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艘全副武装的中国海监船围绕着有争议的钓鱼岛航行,北京外交部也表示“中华民族任人欺凌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此种情形之下,中日之间火药味十足的恫吓继续升温。

周三,共产党控制的《环球时报》(Global Times)发表社论称,随着日本政府从日本私人所有者手里购岛的行为,“中国人对日本一个多世纪以来的愤怒昨天全都被唤醒了”。北京方面坚称,此次买卖当然是无效的,因为这些岛屿虽然处于日本的实际控制之下,但却是中国的领土。

Pichi Chuang/Reuters

台北反日抗议者周三撕毁纸质日本旗。

《环球时报》多次提到,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掠夺导致的仇恨尚未消退, 并且表示“中日重新成为两个相互仇视的民族大概很难避免”。

“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对众多中国报纸周三的头版图片进行了整理(标题都经过了翻译),这些报纸的报道都对日本进行了谴责,声称那些岛屿是中国的领土。看起来,官方媒体完全是在传达官方旨意。

海外华人也顺势而动。周三,香港、曼谷和台北都爆发了反日抗议活动。(台湾也声称对那些岛屿拥有主权。)

《环球时报》的周三社论中有一句话很突出:中国的“工作重点应是确保两国关系的恶化过程不伤害中国的核心利益。”

听起来,“核心利益”这个术语可能只是单纯的社论文章标准用语或是外交方面无伤大雅的老生常谈,但自从10年前首次出现在官方公报中以来,这个词对北京方面而言已经越来越重要。将钓鱼岛/尖阁诸岛之争上升到中国的核心利益层面——等于是把它提到了与台湾和西藏等安全问题相同的政治高度——预示着北京方面将采取一轮大大升级的行动。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安全问题分析家史文(Michael D. Swaine)撰写了一篇很有价值的文章,清楚地描述了北京方面使用“核心利益”这个术语的历史。文章摘要点此链接可见,全文点此链接可见。

“一些中国官员和非官方观察人士似乎已经断言,中国的‘核心利益’在本质上是不容谈判的,因此就承载着一定程度的强硬甚或是好战涵义,”史文说道。他还补充说,“中国据称正在稳步地将越来越多有争议的国际问题定义为影响了其‘核心利益’”。

除小小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日本和美国称其为尖阁诸岛)以外,中国还声称对南海(South China Sea)大部分地区拥有主权。实际上,中国已经同该地区的几个国家发生了激烈的海权争端,尤其是菲律宾和越南。

当前,另一个令人不安的升级行动——不管这种行动是基于钓鱼岛/尖阁诸岛争端,还是其他地方的争端——将是对中国渔民的武装,这是共产党主要报纸《人民日报》(The People’s Daily)最近提出的建议。

“我们应该把渔民民兵化,”谈到南沙群岛附近的对抗时,大型国有企业宝沙渔业公司的董事长贺建斌说。他主张对捕鱼的船员进行军事化训练,“打造海上预备役力量,由这些民兵来解决南海的问题。”南沙群岛也引发了中国政府与其他国家的争执。

官方和公众尚未明显认可贺建斌这个气势汹汹的武装呼吁。以下是贺建斌讲话的节选,因空间有限,稍有删节:

“越南似乎要在南海打一场‘人民战争’。自越战结束后,越南就全民皆兵,加上在海上谋生存的民族,其彪悍程度原就远比陆上民族要强得多。我们中国军队是不打老百姓的,我们的军舰是不打渔船的,而越南不是。越南的渔船上有冲锋枪、机枪,我们的渔民连把刀都没有。如今越南人在南海经常抢劫我们的渔船,把我们价值一两百万元的大渔网抢走,割成小网,分给他们的渔民。

与此同时,我们应把渔民民兵化。在南海只要有5000条中国渔船,10万民兵化的渔民,那么整个南海周边国家的军力,加在一起都没有能力应付中国。我们在每年5月到8月的休渔期可以开展对渔民生存、生产和国防技能的培训,打造海上预备役力量,由这些民兵来解决南海的问题。

人民解放军应该是后盾,而不是先锋。这不光是为国家减轻负担,因为如果把军队当成先锋,就上了美国政府的套了。’

贺建斌还建议,中国政府可以把向国有石油、矿产和渔业企业颁发开发许可,由此从商业上控制该海域。

实际上,中国的国有石油企业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hina National Offshore Oil Corporation,简称Cnooc)已经呼吁对越南近海的大片区域进行开采招标,引来了河内方面的猛烈抨击。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