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5日,西安环城西路上发生了令人悲愤的一幕。一位开丰田卡罗拉汽车的李姓车主,在阻止自己车辆被打砸的时候,被一名暴徒用U型金属锁击穿头颅。李先生的脑部受到重创,目前不能说出完整的句子,右手和右小腿不能活动,可能会面临终生瘫痪。

  有一段关于李先生被害的视频在网络上传播。从视频中可以看到,暴徒高高跃起,用U型锁向李先生头部重击数下。有网友跟帖评论,“砸在脑袋上的声音,比砸在车身上都清晰”。

  据不完全统计,这一天,西安有超过300辆汽车被砸,另外有多家店铺被毁。这些打砸的暴行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是在“爱国”的名义下进行。

  近日来,中日关于钓鱼岛的争端升级,国内多个城市爆发反日游行运动。但令人遗憾和悲痛的是,伴随着这些运动而来的,是一系列打砸抢烧的暴行。许多国民的人身和财产权利,因此遭到了严重的侵犯。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取得了实质的增长。对今天很多国人来说,拥有一套房,一部车,一个温馨的家庭,不再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奋斗梦想。可是,就在今天,就在李先生一家人的梦想已经成真的时候,来自暴徒几下重击,彻底毁掉了这家人的幸福。

  理性的人们不禁会问,为什么会发生这些暴行?

  实际上,从历史来看,在这轮反日运动中所反生的种种暴行,并非孤立的事件。自1949年以后,中国各种运动就接连不断。改革开放以来,此类运动的数量虽大幅减少,但每每有类似情况发生,私权被害的情况就在所难免。几乎可以说,中国的每一次运动史,同时也都是一部私权被害的血泪史。

  1949年以后,中国政权迅速集中,并在57年到76年登峰造极,形成极权体制。在这个期间,私人权利被视为资本主义元素,遭到了彻底的否定和践踏。无视私权,是这个时期所发生的种种悲剧的根源之一。

  这并非只是中国的特有的惨痛经历。在其《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中,托克维尔这样反思具有狂暴毁灭性质的法国大革命,

  “路易十四以后的朝代中,政府每年都现身说法,告诉人民对私有财产应持轻视态度。18世纪下半叶,当公共工程尤其是筑路蔚然成风时,政府毫不犹豫地占有了筑路所需的所有土地,夷平了妨碍筑路的房屋……他们宁肯穿过无数不动产,也不愿绕一个小弯。在这种情况下被破坏或毁掉的财产总是迟迟得不到赔偿,赔偿费由政府随意规定,而且经常是分文不赔……每个所有者都从切身经历中学会,当公共利益要求人们破坏个人权利时,个人权利是微不足道的。他们牢记这一理论,并把它应用于他人,为自己谋利”

  回想中国的历史,是何等惊人的相似。自49年以后至今,不是一直在高呼集体利益、,而任意贬低私人权利吗?改革开放以后到今天,就算确实得到了一定承认,但私权真正受到切实保护了吗?

  在发生于重庆的“打黑”运动中,有多少民间企业家,他们的私权受到了侵犯?屡屡发生的血泪强拆,背后有多少令人悲痛的故事?而在最近的反日运动中,又有多少“爱国”的民众,为打砸日本品牌的私人物品而叫好?从政府到民众,我们真正建立起尊重私权、保护私权的制度与意识了吗?

  政治制度与社会文化,交叉反馈,反复强化。一个无视私权的政治体制,必然会培育出一代代的不尊重私权的人民。而只要被某个火星点燃,在某种利益驱动或情绪支配下,一群目无私权的人,就极容易变成侵犯他人利益、破坏社会秩序的暴徒。满清末期的义和团运动,毛泽东时代的红卫兵运动,以至今天的反日运动中的打砸抢烧,其背后的逻辑,莫不如此。

  通过对现代历史的归纳,可以得出结论:现代文明国家,必然建立在私权保护的基础之上。保护私权,既是社会制度的基石,也是政府合法性的根本来源。为了自身的幸福,为了祖国的富强,是每一个中国人努力奋斗的梦想。但是,如果我们还生活在一个私权得不到有效保护的社会,我们就不得不始终保持警惕,因为那些来自蔑视私权的重击,随时可能会砸碎我们的梦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