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言论影响纸媒选题

最近,社科院舆情研究机构提供给最高层的研究报告称:微博已经取代了传统的官方媒 体,成为中国社会最主要的舆论发源地,因此,再採取防堵、剷除一类的措施,效果只能适得其反,更会加剧官民关系的对立。消息人士透露:“这份报告一点也不 神秘,只不过是社科院二○一二年度《舆情蓝皮书》的精炼。”此前,也有一些体制内研究人士认为,微博言论甚至成为官方纸媒体的重要新闻线索,以至於国务院 新闻办主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王晨指责媒体跟着网络跑,“成了微博的传声筒”。
时势并非官方所想像,通过一场左派运动式的“走转改”就能重新确定官方纸媒的统治地位。因此,王晨在新闻界发起的新左派运动最后无疾而终.
另一方面,尽管当局改变了对网络的围堵策略,其中的核心点也由剷除谣言变成了官方开 立微博而参与社会舆论,但是,在最高层尤其在维稳政策执行中有重大利益的维稳系──它是上海帮或曰江系衍生出来的特殊利益集团之一,还是固守“敌对势力” 观念,继续以网络舆论为敌。最明显的就是把“网络领袖”列为干扰中国崛起的势力之一,中共内部称包括“网络领袖”在内的大量利用网络表达对中共统治不满的 人为“网络敌对势力”。

异议群体成为民主中坚

被网络热议的“”划分,出自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袁鹏笔 下。作为中共智囊体系的组成人员,袁鹏这样划分绝非心血来潮,而是在做一种战略预判。相对粗糙的是,袁鹏没有能够细分其中的身份重叠,比如异见人士一般会 具有网络领袖身份,而维权律师与“地下宗教”人士的身份也多有重叠.不管如何划分以上作为推进中国民主进程的那样一个庞大的广义异见群体,该五种人利用网 络的能力是任何一个层级中共官员所无法比拟的。在现实政治活动中,五种人的道德化示范恰恰与中共各级官员藐视民瘼的作派形成鲜明对比。不仅在网络上,中共 统治集团的道德粉饰,无法抗衡异见群体朴实的道德实践,就是在现实行动上也更不可同日而语.

微博发起的各项救助,看起来远没官方的相关活动有规模,但是其道德性却让官方望尘莫 及。每一项社会救助行动都会有异见人士参与,有的还主导一些特定活动。大量的维权律师乃至於没有律师资格而以公民代理身份帮助弱势群体的异见人士,在从事 法律维权的过程中,不断把维权细节发诸微博,使没有人性的司法行为曝光於天下。由此,民众不但完全放弃了传统的清官崇拜情结,而且还会由各个体遭遇来反推 整个统治体系的正当性。对此,体制内专家惊呼微博为摧毁中共统治的利器。

有分析人士指出,除非中共借助“六四模式”进行屠杀,否则,不可能与五类人进行有效 抗衡。如此,也证实了传说一时的“活埋论”的存在──中共在政权极度危急之时,会将二百名在其黑名单上的能量级异议份子杀掉。但是,在中共没有採取活埋、 屠城之类的行动前,异议人士还是在网络上做大量的民主推进工作。

中国版国际媒体秩序失败

袁鹏确定“新黑五类”是为了向整个中共统治体系表明,这五种敌对力量是美国干扰中国 崛起的政治工具。另外一些体制内人士则更加注意网络上分佈的社会思潮,如上述《舆情蓝皮书》的作者们认为无政府主义、民粹主义、新左派、、新自由 主义是为中国社会的五大思潮。其中最危险仍然是新自由主义,“由於受到一些媒体和商业、文化乃至於政治精英的推动,新自由主义思潮得到空前放大”。这种空 前放大的背景就是美国“企图利用互联网的技术优势,向我国意识形态领域进攻”,其目的则是“建立新自由主义基本理念为基础的政治制度”。

五大思潮界定与“新黑五类”界定有着异曲同工的效果,甚至说前者不惜挑起体制内派别冲突。比如,其所泛指的政治精英实际是指向以温家宝汪洋为代表的体制内改革派。这种指向也准确无误地告诉人们,中共内部在意识形态问题上已经高度分裂,“改革无共识”既成事实。

五大思潮界定虽有很浓的意识形态因素,但是这种界定后面的强烈挫败感让体制内许多专 家坐卧不宁,因为他们作为特殊利益集团之一,也会因微博的兴起导致主流意识形态实质边缘化而受损.与此同时,他们想在国外树立中国崛起的意识形态牌子也自 生自灭了。一方面,美国并没回应另一位新左派新闻领军人物李从军“构建国际媒体新秩序”的呼籲,中国版的国际媒体秩序不过雾花镜月;另一方面,美国把网络 人权看得更加重要,对中国任何钳制网络自由的行为都会提出批评.不久前在北京举行的中美人权对话证明,美国助理国务卿波斯纳提示中国:“人权问题在互联网 和博客上引起了中国人越来越多的关注。”

官方微博近乎无人打理

中共统治集团仍然幻想自己能够打赢网络战争,尤其是对准人民的“网络内战”,其主要 手段不再是直接的威胁和控制、打击,而是要培养一批忠於现行统治的网络战士,与庞大的异议群体打看不见的战争,从事黑客攻击、进行隐形的威慑、实施邮路破 坏,凡此等等。去年以来,官方推出了两位劳模型的网络战士,都是女性(李聪娜隶属军队、高媛隶属警方)。

“网络内战”组成部分较多,无法一一列举,但最为当局所推崇的是微博引导,即官办微 博参与到民间微博交流中去。高媛开立的“传说中的女网警”账户是比较成功的一个,不过迄今为止发佈的微博还没到两千条,远不及一个活跃的网络异议人士的活 动量,后者一般都有三千条以上的微博。至於政府其他部门开立微博,多是无人打理之状,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代表官方说话的人怕说错话而招致网络围攻。或者 说,无论知识水平还是个人阅历,官方微博的操作者实在没法与民间自由分子相比。由此可见,中共对准人民的“网络内战”注定是打不赢的!

荆冬雨,《动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