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中国选举观察(2012)之三十六
(维权网信息员姚立法报道)913号上午,文哨平赶到开福区人大常委会五楼,接待他的是一位韦姓官员和一位年轻的女姓干部两人。在535号办公室内,文哨平向接待人员讲明情况后,并向其提出要区人大代表候选人推荐表。韦姓官员强调,我们中国实行的是推荐制,不是自荐制,这个表不能给你。你可以把推荐你的人通知到我们组织的会上去,我们要审核的。
文哨平心想,13号是开福区法定的公布区代表初步候选人的最后一天了,9号到今天上午选区内各选民小组从未召开过任何会议,我把人召集齐后,到哪个会上去呢?他们这是有意为难我,并边走边说,“我要到市人大常委会去控告你们的非法做法!”
接待文哨平的那位女干部,连拉带扯挽留文哨平,说一定要老文吃午饭了再说。不一会,办事处那位负责撤迁的邱姓女干部和选举联络员陈姓女干部以及王姓男干部火速赶到了区人大常委会的五楼。
代表官方的五人,把文哨平劝到了附近的大酒店。姓邱的对文哨平说:“我知道你醉翁之意不在酒。”还说“今天高兴,给你解决拆迁问题。政治问题就不要参与了。” 姓王的说:“我知道你很困难,我个人给你400块钱。” 被文拒绝。
在酒店陪文哨平喝酒的留有三人,即办事处的两女一男。酒席上,推杯换盏,很是热情。话题也只有一个,撤迁。酒足饭饱后,办事处的三位干部提出喝茶。
这先是酒后是茶一喝,就喝到了下午近五点钟。当天夜晚,文哨平认识到他上当了。
14号,文哨平家里有事,下午才上市人大常委会。到了那里,保安不准他进去。文哨平讲,我要找市人大常委会分管各区县人大代表换届选举的领导。保安还是不准,并叫他到市人大信访局去。
在市人大信访局,没有人认真听文哨平在说什么。他们先是给开福区选举委员会办公室打电话,接着开了一张信访转办函给文哨平,要他再去找区人大。
15号(星期六),文哨平一大早就赶到了区人大常委会机关的大门外,保安不准他进,他出示了市人大常委会的信访转办函后,才得到许可。可是在五楼、六楼不见一个人的影子。开福区选举委员会办公室没有人上班。虽然文哨平听说在选举期间,双休日选举办也应照常上班,但他在16号就没有去区上了。
17号,文哨平再次找到区人大常委会五楼的535办公室,接待他的还是那位韦姓官员。韦姓官员翻开一本书,要文哨平看其中的几句话。接着韦姓官员说,我们实行的是推荐制,不是自荐制和报名制。所以不给推荐表你是对的。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人大代表选举制度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基石。基层人大代表直选中出现的“自荐”现象,早就得到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肯定。开福区选举委员会官员不给自荐人推荐表的法律或法规依据在哪里?自荐者代劳推荐人领表行不行?开福区选举办敢不敢公开该区全部初步候选人中,政党推荐的是哪些人?人民团体推荐的是哪些人?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推荐的是哪些人?这些选民联名推荐前、推荐表是怎样得到的?参与联名推荐候选人的选民占选民总数的百分之多少?有多少选民知道其有法定的推荐权?他们是怎样知道的?选举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谁应该是推荐候选人的主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