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宇宽 

谁家孩子该优先上国立大学

郭宇宽

我的爷爷有四个兄弟,都是上的清华学堂,过去我问我爷爷, 你们为什么都上清华?他说,他们家里很穷,所以只能上清华, 因为清华是国立大学,寒门子弟都可以上, 我爷爷的兄弟们当年都是江阴农村长大的土鳖,学的还是工科, 我爷爷回忆起大学时光,就是多么勤奋刻苦,向老师求教, 再就是锻炼身体,他们到了八九十岁,兄弟之间通信,都用英语, 可见大学教育给他们留下了多深的烙印。我和茅于轼老先生很熟悉, 他是国立交通大学毕业的,底子也很扎实。

我外婆上的的复旦大学,复旦是一个私立大学, 我外婆是复旦经济系毕业的,她家里曾经是大资本家, 她爹在上海滩被称作金钞大王,也很重视子女教育, 从小就有各种家庭教师,据说她小时候学过钢琴小提琴等多种乐器, 学过英语、法语、日语。可我外婆现在一句外语都不会讲, 更不要说懂什么经济学,连买菜都算不清帐的, 回忆起她的大学时光,主题就是参加地下党外围组织的活动, 再就是唱歌跳舞,我外婆也不爱读书,喜欢看同一首歌和超级女声, 大概是她的大学生活留给她的最大烙印。

所以我有个基本的印象, 民国的国立大学是真正的面向寒门子弟开放的精英教育, 他们选拔的是真正聪慧向学的孩子,免除他们经济的后顾之忧, 把他们培养成国家栋梁。至于私立大学, 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都能上的,很多人就是弄个文凭镀镀金, 这种教育体制我觉得很好,穷人富人的孩子各得其所, 当然有钱人家的孩子也有很多上进心强,才华出众的, 但他们如果要想进国立大学,就得跟河南、 安徽的农村孩子同等竞争,证明自己足够优秀, 民国北京上海这种大城市就有很多有钱人, 但并不会因为清华大学设在北京,交通大学设在上海, 就格外照顾北京上海的考生,因为那是国立大学。

这个夏天,我儿子学轮滑,我为了鼓励他,以身作则, 自己也来学轮滑,我们家院子里有一片操场, 很多小孩傍晚在那里玩轮滑,我是里面技术最烂,年龄最大的一个, 没想到我居然交了几个“小朋友”,他们很爱跟我玩, 我要几天不去,他们还会给我打电话。其中一个八岁的小男孩, 技术尤其好,身手矫健,不过这个孩子非常可惜是有残疾, 他一边耳朵先天发育不全,是个残疾。可这个孩子性格开朗大方, 爱教其他小朋友,还会变魔术,我非常欣赏这个孩子。 后来交往多了,我才知道他母亲在附近的一栋楼的美容院上班, 平时在河南老家由外婆带,暑假了,来北京找他母亲玩,这个暑假, 去了天安门,动物园等一些地方。有一次傍晚,看样子要下雨了, 我们就要回家了,看这个孩子还不走,我就说,小伙计, 你怎么还不回去找你妈妈啊?他说他妈妈要九点半才下班。 我说你要不到我们家去玩玩去吧,我们家还有很多玩具, 他说他妈妈不让他随便去别人家,说下雨不要紧,我再玩一会儿, 然后很开心的样子,就划走了。我带我儿子回到家里, 他专心玩玩具了,一会就下雨了,我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儿, 撑把伞出来,到操场上,看那个孩子的外婆来了, 和他一起站在一个房子的一层屋檐下躲雨。 我拉他们一起去我们家做客,他们死活不肯, 说他妈妈很快就提早下班来接他们了。 我就撑着伞陪她外婆一起在那里聊一聊,他们家也是个单亲家庭, 他女儿一个人在北京打工,寄钱回河南老家供孩子读书, 生活也颇是艰辛,他们来北京为了省钱,晚上等客人都走了以后, 就谁在美容院里,真说着话,孩子的妈妈来了,很客气的说, 小孩淘气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 我看着他们一家子挽着手走在雨中的背景,除了祝福, 真想为他们做些什么。

在我住的院子里,还有几个做裁缝的,补鞋修车的打工者, 他们的孩子暑假也会过来,他们住的一般就是地下室, 或者很小的一间,全家几口人住在一起, 我们家门口有个裁缝的女儿,刚上初中,从江西来北京看父母, 有一次她怯生生跟我说,哪里能卖到书?她想买《海的女儿》还有《 简爱》。我说,我们这里离国家图书馆很近啊, 到国图看书不要钱的,她说我能去么,我说当然能去,谁都可以去, 她好像还有些不好意思。后来我在网上订了这两本书送给她, 她很感谢,我其实更应该感谢她,我儿子有那么多书,也不好好读, 书在她那里,真正体现了价值。

我很爱我自己的孩子, 我愿意一路用心把我能提供的最好的教育给他, 但他参加高考的时候,如果那些河南、江西、安徽、 农村的孩子和他靠差不多的分数,甚至比他低一些, 国立重点大学的入学机会都应该优先给那些外地农村的孩子, 那才是公平的,因为他们的起点比我的孩子低得多, 他们能有和我孩子差不多的成绩, 说明他们比我的孩子更加优秀和有前途值得国家培养。 我们家经济条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我的孩子就算考不上国内重点大学, 我砸锅卖铁至少还能送他出国读书,他如果如果没那么优秀, 因为他是北京户口,因为他爹妈都是博士,有些的社会关系, 而挤占那些农村孩子的深造机会,那违背我对公平正义的理解。

今年清华北大这样的学校都扩大了在北京户籍中的招生名额, 据说他们说北京“生源好”,这越来越像被抗议的“北京人大学”。 这种话让我内心感到刺痛,在我看来那些在路灯下锻炼, 在地下室里读书的孩子,才是国家的未来, 如果这个国家真有前途的话。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