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羅印冲/台北報導

     政大國關中心副研究員李瓊莉昨天與會表示,美國積極參與多邊組織重返亞洲,運用多邊途徑發揮影響力,取得對南海議題發表意見的正當性;但美國重返亞洲並無助於爭端各方共同開發南海資源,試圖以國際法解決只是讓問題更為複雜,沒有國家會天真地與他國共享資源。

     李瓊莉昨天發表題為《美國重返亞洲後的南海安全情勢:對爭端解決途徑之意涵》論文指出,美國積極透過區域多邊途徑參與亞太事務,除一向重視的亞太經合會(APEC)外,主要透過三個平台重返亞洲,包括強化在東協區域論壇的影響力、參與東協國防部長擴大會議,以及重視東亞高峰會。

     李瓊莉表示,與小布希時期相較,美國務卿兩度缺席東協區域論壇年會,2009年希拉蕊不僅積極參與,還藉機表達美國對南海問題的立場,是美國「重返」亞洲的最佳呈現。

     2010年10月美國防部長蓋茲親自出席東協國防部長擴大會議,會中美方發言側重海事安全問題,主張以國際多邊途徑處理紛爭;蓋茲雖未直接指出南海問題,卻也觸動中國大陸敏感神經。

     2011年11月美國首度以會員身分參與東亞高峰會,鎖定的便是南海問題。美總統歐巴馬除重申美國對主權爭端解決的既有立場,還特別強調美國是亞太地區的安全保證者,不可能忽視不顧南海問題。

     大陸視南海為內海,堅持透過雙邊對話解決爭議,反對將南海問題國際化;而美國航行自由為訴求,不贊成所謂歷史性水域之說,雙方持續角力。

     李瓊莉說,試圖以國際法解決南海問題,常常把問題搞得更複雜,因為各國都不會退讓,更不可能天真地與他國共享資源。另外,美國重返亞洲也讓潛在的軍事衝突可能性增加。

台灣   中國時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