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 | 也许只是一面之词,但我喊了

作者:老虎庙 

【老虎庙按】《伴侣》杂志是一份高档商务杂志,您也许在飞机上、高铁上、航海客轮上看到过它的身影。下面是本期刊载的对我采访。较为全面的反映了我的部分方面观点。

          —————————— * * * ——————————

2004年11月7日,老虎庙在“24小时在线博客”上发表《中国第一街王府井惊现杀人一幕》,第一时间记录了王府井杀人案的现场情况。这几乎已经成为中国博客历史中的标志性事件,老虎庙也被人称作“中国公民记者第一人”。但老虎庙并不认同这个说法,他认为自己只是误打误撞,因为那时候谁也没有想过可以通过博客干涉社会公共事务。

好奇心的驱使,老虎庙再也没停下过步伐,从前门地区的流民到晋、蒙、陕、宁的农村,他用视频、文字记录下自己的所见所闻。现在,老虎庙正在筹拍一部纪录片《在历史这边》,他希望用影像记录下已经花甲的三线建设者。

伴侣:在做这么多报道的过程中,你自己感到最兴奋的是什么?

老虎庙:农村,中国北方农村。我因此称自己是“乡村土拨鼠”,至少我愿以土拨鼠的钻研精神去默默持续地关注中国农村的事情。尽管有人调侃“关注他们也不能打粮。”而他们不能理解的是,当我把发生在农村的事情报道给社会,让更多的人接收到农民的真实状况以及想法时,那同样是有一种快感。有快感就不会计较什么物质和利益方面的回报了。这本身就是回报,是更高层面上的回报,叫做“赐予”。

伴侣:你坚持做这么久的动力是什么?

老虎庙:我为中国目前农村状况担忧,这是基于我的所见,尤其是对近乎半个世纪来农村管理人员素质的持续低下而感担忧。这种情况似乎这些年里愈演愈烈。以致在“基层民选”这样的基本民主运行格局下它竟然继续横行霸道。在民选的运行中,加入了大量没有得到真正认识和改造的封建残余观念,导致他们利用了体制弊病的空当。(以下发表时被删除:正所谓“民主搭台,封建唱戏”)。

伴侣:博客有给你带来收益吗?

老虎庙:这是一个古老的话题,是自我2003年进入中国第一批博客写手(blogger)行列以来一直在被问及的话题。没有金钱收入,但不排除由于博客的写作以及名声的鹊起,而有了实体如院校、社会讲座的演讲邀请这样带来的收入。但与常年的写作所付出来比,是微不足道的。写作博客可以同样如第一问所说是快感作用使然。我写,我快乐,所以持续,我不知道会否有一天因为写作博客而痛苦,最终放弃写作。

伴侣:博客可能是你最初的平台,互联网瞬息万变,你的传播方式有没有过改变?

老虎庙:大致经历了博客到微博再到博客的阶段,而后一个阶段是我最近正思考的问题,微博信息的快速流通不是让我满足于做传声工具,我希望的是对信息的精细加工,如思考和评价甚至产生联想和结论,这样似乎才更对社会进步有益。我因此会试图逐步转入更深层博客的写作,这个思考进程正在进行中(也大概因此最近博客写得少了)。但不会放弃微博,就好像到市场上获取食材,还得回到博客的厨房里进行加工。

伴侣:你的新闻来源是什么?

老虎庙:其一,亲历;其二,大批线人;其三,网络真人。须得解释的是“亲历”是骑单车出行考察;“大批线人”是我多年来基层考察保留下的联系人。他们有时候会主动提供线索,有时候则是我向其电话提问,如山西煤矿矿难;“网络真人”是指访民、冤民、受害者当事人等。

伴侣:如何保证公正、客观地传递信息?

老虎庙:这也是我一直主张不称“公民记者”的原因之一。我终究没有记者的条件,尤其没有多方面调查的机会,或者说这样的机会很少,主要是政府不接受。因此我不大可能采访到全面真实的情况。我因此决定把自己搁置在与喊冤者同样的位置上。这也许只是一面之词,但我喊了,使喊声更大,影响更大。(以下发表时被删除:如果听者是一个公平、公正、守法、公正的政府,那么我所偶提供的信息真实与否你可以甄别。而遗憾的是我们的政府目前多不愿听进负面消息,因此我有时候变得很为难,甚至被认为很敏感。工作甚至有了危险。)

伴侣:对自己报道过的事件,你是否会评价它的传播效果?

老虎庙:我一直以为我的听众是“小众”范围,尽管名声大。这也是我的博客为什么日阅读量并不很大的原因,和我的名声似乎成反比,这是现实。当有重要消息的时候,我的博客日访问量会猛增,反之如日常,大家似乎并不来访。有幸的是大家始终没有把我彻底摈弃,从他们的浏览器收藏夹中,或者从RSS阅读器上彻底删除。我相信,在这样一个“娱乐至上”的现实情况里,我的如此情景还会持续相当的时间。

伴侣:你有没有自己最满意的报道?

老虎庙:有!尤其是由于我的博客的关键作用而获得维权胜利的事件,这样的事件我认为占总维权博文量的十分之三。有一例:《汾阳暴力拆迁 呈准战争状态》的系列报道。另外是关于前门地区流民生活的常年报道,它的影响力持续至今,令我意外。

伴侣:你如何评价自己做的事情带给社会的影响?

老虎庙:影响了一部分人,这是让我满意的。其次是积极向上的观念,尽管我对现实悲观。仅此。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9月21日, 7:4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