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2012年9月5日

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与中国外长杨洁篪的讲话

人民大会堂

中国北京

……

国务卿克林顿:首先,我要感谢杨外长长期以来为加强中美关系作出的不懈努力。昨天晚上,我们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作了建设性的、卓有成效的深入讨论,今天上午又与胡锦涛主席会晤。我向胡锦涛主席转达了欧巴马总统的热情问候。

能够再次前来中国访问,我感到非常高兴。我想这可能是我作为美国国务卿第五次访问中国,我已经记不清了。我第一次来是在2009年年初。这些访问是我们在 亚洲进行参与的总体努力的一部分。正如杨部长刚才所说,我们已经把一组长期对话机制制度化。我们的战略与经济对话(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我们的人文交流磋商(Consultation on People-to-People Exchange)、我们的战略安全对话(Strategic Security Dialogue)、我们的亚太问题磋商会议(Asia Pacific Consultation)、我们新启动的中东对话(Middle East Dialogue)、以及我们之间的所有其他接触的确展示了我们的各级政府都在非常努力地养成合作与坦诚沟通的习惯。我们几乎每天都就当今我们的国家和世 界所面临的每一个重大问题进行磋商。

如同我过去所说,我们两国正在做一件前人未曾做过的事情,这就是对这样一个问题给出答案:当一个老牌大国和一个新兴大国相遇时会出现何种结局?欧巴马总统 和我都曾多次重申,美国欢迎一个强大、繁荣、和平的中国的崛起。我们希望中国继续成功地为中国人民提供经济机会,从而对全球经济产生有益的影响。我们希望 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这将增进全球稳定,有助于应对急迫的挑战。我们深信,与不健康的竞争相比,我们之间的相互合作将为两国带来巨大的利益。 因此,我们承诺有效地管理我们的分歧,随时随地尽一切可能扩大我们的合作。

我们认为,我们两国面临着一个历史性的机遇,的确,对其他国家而言也是如此。为了充分利用这一机遇,美国和中国必须努力取得不仅使我们双方而且使更广大的 地区和世界受益的实际成果。这就是我今天在北京举行的会晤的主题。它起始于我们与外交部长及其同事们进行的内容广泛的会谈,会谈一直持续至午夜后很久,今 天上午又继续进行。正如外交部长所提到的,今天晚些时候我还将会见其他一些中国官员。我希望告诉大家,能在亚太经合组织
(APEC)开会之前有这个机会交 换看法,我感到非常高兴。我将代表欧巴马总统出席亚太经合组织会议。

我们深入讨论的内容之一是叙利亚局势。美国坚决认为,终止暴力的最简单、最好的方案是尊重叙利亚人民的尊严、理想和权利,进行和平政治过渡。美国希望与中 国及其他国际伙伴协作,采取有效步骤终止暴力,促成政治过渡,因为我们认为,这样做符合我们的共同利益,也符合叙利亚人和该地区其他人的利益。

我们讨论了我们对防止伊朗获得核武器和在5常加1(P-5+1)以及在即将举行的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IAEA Board of Governors)上共同努力的承诺。中国最近减少了购买伊朗石油;虽然中国这一步骤是出于自身商业和能源安全的考虑,但它符合我们在伊朗问题上的共同 利益以及我们对伊朗履行其国际义务的期待。

我们就中国如何能够在北韩问题上运用其特殊的影响力进行了富有成效的交谈。北韩新领导人有机会为北韩人民的生活带来改善。与此同时,我们希望继续我们的共同努力,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

我也提出了日益增长的网络攻击威胁,这种攻击日益增多。美国和中国都是网络攻击的受害者。知识产权、商业数据和国家安全信息都是受攻击的目标。这个问题成为商业界和美国政府以及许多其他国家越来越大的担忧,我们必须一道努力遏制这种行为。

另一个问题,如部长所提到的,涉及南中国海。如同我在许多场合说过的一样,我再次重申,美国对各方的领土主张不持立场。我们希望维持和平与稳定,尊重国际 法,航行自由,毫无障碍地进行合法商务。作为这些相关国家的朋友,我们确实认为,中国和东盟(ASEAN)通过外交程序朝着建立行为准则的共同目标努力符 合所有各方的利益。

在上述有些问题上,中美两国有许多共同点,我们以非常合作的方式努力达到共同的目标。在其他一些问题上,如人权,我们的看法不总是一致,但我们继续对话。 我们绝不会对一切事务都看法一致。任何两国都不会完全一致。但是我们正在学会如何处理我们的分歧,在出现误解时开诚布公地解决它,并保持尽可能透明和清晰 的交流。我们忠实于我们两国元首规划的远景,致力建设一个积极、合作、全面的关系;这将使我们两国双双受益,并且进而帮助推动整个地区和世界的和平、稳 定、进步和繁荣。

请允许我再次感谢外交部长和胡锦涛主席的这种友谊和这一系列非常重要的磋商。我期待今天将举行的其他会晤,并且再次感谢中国人民欢迎我和我的代表团来到贵国。

……

(关于美国调整亚太战略和美中关系的问题)

国务卿克林顿:谢谢您提这个问题,因为我希望做到明确无误。正如总统和我曾多次重申,美国欢迎一个强大、稳定、繁荣 的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与其规模相称的作用,帮助维护和改变全球秩序。我们深信,无论是在本地区还是在全球范围内,中国都能够在促进安全与和平、稳定与繁 荣方面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美国和国际社会都希望中国在应对我们共同面临的许多全球性挑战方面发挥领导作用。

这就是我们如此辛勤努力的原因。在双边、地区以及全球性活动中,我们都深化并拓宽了在一系列问题上的合作。两国元首已经会晤12次。拜登副总统和习副主席 进行了非常成功的互访。我们举行了四轮战略与经济对话。与欧巴马政府之前的任何时候相比,两国政府之间的关系在深度和广度上都有很大进展。

因此,对于我们为双方关系所注入的力量和韧性,我深感自豪。这使我们有可能讨论任何事情,寻求开诚布公地解决问题的方法。

这包括我们在经济和贸易问题上所做的工作,这些问题对在大洋两岸创造就业及其他机会至关重要。在我们进行这些会谈时,我们非常明确地阐述了建立我们所说的 “公平竞争环境”的必要性,以促进在我们两国的经济投资。这还使我们能够通过像“东亚峰会”(East Asia Summit)这样的多边机制进行协作。美国加入了这个机制以对其重要性表示尊重。亚太经合组织是另一个类似机制。几天之后,我将在符拉迪沃斯托克 (Vladivostok)与胡主席及其他中国官员再次见面。

因此,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在更广泛的议题上合作,但我们并非在所有问题上都持相同看法。我也不认为任何人会期待两个如此庞大、如此多元化的国家会有完全一致 的观点。我们有着不同的经历、不同的视角。然而,我们所做的是赋予我们的对话与合作以重要性,以便我们的共同努力能够使各方受益。当我们遇到这样的分歧 时,我们努力化解。

另外,我坚定不移地认为,我们的协作至关重要。我们在苏丹和南苏丹共同促进和平。我们努力应对伊朗的核野心。我们尚未就如何处理叙利亚问题达成共识,但我 们没有停止探讨应当做的事情,因为暴力仍在持续,这一不稳定的局势令人担忧。我们在许多人权问题上有分歧,但我们保持了强有力的、持续的对话。这一关系对 我们双方都很重要,我深信我们已经打下一个牢固的基础,无论是政府还是人民之间的交往。

对于贵国和我国某些人的说法,我不能苟同。两国都会有一些持批评意见的人对我们的种种决定作出臆测。但我认为,在为21世纪建设一个积极、合作、全面的关系方面,我们所遵循的是正确的途径。

……

(关于南中国海问题)

国务卿克林顿:我赞赏部长谈到中国对中国和东盟国家10年前达成的《行为宣言》所预示的行为准则的承诺。我们认为,就像我在雅加达说过的,现在是恰当的时候来展开那项努力,帮助减少紧张关系并在下一阶段制定出行为准则,但愿可以为东亚峰会作好准备。

最近几天来的谈话让我相信,依靠领导才能和决心,中国和东盟能够加强外交努力。美国随时准备以任何有益于相关各方的方式支持这一进程。

……

(关于伊朗核武器和叙利亚暴力事件的问题)

国务卿克林顿:非常感谢你的提问。在谈叙利亚之前,我先要说一下,我们与中国在5常加1和在安理会进行了密切合作,形成了对伊朗政府的前所未有的压力。

在叙利亚方面,我们对俄罗斯和中国阻止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更强硬的决议感到失望,这不是什么秘密。我希望继续团结力量,支持一条通向结束叙利亚暴力的切实途径。我们共同的目标是希望看到结束暴力,开始政治过渡,我们正在讨论能够实现这一目标的其他方法。

我们认为,叙利亚局势是对整个地区和平稳定的威胁。冲突时间持续越久,它蔓延到边境以外和引起邻国动荡的危险就越大。我们已经看到黎巴嫩发生了危险的冲 突,土耳其和约旦的紧张气氛加剧。我们与中方同事讨论了响应联合国捐助呼吁,支持满足人们人道需求的必要性。最有效的途径仍然是让安理会针对阿萨德总统如 果继续残暴对待本国人民和威胁地区安全所将面临的真正后果发出一致声音。

我同意外交部长的看法,即我们在日内瓦会议后发表的公报是指导前进的非常有用的框架。我们将继续磋商,看一看安理会本身是否能予以采纳,使它成为向政府和反对派发出的一个信息,让他们知道外界的期待。

与此同时,美国将继续同数量日益增多的持相同观点的国家一道努力,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并为阿萨德下台后作准备,因为我们确信他将下台。谢谢。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