闾丘露薇 | 当日本人在转变

作者:闾丘露薇 

南都周刊专栏

———————-

2003年3月,在巴格达采访,在外国记者聚集的酒店,看到几个日本老人。很好奇,因为美军正在轰炸,所以这个时候不太可能还有游客,而且,就算是平常,选择到伊拉克旅行,也算是很特别的选择。

走上去和他们聊天,才知道原来他们是来做人盾的,都是反战人士。他们每天,会轮流到巴格达的一些重要设施,比如发电厂,医院,学校等,抗议美军的轰炸,抗议这场战争。

现代战争,轰炸已经非常的精准,除非情报有误,把非军事设施标注成军事设施,也因为这样,他们去做人盾的地方,相对还算安全,就好像记者们聚集的酒店,当时是大家心目中默认的最安全的地方,有一点可以肯定:美国的炸弹不会把这个地方当成目标。

尽管这样,还是很惊讶于他们的行动,主要是因为,做人盾的,主要都是欧美人,而我对日本人一直抱着一种刻板印象,总觉得他们个人和国际政治很遥远,尤其是这种算是小众团体的行为,和他们没有关联,更不要说,还是日本的老人。

萨达姆倒台,在广场上遇到一个会讲中文的日本年轻人,聊起来,原来他是复旦大学的留学生。开战之后,他去了约旦,在一个教堂做起了志愿者,等待着进入巴格达的机会。现在,他和教会的其他志愿者一起,每天在广场上,为巴格达人收集信件,因为这个时候,通讯中断,里面的人急于和外面联系,外面的人,也焦急的想知道里面的人的音讯,志愿者的工作,就是把收集的信件,代为送到国外。

这对于我来说,又是很惊讶的事情,让我开始反省和提醒自己,不要再用先入为主的方法,来看待日本人。

一个老同事是北京人,移居日本之后,娶了一个日本老婆,每次谈到南京大屠杀问题,这个老同事总是会和饭桌上的大家争执起来,因为他总是坚持自己的不相信,不相信发生过南京大屠杀。他的理由很简单,去日本看看那些日本人。最后,谁也说服不了谁。

其实我很理解他的这种想法,每次到日本,看到日本的秩序,感受到日本人的那种彬彬有礼之后,实在无法想象,就在几十年前,军国主义下的日本,日本人是那样凶残。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即便现在的日本社会改变了,透过政府和社会以及日本人的共同努力,日本终于告别了军国主义,日本的价值观和现代文明社会接轨了,日本人不再像以前,会陷入以爱国为名义的疯狂,历史就在那里,现在的好,无法否定过去的邪恶。

前段时间采访一些日本劳工和慰安妇,原来当年最早帮助这些人群像日本政府和企业提出索赔的,正是几个日本人。一名一直和日本律师一起帮助这些人群的中国律师认为,这些日本人这样做,也是为了国家利益,他们很想向国际社会展示一个负责任,遵守国际规则,尊重人权的日本,而不仅仅是一个经济大国,这没有任何问题。

在节目中和一个内地保钓人士聊起这点,他很不屑:“日本人帮我们,是为了让自己好过一些,不是真的为了帮我们。”我突然不知道如何回应对方,因为如果形容对方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有点政治不正确,尤其是在目前这个风口浪尖,会被视为亲日,不爱国。

激进的反日人士,往往会让我想起日本的那些右翼分子,因为思维方式很类似。每次去采访中国领导人访问日本,酒店还有一些活动场所的外围,总是会有几辆右翼组织的卡车,还有酒店附近右翼人士的集会。最惊险的一次,是在早稻田大学门口,我们好几家香港媒体在拍摄和做直播,几个右翼人士站到我们面前开始谩骂,阻碍我们的工作,最终惊动警察。为了避免事态恶化,警察劝我们先离开。这次近距离的接触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原来这些右翼人士里面,有不少中国人,那几个情绪最激烈的,都带着闽南口音,年纪都已经不轻。

2011年,太平洋战争70周年的时候,日本电视台NHK向日本民众征集战争证言,当被问到,是否愿意为国捐躯的时候,年轻人们回绝的异口同声,其中那句:‘要人家为它而死的国家,就让它灭亡好了”,这段时间,又开始在中国网络上传播。

因为曾经的军国主义历史,很多人认同日本年轻人们这样的姿态,但是如果有中国的年轻人,理直气壮的这样回答, 会不会被认为政治不正确呢?甚至是不是会有这样的声音被听到呢?

也因为这样,不管是钓鱼岛还是独岛,关心的日本人并不多。但不关心这些,是不是就能证明他们不爱国?至少在日本,这不是一种衡量的标准,即便有球星抱怨以下,也只是一种声音而已。但是至少从表面上看,他们更关心身边的事情,要求停建核电站的抗议人数,远远要比右翼团体的集会多的多。

有怎样的人,有怎样的社会,日本人在变,那中国人呢?可惜,如果从远处来看中国人,电视屏幕上扭曲凶狠的面容,只能让人目瞪口呆。还好,身在其中,会看到那些在人群中举着牌子,事后收拾垃圾的广州中学生们,这些人是中国的未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9月25日, 10:45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