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欧盟目睹了一个多极世界的发展,但是这种发展并没有遵循欧盟自己的主张。欧盟是多边主义的有力倡导者,却看到基于双边关系发展的多极世界。在温家宝总理回到中国、合上欧中关系的这一篇章时,他或许会回想起这种关系中的权力转移,同时准备向李克强移交领导权。

作者:Theresa Fallon
发表:2012年9月19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EU
【原文配图】
明天,中国政府总理温家宝将乘飞机前往布鲁塞尔,最后一次出席欧盟-中国峰会。他将于明年3月在执政10年后正式离任。2003年,他首次以总理身份参加欧中峰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了时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罗马诺·普罗迪和欧洲理事会轮值主席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在他20日走进埃格蒙宫面对欧盟委员会主席若泽·曼努埃尔·巴罗佐和欧洲理事会主席赫尔曼·范龙佩时,他或许会非常怀念2003年以来他走过的每一个地方。
过去10年来,欧盟与中国的关系经历了一段回暖期,在这段时期内,欧盟开始考虑取消对华武器禁运。沈大伟将2003年3月至2005年3月称为欧洲与中国的蜜月期。蜜月期始于2003年3月美国出兵伊拉克的前夕,在中国通过反分裂法后结束。反分裂法声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将采取一切手段、包括武力,来阻止台湾独立。在这段时期内,许多欧洲领导人对美国在伊拉克的行动感到失望,认为中国是世界上新的一极,希望与之合作,制衡美国。欧洲因此宣布中国为”战略伙伴”。
紧随蜜月期之后的是中国的失望期。欧洲试图取消武器禁运的时机不凑巧地赶上中国通过反分裂法,这向中国表明欧洲无法兑现一些欧洲领导人的承诺,欧盟与中国的关系因此逐步恶化。中国认识到无法与欧盟建立真正的联盟关系。欧盟”丢了面子”:欧盟在中国面前表现出内部分裂并且在外部依赖美国,因为欧盟内部无法就取消禁运达成一致,而在外部,美国游说欧盟不要取消武器禁运,从而有效地影响了欧盟的外交政策。欧盟与中国分享权力的梦想逐渐消退。后来,中国因法国总统萨科齐会见达赖喇嘛而取消了2008年的欧盟-中国峰会,对欧洲敲响了警钟。
温家宝总理明年离任时,他接手的中欧关系中的两个重要问题将得不到成功解决。一个是取消武器禁运。另一个是欧盟没有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承认市场经济地位对于中国应对反倾销调查具有切实的重要意义,同时又对欧盟认可中国的经济改革具有象征意义。温家宝离任时或许会对欧盟感到些许失望。
另一方面,过去十年来欧盟在其核心利益领域中几乎没有取得进展。这包括知识产权保护、欧洲企业的市场准入和中国对人权的尊重。尽管欧盟持续游说,但中国仍然没有批准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欧盟也未能说服中国在气候变化谈判中站在自己一边。
温家宝在任期间,中国的经济发展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中国在国际舞台的政治影响增强。2008年北京成功主办奥运会,这对中国而言的确是一场亮相聚会。即使在4年后的伦敦奥运会期间,令人难忘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还不断被提及。相反,欧洲的相对影响下滑。
2008年还迎来了主权债务危机,欧洲领导人的自然过渡也是关注的焦点所在。中国在欧盟成员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FDI)翻了数倍,尤其是在中欧和东欧,这使得中国逐渐可以让欧盟的部分成员国与其他国家对抗,从而削弱欧盟的政策。
然而,欧盟仍然是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和技术转移的来源,也是在一个多极化的世界中抗衡美国的象征性砝码,因此中国近期在言辞上支持欧元和欧洲的一体化。但尽管欧盟反复要求,对欧元的具体金融支持仍然很有限。
在卑躬屈膝地寻求中国的金融救援之时,欧洲感到自己没有多少政治影响和自尊,而且在地缘战略热点地区南海也几乎没有军事份量。2011年末,美国宣布”重返”亚洲,布鲁塞尔许多人认为这是”离开”。美国所使用的关键词是”再平衡”。随着阿拉伯之春引发一系列的变化爆发出来,欧洲边缘地区存在大量的不稳定性,在这里人们期盼欧洲承担更大的责任,因为美国更坚定地聚焦于亚太地区。遍及欧洲的财政紧缩措施意味着预算的削减,成员国军事预算的削减让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抱怨资金支持严重不足。
欧洲对亚洲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一直以中国为中心,双边关系以贸易为基础,明显缺乏共同价值观。欧洲与中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但同时又对中国实行了二十多年的武器禁运。然而,来自该地区其他成员的游说努力,以及美国试图让欧洲更多介入东南亚,现在让欧洲缓慢地扩展与亚洲其他国家的关系。例如,欧洲现在是东盟成员国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
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中国峰会上,欧盟会设法提出其对东海和南海发生冲突以及由此对航海带来的威胁的担忧。欧盟会鼓励中国与东盟达成新的多边《南中国海行为准则》。但欧盟的说服力会有多大?它能发挥什么影响?《行为准则》是否能真正避免东亚的冲突?
欧盟目睹了一个多极世界的发展,但是这种发展并没有遵循欧盟自己的主张。欧盟是多边主义的有力倡导者,看到的却是基于双边关系发展的多极世界。在温家宝总理回到中国、合上欧中关系的这一篇章时,他或许会回想起这种关系中的权力转移,同时准备向李克强移交领导权。
Theresa Fallon为欧洲亚洲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CC3.0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点击这里查看和订阅《每日译者》手机报。穿墙查看译者博客、书刊、音频和视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