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联合早报》署名薛理泰的评论称: “过去60余年以来,中国军方处理国际危机时,有一个传统的准则,即遵循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方针,决不启衅。可是,一旦北京得出战争不可避免的结论,则重视这条战略方针的‘积极’层面的作用,先发制人了。换言之,亦即‘打一场小规模的战争以避免打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或者‘打一场中小规模的战争以避免打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从钓鱼岛争端的演变趋势看来,北京多半已经认为,设若处理钓鱼岛争端不当,则在中国周边地区尤其是南中国海海域的争端中,可能会产生负面的连锁反应。如此,是可忍孰不可忍?与其日后徒呼荷荷,不如眼前表现得强硬一些。”

北京《环球时报》的社论称:“中国加强在钓鱼岛12海里内执法,意味着将与日本海上保安力量发生摩擦。”“中日激烈摩擦预示着高强度的地缘政治风险,也有可能对两国经济都造成一定伤害。但中国社会对这场对日斗争的支持度极高,中国作为被挑战者的复仇士气,大大高于日本社会做了挑衅之后有些惴惴不安的士气。”“中国的海空军及二炮部队都应加强战备,对日本自卫队保持强大威慑。如果日本动用自卫队,中国就坚决奉陪,与日本在钓鱼岛军事对抗。”

北京《环球时报》署名汤志成的评论称:“试想,如果在日本反复挑衅下,二炮向钓鱼岛发射一枚常规导弹,日本政府将如何应对?充其量就是做做样子,封锁钓鱼岛!进一步假定,日本自卫队有能力且胆敢向中国大陆发起海空攻击,则第二炮兵携带常规弹头的DF-21C、CJ-10导弹就会‘按图索骥’地砸向日本列岛,”“为一个已实际控制的无人小岛而使本土关键目标置于导弹威胁之下,日本似乎有点得不偿失。”

新加坡《联合早报》署名宋鲁郑的评论称:“可以说,现在中国有和日本摊牌的实力,但并不是摊牌的最有利时机。如果这个时候摊牌,中国付出的一个代价可能是将不得不中断我们已经进行了三十多年的现代化。应该说,钓鱼岛风波至今,中日双方都强化了自己的主权。日本是通过国有化,中国则是首次公布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海基线以及进行钓鱼岛的天气预报。这两个动作过去是不可能做的。但在危机中,做了也就做了。特别是公布领海基线意味着任何国外船只要经过此地必须由中国许可, 这也意味着中国不再承认这些岛屿存在主权争议,而是明确中国对其拥有主权。”

《中华日报》的社论称:“大陆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说:‘中方不会容忍任何侵害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行径。’但国际观察家怀疑中共对钓鱼台会‘玩真的’,理由有二:其一、中共建政以来,对钓鱼台并不重视。”“其二、中共面临接班问题,内定接班领导人习近平在钓鱼台风云诡谲之际‘神隐’了十四天,引起国际关注。他‘神隐’所投射出的疑虑,北京无论如何解说,恐怕都难以消除。”

《太阳报》“华夏透视”的评论称:“目前中日角逐异常激烈,‘国有化’钓鱼岛之后,双方冲突一触即发,两国民意对立情绪更是日益上涨。问题是,此时中日双方都没有做好战争准备,为了应对本国沸腾的民意,两国政府一方面公开叫嚣备战,誓言‘寸步不退’,但另一方面又暗中妥协,寻找下台阶。中国海监船迟到早退,装模作样宣示主权便打道回国,而日本巡逻船也‘克制忍让’,目送中国海监船来去自由。然而,这种默契对中国而言是耻辱和失败,不仅没有改变日本‘国有化’钓鱼岛的结果,也没有扭转日本对钓鱼岛的控制权,一旦中国老百姓发现真相,北京将更加难堪,甚至引火烧身,被视作晚清政府还魂。”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