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 給學民思潮:不是一切呼籲都沒有迴響

林夕: 給學民思潮: 不是一切呼籲都沒有迴響
刊登于2012年9月1日的《苹果日报》
學民思潮絕食成員說,特首到現場來,沒關心探問過他們的身體狀況。他來,當然只是要敷衍你們,做一齣給世界看的爛戲,他跟有關官員連全港下一代人的身心發育都不關心,怎麼會關心區區三個人的健康,他們只會擔心,擔心你們萬一有誰暈倒了,送院了,事情鬧得更大了,建制保皇派的選情就不利了──如果香港人全港選民尚算思想發育跟你們一樣正常的話。
你們的絕食宣言,引用北島的詩說:「在沒有英雄的年代裏/我只想做一個人」。在正常的年代裏,出不了英雄,也不需要英雄。即使在這沈默即等如自閹的時刻,我們跟你們一樣,也只不過想做一個思想自由的地球人而已。
你們不像很多大人那樣,沒有成效的事情不幹,你們的行動可能不會讓國民教育撤回,但你們這個無私團結進步的學生團體,你們的高尚,一定不止於高尚者的墓誌銘。吳克儉說沒參加九萬人遊行的人都支持國教,那麼就送北島一首《一切》給他:「一切信仰都帶着呻吟/一切爆發都有片刻的寧靜/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
舒婷有一首詩答北島,叫《這也是一切》:「不是一切火焰/都只燃燒自己/而不把別人照亮……不是一切呼籲都沒有迴響/不是一切損失都無法補償/不是一切深淵都是滅亡/不是一切滅亡都覆蓋在弱者的頭上/不是一切心靈都可以踩在腳下/爛在泥裏……一切的現在都孕育着未來/未來的一切都生長於它的昨天/希望,而且為它鬥爭,請這一切放在你的肩上」。
不,這一切不只也不應放在你們肩上。謹以此詩送給學民思潮,也送給所有只想做一個人的人們。
2012年9月1日, 4:13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