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信息员江星报道)2012年9月14日,中共江西省委书记苏荣、省长鹿心社到新余对该市的新型工业化和新型城镇化进行“调研”。当时,新余的“”对象们其实并不知晓这个“重大而保密的消息。”各自都在忙乎各自的事情,却莫名其妙地被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实行监控。

这天一大早,独立参选人、维权人士刘萍和李思华就分别接到访民严根英电话,说她家里来了一大堆“维稳”人员,要带她去仙女湖或别的宾馆里吃饭打牌。严根英说我要打工赚钱,我要养家糊口。“维稳”人员就说我们包吃包住,还另外给你每天20元补助。

严根英想,你们一、两百元的日薪,却用20元来打发我,我是叫花子吗?何况,你出多少钱我也不情愿被控制自由。严根英是被强拆户老访民,常常被抓被关被打被抢,学会了与“维稳”人员周旋。她稳住“维稳”人员在前门等她,自己却从侧门扬长而去。

她和刘萍、李思华通话后,就赶到刘萍家里,发现刘萍屋外也隐隐约约有人蹲守。她和刘萍都很疑惑:现在离十•一和十八大还有这么久,怎么就开始监控“维稳”了?她们赶紧拨了郭金英等其他访民电话,要大家赶紧离开家门或紧闭家门不外出,免得被逮住。

刘萍昨晚就和人约好了上午要去房管部门办理房屋买卖变更过户手续,她送严根英走后,即便明知有人蹲守在门外,她也只得去迎头面对。她一出门就被“维稳”人员紧紧尾随其后,既不抓她关她,也不回答她的责问,一直跟着她办完房屋过户手续又回到家里。

助选义工、被精神病访民彭新莲遭遇车祸正在家卧床静养,也被多名城北街办治安巡逻队员守住其家门。她被家人搀扶着下楼去市政府递交行政复议申请书,发现那些曾多次关押看守她的治安队员们守在楼下,实在哭笑不得:我椎骨都断裂了,还需要监守吗?

这天是周五,是新余市领导接访日。约10点半钟,李思华想去信访局向市领导反映市公安局悄无声息地吊销其护照的违法行政行为。他虽然就此一步步走过了申请信息公开和行政复议程序,并在8月20日就依法提起了行政诉讼,但法院至今尚未受理立案。

他骑着电动车驶出党校大门后,并不知道被警察跟踪。约五六分钟后,他接到一个来自党校院内的电话,告诉他身后有小车紧随其后。紧接着这辆载着几名便衣警察的民用小轿车就拦住了他的去路,他被这几名辖区片警带到了社区的警务室里“闲聊沟通”。

直至今日,他们才知道自己被监控的个中原因:前天,省委书记苏荣和省长鹿心社的大驾莅临了新余!去年6月14日,国家领导人贾庆林光顾新余,维权人士和访民们也曾纷纷被关押或被软禁。领导下基层,屁民遭软禁,这难道就是当局的“亲民形象”和官民的“鱼水之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