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紀碩鳴
轉載自環球網

十幾個香港人在特區政府總部門前絕食,旁邊停著救護車,不瞭解情況的人很難想像他們抗議的是一門「」課。對某一項課程內容的不滿並不罕見,但要用絕食這樣的方式來表達,在全世界都是少有的。提出所謂的「反洗腦」本身是為了教育,但以絕食的方式逼迫政府卻不利教育。

  對香港國民教育的爭議已有一段時間,最初反對者打出「反洗腦」的旗號,一些香港家長不明真相、有些擔心也情有可原。對此,特區政府一再表示,不強制指定教材,教師可以自由發揮,以釋民眾的憂慮。如果對有些內容存在爭議,完全可以提出來商討修改。香港特首梁振英也表示,在撤銷和不撤銷之間,空間很大。根本不需將爭議激化。

  但對港府這樣的表態,反對者們不知是沒聽懂,還是根本就沒聽。你說什麼他都拿同一句話回你———反對「洗腦」,必須撤銷「國民教育」課。這種態度讓「商量」沒有了空間,也可能是他們本就沒打算「商量」。

  據香港媒體披露,絕食者中有不少是香港的政治反對派,香港立法會選舉在即,他們可能認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好噱頭,把這件事搞大以得到政治收益。近年來香港社會對「內地化」的擔心在上升,他們抓住這種集體心理,將「國民教育」當做靶子,他們真正的目標是靶子後面的特區政府,以及探索實踐中的「一國兩制」,希望得到的是他們的政治影響力。

  但是拿孩子的教育、香港的文化做擋箭牌是不合適的,尤其以絕食這種極端的方式,也只會對香港的孩子們起到負面示範。香港以民主社會為榮,民主社會應該是擺事實講道理,是「有理說得清」,有事說事,就事論事,而不應是「無理攪三分」。民主的重要形式就是在一定空間中商議而不是走極端。用絕食來「逼」特區政府讓步,這不應該是民主的要義。

  當然在民主社會,政府總是要面對一些有點過分的要求,要和一些不怎麼講理的人打交道。但只要理性仍然是這個社會的主流,就一定能找到對這些難題的解決方案。港府現在面對的「國民教育」也不可能是它跨不過去的一道坎。香港回歸一路走來,大大小小爭議無數,當前的爭議不算是大的。相信特區政府以及香港民眾有足夠的智慧和能力解決難題。

  無論是政治還是經濟,香港都處在轉型期。當前香港上下都要求改變過去的精英治理模式,要求更加重視民生。港人真正治港的呼聲也在不斷增強。但究竟怎麼「治」,香港似乎在一片爭議中摸索前路。

  「一國兩制」的大原則已在香港不存爭議,但它的貫徹是長期的。環境也在變化,對貫徹「一國兩制」的細節出現爭議不應令人意外。

  然而,香港回歸15年,過去的大部分擔心最後被證明是不必要的。我們有太多理由對香港的未來感到樂觀。希望那些在特區政府門前的絕食者以及全香港市民都能看到這一點。

注:站轉載文章皆遵循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協議,僅在免費版網站發佈而不會在收費雜誌刊登。作者如有任何版權問題,可即時與我們聯繫。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