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信息员李亚军报道)成都访民王蓉文于911日上午11左右,到成都市中级法院求见法院牛敏院长,质问她此之前接到市公安局刑侦处的关于母亲李素芬2006年“5.11”高坠死亡相关情况的复查询问电话,因故又推迟了时间一事法院的处理态度。遇成都中院突然加强戒备,她和另外两位访民被强行带到金牛区法院限制自由。
  
王蓉文向本网信息员描述:在成都中院信访接待室,上午11点还没有下班,快要下班时,我到审判大厅上厕所,看到大厅里面从未有过的情景,在上2楼的进口,两边站的法警,就像天安门国旗班那种,制服绶带。大厅里面法警法官很多,我觉得很奇怪,看到大厅上面信息屏显示:欢迎黄新初书记到来。上了厕所出来,当时我还故意说了一句。哦哟,一楼这个厕所门还关着,中院工作人员说,他们打扫卫生,所以关着。(星期二是信访接待日,众多访民从信访接待室也来到审判大厅),他们也看到大屏幕上的信息。当知道这个情况时,也想待在那里找书记反映问题。
  
这时,旁边有个不认识的人说了一句,这是审判王立军。
   
王蓉文说,在成都中院的信访接待室,我开始没有注意到法官们怎么中午不休息。听人这样一说,我觉得有道理,因为以前也多次见到过市委书记到来,但不是这种场面。而且前不久新闻上关于这个开庭的消息也很多,虽然没说开庭的日期,只说择日开庭。今天很可能是秘密审理王立军,因为之前即使有上级领导来视察,也不是这种阵势。中午,原来信访接待室该下班的法官都没下班,有个法官还指着我们这边说话,中院办公室有个法官过来问我叫什么名字,其他法官也过来问我们在这里干什么。
  
法院的人说让没有事的人离开审判大厅。当然这些上访的人肯定有事找法官。他们说审判大厅不能待,让我们到调解室,其实后来我们到的信访接待室。当问到我时,我说,我要见院长,立案庭的庭长。此时,行政庭的陈书记都在那,门口还有一些法警在给我们录像。
  
这时,又有法官进来要我们去金牛法院接待我们。那对夫妇,陈明芳出去了。法官都没有拦他们。我出去时,他们拦住我,把我拖回来,要我上另外一辆车。张玉珍,刘子玉和我被他们强迫着上了另外一辆车。几辆车子,包括有一辆小面包车,一起去的金牛法院。
   
这时,有20多位法警在他们队长的安排下整队陪着我们一起去了金牛法院。在屋子里的时候我接了2个电话。大概到下午4点过的时候,我说,我们还没吃午饭。我站在门口,看到对面,行政庭的陈书记在哪里,我对着他喊,我们午饭都没吃,现在又要说吃晚饭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陈书记说,你等一下,我问问。我和刘子玉边说就边往大门走,然后陈书记说要让法警用警车把我们送回去。
  
我说,你们作为中院的法官和法警,非法限制我们自由,我要起诉你们,要求得到国家赔偿。我们边说,边往外面走,就要过街准备上公交车。一个比我高了很多的女法警过来拉着我说,不要过去。到了街对面的公交站的时候,10多位法警也一起过来了,不让我们上公交车。几辆公交车经过我们都没有上成,被他们强制拦下。
   
刘子玉就大声地和他们在发脾气,我就大声的喊:“成都中院知法犯法,强制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引来很多人围观。其中还有一个人好像是在金牛法院那里喊冤的。这时,有一个男法警在那个对女法警说,你们在这里守着,然后就往金牛法院那边回去了,男法警走了以后,这些女法警也没有再阻拦我们。
 
当天下午五点左右,法院人员停止了对黄蓉文等3人的监控。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