性官员的发型千篇一律?几乎看不到长发飘飘的女干部?据说,这既是为了方便打理,更是为了在形象上显得精明干练,营造女强人的气场。

再比如,在很讲究位置和秩序的官场,着装与形象如何恰到好处地比领导低上一级是一门大学问。著名鉴表大师“花果山总书记”就曾见过一个司局级领导在商人面前秀出自己市价70万的百达翡丽,但一旦有更高级官员在场,他们便会低调起来,绝不会戴比上级更好的表。

在微妙的政治环境下,连新闻联播主播的领带颜色变化都会引起外界的强烈兴趣,我们便不难理解:为何官员们,尤其是高级官员在衣着形象上的一点点细节都会引发巨大的关注。

也正因为此,官场的穿衣风格总是趋于保守,愿意冒风险的人很少——这或许也是各地的新闻联播看起来总是同样乏味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不过,在着装问题上,有时也会冒出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领导同志。原宿迁市委书记张新实就曾在2008年的市“两会”上,建议男代表穿深色西装、浅色衬衣、鲜亮领带,女代表穿色彩鲜艳的衣服。他的理由是:“你们是宿迁人民选出的代表,走进了人代会这个神圣的殿堂,肩负着庄严的使命,就要有良好的形象,而且要留下珍贵的历史镜头,让我们后代看看。”

有人认为这是作秀,其实大可不必如此狭隘地理解。自称“美国第一位衣橱工程师”的约翰·T·莫罗伊曾写过两本叫做《为成功着装》和《为成功而生活》的书,他提出:要使每一位企业雇员都看上去像中上层阶级,因为中上层阶级就意味着成功。莫罗伊认为,除了衣着之外,办公室、接待室也应该改造,而人们的面部表情、身体、手势和姿态,也能被改造得具有中上层阶级的外观特征——这些都能帮助造就个人和企业的成功。

如果莫罗伊认识张新实,他们一定能够成为知音。张在当选市委书记后第一次作报告就提出:跟客商会谈不要总是在酒桌上,也可以到咖啡馆里谈;男干部每天要换衬衫、女干部每天要换外套,因为“衣着形象也是一种精神面貌,不能灰头土脸的,让人感觉不好交往,干部的素质就是从这些细节抓起”。

或许,张书记也可以写一本书,名字就叫《为官场成功而着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9月23日, 9:30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