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2010年7月8日的下午,,这名高个子、戴眼镜的中国西南部直辖市公安局长,命令作家黄济人速来市公安局开会。

52岁的王立军是蒙古族人,2009年,他受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之命,领导了打击重庆犯罪团伙的运动。薄熙来原先的权力根基在中国的东北省份辽宁,他把在辽宁认识的王立军调到重庆,王立军在辽宁以打击犯罪出名。他的蒙古名为乌恩·巴特尔,意思是“真勇士”。

Reuters

王立军2012年1月在重庆参加一个会议。

前一天上午,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因为受贿、强奸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而被处决。在这座拥有3200万人口的直辖市,打黑行动仍在继续,文强只是1000多名被捕者中最显眼的一个。

黄济人说,当他到达市公安局时,王立军开门见山。

“文强不在了。他已经‘作古’,”他用文学上的委婉语来指代“死亡”。之后他说明了自己想要什么,黄济人猜想,这也是王立军的上司薄熙来的意思。

作为重庆作家协会主席,黄济人要与其他三名作家制作一部关于这场打黑运动的官方历史,篇幅长达四卷;一年来,这场运动让这座城市乃至全国的很多人震惊。这部史册将兼具事实上的准确性和写作上的文学性。据黄济人介绍,之后会有一部“教父”(Godfather)风格的电影,还有一部电视连续剧。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在去年3月的一篇报道中预测,这部书将于去年5月出版,然而审查程序非常复杂,黄济人说,现在最可能将在12月出版发行。很多大公司都有代表在重庆争夺该书的出版合约,但直属于公安部的群众出版社最有可能获得版权。

重庆的普通警察们在翘首以待。官员称,王立军和薄熙来在打黑过程中的强悍举动让他们成了当地的英雄。这些黑帮组织在重庆横行霸道已经多年,他们通过放高利贷,并组织赌博、卖淫及渗透人们日常生活的其他活动,每年获得的非法收入达到300亿人民币,合47亿美元。

重庆警察黄舒(音)在说到计划开拍的电影时说,“我们都知道,它会很棒。”

“我们听说,他们想让杜琪峰来当导演。”他指的是一位香港黑帮电影导演。

实际上,目前领先的导演人选是李少红,这位女导演曾执导电影《恋爱中的宝贝》和近年一部以中国经典名著《红楼梦》为蓝本的电视连续剧。

黄济人说,书才是关键。他表示,这部书将是打黑运动的官方记载,因而极其重要,就像中国历代皇帝下令编纂的关于自己统治的官方历史一样。

上个月黄济人在重庆接受采访时说,“薄熙来想记录下来,是谁在为黑社会性质组织举着保护伞”,即提供政治保护。

黄济人说,“是官员。”

黄济人负责撰写的部分主要关于文强,被命名为《强弩之末》。这个短语出自中国成语,意思是,最强劲的弩所发的箭,最终也会从天下掉下来。

黄济人说,王立军告诉他,市领导知道,腐败的范围并不局限于重庆。“他说,‘这场打黑运动仅仅只是第一步。我们还没有进入深水区。”

至于所谓的“深水区”究竟指什么,黄济人说,“我不知道。”他隐晦地表示,中国有一些强大的经济利益,掌门人往往是高层领导的子女。

位于伦敦的研究组织——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亚洲项目的负责人克里·布朗(Kerry Brown)说,在这样一个政治不透明的国家和一个盘根错节的社会,30多年的快速经济增长滋生了猖獗的黑社会组织。

布朗说,“这里不像日本有个全国性的黑帮老大。”他说,这里是“一环套一环”,而且几乎每个政界领导人都有牵连。

他说,“共产党的看法是,‘你永远消灭不了鼠患,而只能对它们加以控制。你也铲除不了黑社会组织,所以只能让他们为你效力。’”

王立军为《重庆打黑纪实系列丛书》的作者们制定了一系列严格的规定。

“不要把文强写的一无是处,”他告诉黄济人。客观和公正是基本,因为“只有事实才具有说服力”。

作者们可以见任何想见的嫌犯,也可以参阅任何文件,很多文件上面都贴着“绝密”字样。王立军说,这部书是为警示后人而写的,只有客观和真实才能做到这一点。

对黄济人来说,这让他松了一口气。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委员,他对政治并不陌生。他此前担心,打黑运动可能只是于2007年12月到重庆上任的薄熙来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而对文强及其根基进行的打压。

“当我听到那些话的时候,我想,这场打黑运动不只是一场清算,”黄济人说。“它好像有点政策的意思。”

他说,打黑运动一开始,王立军就收到了中国各地普通百姓的来信,恳请他去他们所在的当地打黑。

到底有多少个黑社会性质组织?

“我不知道,”黄济人说。“一千多个吧。”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