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本政府已敲定以二十億零五千萬日圓(約二億一千萬港元)購下尖閣諸(列)島(釣魚島或釣魚台)及其附近二個小島(南小島、北小島),把有「寸寸河山寸寸金」傳統愛國思想的內地人民早已鬧得熱烘烘的反日情緒,推至新高潮;面對日本政府公然收購我國固有領土,北京領導人固然發出反對的最強音,四大軍區亦罕見地同時進行大規模及奪島演習,而中國多艘海監船和漁政船突然出現在釣魚島附近海域;加上菲律賓偏偏「及時」正式宣布把向來被中國視為領海包括黃岩島在內的南中國海改名為西海菲律賓(黃岩則改名帕納塔格礁),令西太平洋緊張局勢升級,大有熱戰一觸即發之勢。

八月中旬香港保釣勇士乘「啟豐二號」成功登陸釣魚島,頗出中港人士意外;然而,卻似在日本政府計算之中,她布下了在世人面前宣示擁有該島主權之局,中日雖然為此對峙,但筆者八月二十一日在這裏指出中國的抗爭止於言文,這些天來,在北京看來,日本肆無忌憚,完全沒把中國放在眼裏,更把胡錦濤主席的警告當耳邊風,竟然擅自買賣中國神聖領土,是可忍,孰不可忍;從內地的民情、軍情和政情看,頗有揮軍渡海痛痛快快教訓日本的氣勢。可是,筆者的看法不因「局勢高危」而改變,中日(和中菲)不會為此而兵戎相向!

「打不起」的原因多端。首先是在這類領土海問題上聲明「中立」(「沒有立場」)的美國,不僅與日本(和菲律賓)有軍事協約、定期舉行聯合軍事演習,而且一再申明會履行《日美安保條約》(其第五項條文規定美國助日本防衞尖閣諸島),那等於說「沒有立場」的美國,在中日一旦火併時,受《條約》的約束,只有協同日本作戰;事實上,美國在這方面已做好了準備,二架F-22隱形戰機和十二架主要用於運送海上陸戰隊的「魚鷹」直升機,已分別於七月間及九月十二日運抵日本山口縣,本文見報時也許已按原定計劃部署於沖繩普天間空軍基地;把這種美軍最先進、有效的戰機及軍事運輸機引進日本,目的便在尖閣諸島一旦有事美軍可以第一時間介入。

美國國防長帕內塔應中國軍方之請今天訪華,而在赴京之前,帕內塔先到日本,與國防部長(防衞大臣)及外相會談,目的在達成美日「對中國戰略的一致化」。帕內塔訪華談什麼及會談出什麼成果,毋須揣測,估計雙方坦誠交換意見,但美國肯定不會修訂遑論撕毀《日美安保條約》。

中國去周五把釣魚島及附屬島嶼的海域基線資料送交聯合國,同時中國海洋局發布《釣魚島及其部分附屬島嶼地理坐標》(按附屬島嶼共七十一個),國家圖書館則展出多部釣魚島及附屬島嶼在數百年前已記入史冊的典籍,「證據確鑿」,這些島礁我國所有,日本強奪,無可抵賴。不過,在這類國土紛爭上,中國現在仍未強盛至可以一言而為天下法,況且日方亦有話說,日相野田佳彥已表示若成功連任將於月底在聯合國大會上闡明有關日本擁有尖閣諸島的立場,並且呼籲中國冷靜,以中日兩國應遵照「法的支配原則」解決糾紛。非常明顯,日方認為該島屬於日本所有,並非無憑無據。

此處岔開一筆記一小事。二○○六年初,日本和南韓就練庫特礁石(Liancourt Rocks,即竹島與獨島的英文名〔從法文Rochers de Liancourt轉譯〕主權起紛爭時,筆者據周密寫於公元一二七九年右左的《癸辛雜識(續集下)》一段有關竹島的記載,於二月二十四日寫成〈竹島古屬日本 元朝在此飲恨〉(收《最佳投資》),雖然文末筆者毌忘加上:「『筆記』所記未必便是事實,這正是『治史』的難處。」拙文發表後,《讀賣新聞》為文指《癸辛雜識》有誤(不能據此便說該島屬日本),南韓駐香港領事趙源亨來函(刊三月十一日本報「讀者來函」),以史實指六世紀獨島已屬韓國所有……。盡信史不如無史,古書所載,可能各國不同(這是何以英美大學歷史系研究生要兼讀一種英文以外語文的歷史典籍的原因),並不能聽信一方之言定案。

二、

中日即使可能擦槍走火,亦不會真的大打出手(期初美國會扮和事佬作調解人從中佔便宜)的另一項原因,是中國政府持有巨額美債美鈔外,政治和軍事領袖(及他們的部屬)的親朋戚友,更在美國、英國、歐盟諸國以至新加坡等地,擁有以千億美元計的資產(巨款從何而來,心照不宣),而權貴以及大、中、小款的子女兒孫在西方國家留學的人數盈千累萬,美國捲入中日戰爭,這些資金肯定被凍結,那些官、富三代、四代的行動以至通訊自由,肯定被規限……。不要小覷形同金融強盜的美國對其盟國特別是倚賴其軍事保護國家的影響力!眼見近年累積的巨額海外財富岌岌可危,後代小輩的人身自由甚至性命安危沒有保障,在美國堅持信守《日美安保條約》的前提下,北京官方的反日攻勢止於言文,不難預期。眾所周知,中國的海監船和漁政船近日游弋於問題海域的數量和頻度均勝從前,但這些艦艇的主要任務在阻止詹其雄輩以至香港登島勇士再接近問題海域及島嶼!東海「休漁期」今天屆滿,以千計漁船升帆待發出海捕撈海產,惟在保障它們安全的藉口下(颶風三巴迫近沖繩,中方更有大理由阻止漁船出海),這些漁船將無法駛進問題海域;而「啟豐二號」即使成功突圍出海,亦肯定不能接近釣魚島……!

釣魚島主權問題長期困擾中國和日本,兩國如有互信且真的「友誼長存」,是可以當成經濟事務洽談共同開發攤分利益的。但事實上已不可能,因為日本自恃有老美撐腰,橫蠻不講理;有日本這種外侵性強、依附江湖大佬、死不認錯、動輒強佔他國領土不惜動武的近鄰,真是我國的不幸!但退一步看,我國被強鄰霸佔的地方還會少嗎(見由時任總書記的江澤民寫序的「全國幹部學習讀本」之一《從文明起源到現代化》第二章〈「中國」名稱和中國歷代疆域的演變〉),釣魚島是一塊光禿禿的岩石而已,不值得中國在未完成強國大業尤其是十八大快將召開的現在挑起事端,可恨的是不識大體的特區政府為推動「國教科」,以為保釣足以激發港人愛國情緒,破例讓「啟豐二號」出海,引發了這場令北京領導人頭痛的保土風暴。

八月中旬「啟豐二號」順利啟程,究竟是特區政府之意還是其扯線人的指示,有關當局應深刻檢討並好好教訓擅作主張者!「啟豐二號」當時無法成行,釣魚島問題便「懸而未決」,等待後來者處理,如今已被日本「國有化」,令事件無轉寰餘地。不過,筆者相信日方這樣做的目的在此後可名正言順地禁絕國人和外人進入該島海域,讓時間沖淡一切;只是如此一來,中方下不了台,雖然不致因此動武,但中日關係冰凍雙方往來中斷以至爆發經濟戰(世貿組織很快會插上一手),誰都討不到便宜。值得注意的是,連日來內地的反日活動已有失控之象,廣州民眾毀壞日本使館、深圳民眾向市政府擲石塊……。英國廣播公司昨天以〈反日遊行之際多家日本商舖遭砸搶〉為題的新聞,扼要地報道內地多個城市以千計藉反日抒發不滿現狀的示威者(以昨天housenews.com的說法是「尋釁滋事的憤青」)趁機搶劫甚至「公開洗劫」(店裏及貨倉)的惡行,恐怕中方最終會被迫作出經濟賠償。

如果特區政府為推出「國教科」營造愛國氣氛而批准「啟豐二號」直奔釣魚島,肯定是好事變壞事並為此要付政治代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