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各地一千多名私募股权投资者本周连续数天,到天津市政府请愿,敦促当局遵守私募投资试点时的承诺,还他们血汗钱,周三遭到数百公安及截访人员驱散,有的已被遣返原籍。侥幸逃脱的请愿者连夜抵达北京,周四到国家信访局和全国人大递交万人签名的请愿信,当局拒收。

图片:星期三,私募投资者继续在天津市是政府外请愿。(请愿者提供)

本台周二曾报道,一千多名私募投资者周一起连续在天津市政府外请愿,他们打出“还我血汗钱”等标语,高喊“欠债还钱”等口号,要求与当局对话。周三,当局采取驱散行动,许多人被强行带走及遣返原籍。请愿代表李鹏周四告诉本台:“昨天驱散了,有的人回去了,有的人不愿意又去北京反映情况,今天的人少了,出动的警察也不多。有几辆车,前天(星期二)的时候好多人在路边乱喊让崔津渡(副市长)、张高丽(书记)还钱,弄得他们很没面子”。

记者:昨天有多少人?
回答:昨天有一千多人,已移到市政府旁的丁字路口,喊口号,然后贴标语。昨天是因为早上一去,公安已经做好准备,就驱散,强行让人上车。

据维权网报道,周三早上,在市政府附近,天津出动了百余车辆及大批警察、特警和便衣,阻止前来抗议示威的民众。

掐脖子推请愿者上车
参与行动的浙江私募投资债主陈美丽对记者说:“昨天大家过去(市政府)的时候,那些警察把那些人抓起来,抓到车里面,今天又抓了湖南的一批人,拉到天津塘沽,警察一百多人,车子路边上停了很多,看到有人过来他们强行掐着脖子把你推上车,送到火车站,叫你们回去,昨天有个老头衣服全被拉破了”。

记者:记者听说昨天有人去北京啦?
回答:那是因为没办法,只能到北京去反映。

回忆前一天的逃亡,另一名张女士说,他被六七个彪形大汉连拉带推送上大巴,拉到塘沽,准备将他们遣返:“我好多地方受伤了,身上腿上都有,然后硬把你推到车上,送到塘沽以后,我们是借着上厕所,十几个人逃脱的。今天他们再抓人以后不让上厕所,有的没办法,只好在大巴车上就地大小便,警察也没办法,你不让下车,有什么办法,出现这种局面,天津政府简直没有人性”。

天津率先进行私募股权投资试点,获北京批准。当地的融资公司以高利率,吸收资金,这一骗局导致数以万计不了解投资风险的民众,损失惨重。而“试点”也告暂停。受其影响,蒙受损失的投资人,至少涉及十九个城市,初步统计的涉案资金,高达四千多亿。投资者不满天津当局批出两千多家公司作为试点,去年10月又向民众承诺“先行先试”、“借用管还”,其后四十多家公司,因资金链断裂,被以“非法集资”查封,投资者血本无归。

当局拒收万人签名信
周三摆脱控制、抵达北京的南京苦主张女士周四对记者说,他们一行十多人当天上午向多个有关部门递交材料,遭到拒绝,对此深感失望:“把全国万人签名表,还有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送到北京,另外把天津市政府的暴行跟在北京揭露一下,我们到国务院,政法委,但是去的地方都很不理想,老百姓真是投诉无门,申冤没地方,都不接受材料,最后我们没办法,把万人签名表和给天津市政府的信,给人大的信全部通过邮局快递的形式寄出”。

记者:多少人去了北京?
回答:有几十个人,有昨天到的,也有今天到的。

她说,这次收集到一万四千人的签名,涉及资金超过34亿元,这并不包括全部投资者的损失。

私募投资人自杀逼疯
私募投资试点还造成家破人亡的悲剧,苦主陈美丽说:“我们那批受害者后来死了好多人,自杀、离婚,有的人疯了,湖南有个女的自杀了,你如果过来看看大家,接触一下,你看到也会掉眼泪。”

另外,有河北区琴海公寓小区的居民一百多人也前往示威,抗议地铁公司在建设地铁过程中致使居民楼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沉和断裂,至今三年没人管。但也被公安驱赶。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