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大前夕,各地当局对到北京上访的人士动用一切手段打压,上周,在北京西站被抓的至少三位河南访民被送到精神病院,而湖北维权人士尹旭安告诉本台,他被地方悬红追捕。此外,访民聚集地吕村百余访民被抓,当局用铁丝网封村。

中共十八大临近,各地当局封杀进京访民不惜一切手段,每天都有大批访民被抓后,迅速交地方截访人员遣返。

在京的吉林访民刘金伟星期三告诉本台:“昨天在最高法院信访接待处,辽宁的二十多人被抓走,关在哪里不知道,有的访民已没地方住,就在北京西站,丰台派出所把河南几个访民抓走之后,让雇的保安关进精神病院了。北京警察配合地方,地方给他们钱,河南的那个(访民)回信息了,把人送到精神病院了。”

记者:送精神病院的有多少人?

回答:三至四个。

访民被关精神病院

长期在北京上访的刘金伟说,地方政府派出的截访人员都在北京抓人。

“其他各地截访的都挺多的,天天在南站,地方(政府)的人过去,见到就往回抓。”

据六四天网周三引述在北京的四川维权人士李兴忠说,当天早晨六点左右,三辆警车和两辆公交车在丰台区吕村逐户清查,大批访民被几十个公安以“去国家信访局上访豋记”为由带走。他侥幸逃脱。该上访村因被当局先用铁丝网拦住两个出口,约一百人被抓。

上访村围铁丝网抓人

几天前离开吕村的湖北大冶县维权人士尹旭安告诉记者,他被县政法委悬红追捕。

“现在我们当地政府出赏金,大概出十万左右,和北京这边勾结,一定要把我弄回去,20号我委托(沈阳维权人士)林明洁帮我去谈的时候,他们(政府)那边说,可能要出七万块钱,找出卖我的人,搞我回去,23号有人到我原来住的地方,一共有十几人去找我,其中有国保,有公安,还有保安,黑社会的和当地村委会的。”

据报,7月21号,在两百名观众前,访民和艺术家在北京宋庄艺术馆举行“民主选举十八大学术委员”,表演者披麻戴孝,以行为艺术向民众传递民主理念,七名荷兰艺术家到场“祝贺”。而在十多名国保人员的监视下,选出了18名“十八大学术界委员”,高智晟、艾未未、黄琦等上榜。

尹旭安认为县政府全力抓他,可能是与十八大有关。

“因为我7月21日,参加宋庄举办的十八大民主选举,我就填了十八个人,其中有高智晟丶胡佳丶刘晓波,还说了有好多关于涉及到我自己村委会里非法选举丶操纵选举,可能地方认为我在十八大之前,把这些事情闹到外面,闹得沸沸扬扬,一定要把我弄回去。”

他说,目前不知何处安身。

“我现在是惊弓之鸟,为了这个事情,他们到处找我,我在北京,朋友让我躲远一点,我现在三天换一个地方,租房子,我现在换了不下三个地方了。”

记者下午两点联系到沈阳维权人士林明洁,他说,其住所刚被查抄。

“我刚出门不到一个小时,刚才他们来电话告诉我,举报材料被抄走了,好像是派出所的人。”

他说,两天前曾代表尹旭安跟大冶县政法委副书记谈判。

“姓王,我看他谈的解决问题的诚意不大,主要是想把尹旭安控制抓回去,让我陪他回去谈。我说现在尹旭安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你们既然要解决问题,就要拿出方案来,你们拿不出具体方案,没有太大诚意,小尹只能藏起来。”

维稳费不拿白不拿

林明洁说:“当地政府前天来了十几个人抓他,还有黑社会的,甚至翻墙进去找,抓回当地,他们政法委副书记可以得七万块钱维稳费,我去谈判时,他还给我钱,是五百一千,当时我就推回去了,我说不可能,我为朋友来办事,他们说这个费用不拿白不拿,我说,那我也不能拿。”

他表示,地方政府为了十八大所谓的维稳,想尽一切办法,也耗费了纳税人的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