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在中国公众的眼中,政府官员是贪污、无能、只热衷于升迁。但在西方管理者眼中,中国官员聪敏、果断、博学且有远见。西方管理者的判断在这里显然是错误的,他们很少有人能明白这种错误判断的政治后果。他们对中国官员素质和效率的称赞往往被共产党当成对其政策和合法性的国际认可四处炫耀—— 即使普通中国人知道实情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 

原文:China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发表:2012年8月27日
作者: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Inline image 1
【裴敏欣教授】

当前,与中国相关的最明显但却未被人注意的一个奇怪现象是,不同观察者对该国领导人的看法存在着巨大分歧。在中国公众眼中,政府官员贪污腐化、碌碌无为,只对获得令其有利可图的官职感兴趣。但西方管理者却总是把中国官员描述成聪明、知识渊博、高瞻远瞩、具有决断力,大体上就是他们在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被清洗之前描述他所用的那些形容词。

调和上述两种观点是不可能的。不是中国公众难以取悦,就是西方管理者判断失误。然而,考虑到中国公民的日常经历令其比西方管理者能够更好地对中国官员及其政绩做出评判,人们不得不断定他们的看法几乎当然是正确的。这意味着那些已在中国度过大量时间、自视为经验丰富的”中国通”的西方人需要问问自己为何会判断失误。

一个明显的解释是,中国官员非常善于用友好的举动和慷慨的承诺吸引西方商人。同一批官员在中国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经常为了讨好西方投资者而展示出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另一个吸引西方管理者的卖点就是许多中国官员具有工程学背景。而他们的西方同行则多是律师出身。对于商人而言,工程师是更讲究实际的解决问题的人,而律师们往往会被程序上的复杂问题所困扰,并总想找出合同上的漏洞。此外,大部分中国官员掌握了西方商业术语,因而能够深思熟虑地谈论各个公司需要解决的问题。

西方管理者对中国官员产生上述看法的另一个微妙原因是他们在评价中国官员时会下意识地找到参照标准。跨国公司的高管们往往会先入为主地把中国视为另一个发展中国家,因而在评价该国官员时会将其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官员相比较。

这一无心的比较通常会得出有利于中国官员的结果。因为整体而言,中国官员接受过更好的教育,更具世界性,对商业也更为关注(因为执政的共产党用经济增长和外国投资作为提拔官员的标准)。而且,作为一个组织而言,中国的国家机构比其他许多发展中国家要强大得多,更有目标。

西方商界人士把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较或许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做法。然而,中国民众所持标准要高得多,因为他们不把自己的国家仅仅当作一个发展中国家。他们把中国视为一个正在重新兴起的特殊大国,认为其必将加入世界最先进国家的行列。而该国媒体引述为典型的管理方法都是发达国家而非发展中国家的一些做法。事实上,侮辱中国人的一个最有效方法就是告诉他们,他们应该感到幸运,因为他们比印度人或巴西人拥有一个更好的政府。

西方商界人士对中国产生错误印象的第三个原因是他们对中国政府的赞美反映出其对自己国家政府的失望。民主程序的混乱状态、令人窒息的规章制度、高额税收和媒体监督已令他们失去了耐心。相反,在中国这个一党统治的国家里,他们发现与官员们打交道更加容易,因为后者能够迅速做出决定并几乎立即加以执行。

当然,这些管理者有时的确想念西方国家盛行的法治精神。但是,与中国的私营企业家相比,大型西方公司的代表们是一个特殊群体,并不经常受到官员腐败之害。因此,他们对于一党专政最黑暗的部分几乎没有直接的感受,那是一个贪婪的、不受法律约束的精英群体。

西方管理者对中国政府产生误解的最遗憾的原因是他们有可能坚持己见,至少那些对中国黑暗面从未有过直接接触的人会如此行事。这些人往往都成功、睿智,同时在政治判断上都极其自信。此外西方企业是等级的、独裁的,也与中国的一党专政相类似,因此高级管理人员的错误判断很少能直接遭到下属的质疑。

这是一个真正的遗憾。很少西方高管能明白他们这些误解的政治后果。他们对中国官员素质和效率的称赞往往被共产党当成对其政策和合法性的国际认可四处炫耀—— 即使普通中国人知道实情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CC3.0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点击这里查看和订阅《每日译者》手机报。穿墙查看译者博客、书刊、音频和视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