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办红十字会将进入改革实质阶段,8省市红会机构将接受评估。民间机构仍然不时遭到骚扰,有民间人士呼吁改革必须确保改善NGO(非政府组织)的生存。

因郭美美事件遭社会广泛声讨的中国红十字会系统正面临改革,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红十字事业发展的意见》,提出要“在有条件的地方红十字会开展社会组织改革试点”近日宣布将进入改革阶段称除了有效的分配资源之外,红十字会将在全国选择8个省份,作为综合改革的试点。

为保形象引入国际评估程序

红十字会副会长赵白鸽表示,其中已经确定经济最前沿的广东省是试点之一。届时试点地区将进行由红十字国际联合会制定的标准进行评估。评估内容包括了生存、执行、资源动员能力等五个方面、共计89个具体特征。

然而不少民间机构认为,红十字的改革缺乏民间有效的监督。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负责人叶海燕周四向本台表示:红十字会如果要挽回自己的声誉,我觉得要评估也必须是公开透明的评估。前面一部分问题他们自己肯定也已经搞不清楚了,但是接下来他们必须做到公开透明才是,特别是财务问题上面。否则的话,他们不管做什么事情,网友也都不是那么好忽悠的。我们的公益资源也都十分有限,大家在本来经济压力都很大的情况下还要捐助红十字会,我觉得大家对我们捐助的钱用在什么地方是非常关注的,所以接下来监督肯定会越来越严格。所以如果红十字会不是认认真真拿出一套方案出来,真的想为民间做事的态度来办会,这个红十字会维持下去是没有用的。

依旧缺乏第三方监督

自从郭美美事件之后,红十字会面临着巨大的信任危机,这场危机使得连续几个月的捐款额成直线下降,红十字会贪腐问题受到外界极大关注,不少人认为红十字会长期在无所制约的情况下,缺乏第三方的监督力量,红十字去年为了回应社会大众的质疑开始在网站中公布账目,但许多人表示经查实许多内容都存在货不对办的情况。

非官办机构生存艰难频遭骚扰

m0913-sy2pfs.jpg

图片: 民间公益慈善机构“深圳小小草工友家园”于八月底遭到逼迁。 (小小草博客)

相比起红十字会拥有大量的社会资源和官方辅助,民间公益NGO(非政府组织)却经常受到打压。他们除了资源上的严重匮乏之外,还要经常面对当局人员的不时骚扰。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NGO志愿者高先生告诉本台记者,随着互联网的越来越普及,官方打压民间机构也越来越频繁:我们现在如果要单独开展活动的话,是越来越难,越来越不容易的。官员们现在对互联网上的信息都有些恐惧。

月前,艾滋病女权机构在广西博白县的办事处遭到政府人员的打砸,多名义工受伤;日前深圳劳工组织被逼迫搬迁,交涉未果之后遭强制锁门。女权机构负责人叶海燕对此表示:当有一天政府和民间组织直接面对的时候,可能我们的沟通就会变得困难一些。我觉得我们和政府合作是最好的,但是如果政府一定要打破合作的结局,我觉得是政府自己的原因。民间组织不需要政府认可才存在,我们只希望社会能认同我们就够了。对于政府认可与否,我作为一个民间组织的负责人,我们是无所谓的。因为我们以个人的方式都可以存在。到最后我觉得没有一个民间组织是可以被他们打垮的,实际上民间永远都会有声音存在的。他们虽然能够打击一下一种民间的组织形式,但是可能很快就会变成另外一种形式照样存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