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头旁白:

韩松,新华社记者,科幻作家,代表作品《火星照耀美国》《红色海洋》《地铁》等。有评论认为韩松的作品赋有文学情趣,内涵深远,以锐利的眼光透视生活的荒杂。以卡夫卡似的阴暗绝望建构出独特而深邃的虚构时空。美国科幻杂志《轨迹》评价韩松说:他是中国目前在科幻和主流文学读者中,同时获得好评的科幻作家。

刘慈欣,电厂工程师,科幻作家,代表作品《超新星纪元》《球状闪电》等,2010年以整个宇宙为描摹和写作对象的科幻巨著,《三体》三部曲,横空出世。被公认为中国科幻文学的里程碑之作。 将中国科幻文学推到了国际高度。作者的姿态更是一位中国传统意义上的说书人。将一段宇宙往事娓娓道来,。

小崔:掌声有请大刘和韩松。

(台下一片掌声和欢呼。)

大刘身着一件特制白色三体T恤登场。

(背景音乐使用的是星战系列插曲)

小崔:真的为你们两个感到自豪。雪纯,你说咱们采访谁的时候,现场这么热烈。

雪纯:还真没有。

小崔:真的。姜文来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热烈,而且,我们这个节目是网上报名。一个小时,票就被抢光了。

雪纯:抢不到的人,就给我们打电话,哭着说,我也想去。

小崔:对,说,我一定要见见大刘,刘慈欣。我就是那个时候才知道,我们这个节目要采访刘慈欣的。

(台下一片笑声)

(大刘羞涩的点头。)

小崔:刚才有一个朋友说,你工作在火电厂。

大刘:对,火力发电厂。

小崔:娘子关,火力发电厂。

大刘:嗯……对,但是现在这个厂,它已经不存在了,关停了。

小崔:是因为你一直写科幻小说吗?

(台下一片笑声)

大刘:和科幻总是有点儿关系的,很多科幻,你比如《未来水世界》这部电影,你也看过了,它描写地球变暖,两极冰雪融化,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它关停的就说节能减排,防止这个事情再出现。(大刘想说火力发电厂是地球变暖的原因)

小崔:新华社还在。

(台下笑,有人欢呼鼓掌)

韩松:新华社应该一直会存在,到科幻都想象不到的未来吧。

小崔:这个,我不知道你的同时怎么评价你,新华社,科幻,这两件事,没关系。您是新华社记者。

韩松:(微点头)对,我是。

小崔:同事们怎么评价呢?

韩松:我刚到新华社前十年,周围没有一个人知道科幻,然后逐渐地周围,知道科幻的人越来越多。包括我的同事都来了(现场),他们觉得现在科幻好像跟新华社记者没有什么冲突,这个世界变得好像越来越科幻,不用去想象它,就把平时每天看到的记录下来,它就是科幻。

(台下又是一片笑声)

雪纯:有这么离奇吗?(冷冷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小崔:诶……那……那个大刘你每天怎么上班呢?是不是你一进厂,是不是都是这样(指了指台下观众),敲锣打鼓的,尖叫的,列队欢迎的(乐队给了鼓声)

大刘:我的工作很平凡,就是我在发电厂负责计算机,对一些系统要是有故障就去维护,无论是我的同事领导也好,对科幻就一个态度,不感兴趣。这两个世界差的太远了。

因为现在别说科幻了,像我这种成年人在基层里面, 有网络,有电视,对吧?

小崔:那么我们能不能通过你们的这个工作地方,放大一下,实际上科幻文学在整个中国文学的地位,目前基本上也就是这么个状态。就是不太被重视。

(大刘转头看着韩松,点头不语)

小崔:两人分工特别好。(观众笑)

大刘:这种比较需要策略的由他来说。

韩松:不光是文学不重视,整个(自行脑补)也不重视。刚才我们还在讲,中央电视台好像也没有(很重视),这好像是第一次(上央视)吧。

小崔:中央电视台很重视。拿出这么黄金的节目,晚上十二点播出的节目。

(观众笑)

韩松:就是它最多能够到《小崔说事》

(台下笑,小崔扭头不语,掌声三秒不息)

韩松:我觉得科幻什么时候上春晚了就(故意不说了)

雪纯:(轻声)上春晚……(==)

(台下掌声欢呼声,乐队鼓声,五秒不息)

雪纯:刚才我跟小崔在说一个事,大家来了,都是他们两个的书迷,很可能这说话咱两都插不进去。

小崔:是,我们两个再把几个问题问完了,就你们开始问,好吗?

比如说,《人民文学》现在开始登科幻小说了,这是个好兆头吗?

大刘:(顿了顿)对我们来说肯定是,对文学来说这个是不是,这个我很难说。

(台下笑,笑点很奇怪的人很多)

旁白:

中国科幻小说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清末民初,著名学者梁启超先生翻译的,凡尔纳的作品《十五小豪杰》。彼时,在日本的鲁迅先生也大量地翻译了威尔斯和凡尔纳的经典小说,希望借科幻小说的形式,为国人传播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而在主流文学作家的观念中,写科幻多为不入流的选择,因此大多采用笔名。就像中国最早的原创科幻小说《月球殖民地小说》作者“荒江钓叟”真人是谁,早已无迹可考。

然而,很少为人所知的是,梁启超的一本名为《新中国未来记》的小说,就是不折不扣的科幻小说。而著名作家老舍先生也创作过一本,《猫城记》的具有科幻色彩的小说。

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国科幻小说之父郑文光的带领下,中国的科幻小说,以欣欣向荣的姿态发展,直至文革开始陷入停滞,文科后,叶永烈的儿童科幻作品《小灵通漫游未来》,标志这中国科幻文学的复兴。童恩正的作品《珊瑚岛上的死光》被改编为,中国内地第一部具有科幻色彩的电影。

遗憾的是,八十年代中期,中国科幻文学被贴上“精神污染”的标签,中国科幻小说的发展再次出现断裂,直到1995年才重现繁荣。在全球发行量最大的科幻杂志,科幻世界的推动下,诞生了一大批优秀的中国新生代科幻作家。

小崔:科幻小说的作者的队伍多吗?比如你提到叶永烈,好像我们看到他这些年也不写这些了,都改写人物传记什么的。

韩松:新的一批科幻作者队伍,现在是比较多了,我看下面好像就有。

雪纯:不光是书迷哟。

(镜头给到夏笳,夏笳拱手作揖)

韩松:她(指夏笳)写得非常好的,光是女科幻作家,我想差不多就有十位,她写得相当好。

小崔:那她坐在下面干什么?

雪纯:对呀

(夏笳双手合十,羞涩上台)

雪纯:也请上来吧,请上来。

小崔:先给电视机前的观众做个自我介绍。

夏笳:大家好,我叫夏笳,夏是夏天的夏,笳是竹字头,底下一个加减的加,经常被人叫做夏茄。

小崔:哦 你就是夏茄呀

夏笳:对,我就是传说中的夏茄。我是一直在读书,但是我在业余写科幻小说,然后到现在也写了可能有十年了吧。

雪纯:哇,老作家了,夏笳自己的专业,工作是什么?

夏笳:我现在是在北京大学中文系,读博士研究生,然后我的研究方向就是中国科幻的文学与文化。

小崔:你能告诉我们,这个科幻和科学有什么关系吗?三位科幻作家一起给我们讲讲。

(茄子羞涩地转向旁边两位)他们先说。

小崔:大刘小说。

大刘:(面向韩松)你先说。

韩松撅嘴望着大刘,摇头不说。

大刘:(不得不说)我觉得反正科幻

小崔打断:欢迎大家收看《锵锵三人行》

大刘:科幻小说它有很多种吧,但是它总的来说,都是一种超现实的东西,但不是超自然的。在我看来比较好的科幻小说,他是把最空灵的,最疯狂的那种想象,写得像新闻报道一样真实。

小崔:有一种说法比您说的宏大,说科幻小说预示着科学发展的方向。

大刘:这个他可能太把自个儿当回事了,我个人认为……

小崔打断:好像就是韩松说的吧。

大刘转向韩松:(摇头)应该不会,我觉得不会的。

韩松:我觉得这个科幻小说跟科学,它至少有一种科学精神,反正我觉得《哈利波特》不是科幻,科幻它要给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本来已经没办法解释了,它要努力去提供一种解释。《哈利波特》它不提供解释,那个巫师骑上扫把他就能飞,科幻绝对不会这样写,他要被压碎的,它一定要跟这个荒唐的世界想方设法提供一个新闻报道一样的解释。就是说为什么我一个新闻记者,还要写科幻,我就是出于这个目的。

小崔:是那个意思吗,就是说,科幻,它其实要有科学的依据,

韩松补充:精神

小崔:对,精神,要有科学的精神。这可能就是跟童话,或者跟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大刘:其实吧,说科幻走在科学的前面,那是不可能的,就说科幻不管它的灵感也好,它的力量的源泉也好,一直都是来自科学,它一直都是跟着科学后面的。因为和人们想象的不同,那些最离奇的,最恐怖的,最震撼的,那些想象根本不是作家想出来的,它们是科学家想出来的,只不过那些想象被禁锢在方程式里面了,我们普通人没有办法领略它那些东西。科幻的或者说传统科幻的一个功能, 就是把它的这种美,这种科学的这种震撼,从方程式里面释放出来,用文学的语言来给大家表现出来。当然这种表现就不可避免地,带有某种变形的东西。

小崔:那我们能不能这么理解,就是说凡是科幻作家,他们的科学精神都应该没有问题,甚至对科学的了解高于普通的人。

韩松:一般应该是,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

大刘:我觉得他至少应该对科学怀有一种,用阿西莫夫,美国著名科幻作家说的,一种同情心。对科学有一种兴趣,但是这个科幻文学对科学的态度,其实是很复杂的,有一部分科幻文学,她对科学是进行一种正面的描写,描写科学在未来带来的奇迹;也有一部分科幻,他对科学进行一种负面的描写,就是描写科学可能带来的负面效应;还有的科幻走极端,就是对科学进行妖魔化, 也是有这种科幻的。所以说整个情况还是比较复杂的,但总的来说我觉得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作为一个科幻作家,他肯定是对科学要感兴趣的。

小崔:那你们能分辨科学跟伪科学吗?

韩松:大部分的时候能够分辨,现在越来越不能分辨了。

小崔:有那么一种说法,说世界随时会毁灭,这是科学还是伪科学呢?

大刘:我认为这是科学,

韩松:世界毁灭或者世界末日,这个是科幻小说一个永恒的主题,但它这个世界末日,我觉得它不是你说的就那么毁灭,各种各样的毁灭。比如说这个世界末日对很多来说就是,他每天睡在床上,瞪着眼睛看天亮,睡不着觉,对他来说就是世界末日。

(小崔转头无语= =,观众笑)

雪纯:这个例子举得真好,

小崔:(默默地刮了刮眼睛)科幻作家不能做人身攻击,是吧?

夏笳:韩松老师自己也失眠。

韩松:我只是举个例子。我也是晚上失眠,我看半夜我是一点钟开始发微薄

小崔:那么早就发呀?

韩松:然后是……睡不着急啊

小崔:我三点才发呢……

韩松:我再举一个例子,还有一个科幻作家,他写过一个非常感人的小说,叫柳文扬的一个科幻作家(T T),他写的一个小说叫《一日囚》,故事中的这个人就整天生活在一个时空的囚笼里边,每天他都在过同一天,这个对他来说就是世界末日。

(冷场,主持人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小崔:雪纯,我来念念这个卡片。他们的作品涉及宇宙学,信息学、生物学、军事知识、计算机知识等等,哪来的这些知识?这么多知识。

大刘:这个怎么说呢,首先就说科幻作家,或者说科幻作者,他不是科学家,他们拥有的知识只能够让读者,看起来觉得他们很专业,他不可能做到真正的专业。就是说让他们看起来很专业,并不是一件多难的事,说实在的,有人做的高明,有人做得虽然不高明,也很顶事。

(镜头给到夏笳掩面)

大刘:我给你举个例子,一个美国叫克莱顿的作家,他在一本叫《安德洛墨达品系》的后面,我看见他附了大概四五页参考资料,很唬人,那个题目也很厉害,结果有人真去图书馆查那个资料,全是杜撰出来的。他用这种办法来做得很专业,这也可以,反正你觉察出他的资料没有,书已经卖出去了。但是你说要真正做到像科学家那种专业,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说,我觉得科幻不是写给这个专业的科学家看的,比如说物理学的科幻,你不能拿它去给物理学家看,那个人家只能当笑话看还差不多。

小崔:而且还要尽量避免让他们看,

大刘:好在他们只是少部分人吧,但是有些科幻就不少,你像比如说,关于AI的,关于IT计算机技术的科幻,那个读者就相当多了,那个你要是出点问题的话,他读者有很多很内行的人。所以我一直没敢写那样的,我本身就是搞计算机的我一直没有敢。

小崔:出过那样的问题吗?

大刘:会出的,一些肯定会出那种问题。

小崔:说到计算机,大家都知道你有一手绝活,就是用计算机写诗,一天可以写一千多首。

大刘:(加重了语气)一天才一千?一天能写一千多万首。

雪纯:啊!!!!

小崔:(震惊了有木有)

大刘:一天绝对不止一千首的,(略带笑腔)一秒钟就差不多能出一首。

韩松:他就设计了一个程序,计算机写诗的程序,他那个机器里面出来的诗,我后来看了好多,跟真正的诗人,朦胧诗人写的相比,比他们好

夏笳:起码比他们押韵

小崔问夏笳:你知道怎么写的吗?

夏笳:他就是用那个代码嘛,就是那个……刘老师……那就是……其实输入进去,比如你要多少段,然后每段几行,你押什么韵,然后用一个什么样的韵脚之类的,只要输入进去后……

小崔:输入什么呢往里???

大刘:什么都不要输

夏笳:只是一些参数,就是你想要的,

大刘:反正你写出来不重复就行了

小崔:雪纯你给介绍一下,这个是怎么弄的

雪纯:现场有人写过这样的事吗?给我们背背。

大刘:这个诗吧,精神正常的人是很难背出来的

小崔:用这个程序作诗是想说明什么呢?

大刘:好玩呗,没有别的意思。最后我得到一个启示是什么呢,一个很有意思的启示。我发现有一个人,我不点他的名,他这么说的,他说,托尔斯泰写的小说是“一步一步地登上顶峰”,而现代作家写的小说,拿个梯子直接就上去了。这是我通过这个计算机诗人感悟出来的。越现代的艺术越容易被机器所模仿,诗一样,画也一样,小说也一样。你要说是用一个计算机,写出一个传统的小说来,现在几乎不太可能,但是写出一个后现代的小说来,我估计不是太难。画画也一样,那计算机要画一个,798艺术区那摆着的,那种现代派的画,摆正摆反都一样的那种东西,那很容易画出来的。

(台下一片笑声)

但是你要画出一幅《猛拉丽莎》来,不可能,你让它自己画是不可能,所以说,月现代的艺术,越能被机器所模仿。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些艺术高级吗?我不知道它说明了什么。反正我觉得这个东西很科幻。

雪纯:也算是一种反证。

韩松:(轻声)主持今后有没有一种可能?

(众人哄笑)。

小崔:已经有啦,在我们这个现场都试过了,那个主持,他就是拍另外三十分钟的影像,录了我一个小时的语言,然后电视上就会有一个人,跟我一模一样,提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但是没用,工资照样发给我。

(观众哄笑)

小崔:所以我不怕科幻,该你提一些专业问题了,我和雪纯这些不着四六的问题,都说完了,

夏笳:应该让现场的观众,他们好像准备了非常多的问题,

雪纯:你还算他们同行的嘛,可以切磋一下嘛

夏笳(直接无视雪纯):那位准备了几页纸的问题。

雪纯:是吗?

夏笳:他也是作家?

小崔:也是作家,那也上来,来。

众人欢呼

小崔:你代替我们问问题,越专业越好,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好不好,越尖刻越好,拒绝吹捧。

(此时雪纯、小崔双双让座给夏笳及提问者)

万象:我也是写科幻的,同时也是果壳网微科幻的编辑,所以我们这次向网友征集了一些问题,我们只能问少数了,就是科幻作家向我们表达了很多,多种多样的未来,有好的未来,有坏的未来,科幻迷们关心的是,科幻作家表现这么多种未来,他们自己到底相信哪一种未来?他们相不相信自己写出的那些未来?

大刘:科幻小说中它经常出现那些比较阴暗的未来,比较负面的未来,其实有一个原因比我们想得都简单,就说更容易讲出一些比较精彩的故事。

你比如说假如有一个理想世界,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人人什么都能实现,世界和平,世界大同,这能写出什么东西来。这种故事很乏味的,我们的一切需求都满足了的话,这样的未来不光对小说它乏味,对真正生活于其中的人来说,它也是乏味的。

小崔:没听懂。

(大刘无非就是讲了一个文学原理中故事的产生机制)

雪纯:是不是应该就和现在的世界差不多。

大刘:其实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科幻小说中,他描写那些很阴暗的未来,很负面的未来,就是为了让他的故事更有吸引力。

韩松:像这个三体,科幻小说,它往往给你,它有的使命就是,用它来创造世界。科幻作家有一个快感就是,像上帝一样地创造世界,这是他说的。主流作家,他们是去描述这个世界,科幻作家创造世界,不同的世界创造出来,很光明,很辉煌,更辉煌的是,科幻作家最后一锤子,把这个世界给砸碎,这是他最有快感的。

万象:为什么中国没有这样的超级英雄呢?

韩松:有,相当多,比如说科幻小说中就有,其实相当多,刚才只是说到一面,很多人,几乎每个人,都写过这种超级英雄,但是它跟西方的这种超人不一样,比如说刘慈欣写过一篇小说,很感人的一篇,叫《乡村教师》,乡村教师写的就是一个非常穷的乡村,只有几个学生在里边上课,一个老教师,几十年就在教学生,那学校根本教不下去了,坚持着教,最好教给他们的,牛顿的三定律,就是只能教到这个地步了,突然有一天,外星人来了,外星人根本不知道地球上有文明物种,  地球在中间挡路,就要毁灭地球,最后中间有个外星人,可能是良心发现,就想万一他们中间也有文明呢,就随意抽了几个样本,就抽中了这个教室教的学生,而正是因为他们学习了牛顿三定律,在被判定为具有较高等级的文明,于是地球得以保留。

(韩松讲的跟原文有一定出入)

小崔:我看过这个电影的,《一个都不能少》

雪纯:这故事特别的好,写的

小崔:特别好,而且我们发现,科幻小说原来可以这样写,

韩松:是可以这样写,但是大家都不写

小崔:听到这个故事,特别有后怕,万一外星人抽中的是我跟雪纯,咱两不成了毁灭地球的罪人了。

夏笳:我问一个问题吧,前两天,我也是跟一个另外一个科幻作者,叫宝树(= =),讨论到一个问题,科幻的本质到底跟文学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我知道像刘慈欣老师,可能他之前说过,说“科幻不一定是文学”,就是他一直在说这个好像,科幻应该跟文学分家。但韩松老师呢,他的作品其实都是,现在已经引起了很多主流文学的,研究文学的人的关注,可能他是更偏向于文学的。那我想听听你们两位,对科幻是不是文学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

小崔:这个问题,绵里藏针

大刘:科幻是不是文学,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好回答,就说和科幻很多问题一样,其实基本上是个伪命题。为什么说呢,就是说,有些科幻可以是文学,有些可以不是。比如说美国的这个科幻作家,他就很明显地分成两个群体,这跟咱们也很相像。一部分叫做坎贝尔系的作家,包括科幻三巨头,阿西莫夫、海因莱因、克拉克,都是这里面出来的;另外一部分,就是非坎贝尔系的作家,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刚刚去世的,布雷德伯里,他们的共存呢,早就了科幻文学这个大花园的丰富多彩的东西,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从这个里去去区分,因为这个说不清楚,

小崔:你要较真其实有的文学作品都跟文学无关。

雪纯:我能插个问题吗?我不好意思正好站在刘慈欣的背后(–)看见他的T恤衫上写着一行字,英文的,意思就是,生活,问号,别跟我谈生活。

大刘:这个是出自一部科幻小说,好像叫《银河漫游指南》,它里面一个得抑郁症的机器人说的

雪纯:(一字一顿)得抑郁症的机器人说的??

(鼓声笑声,掌声)

小崔:这期节目像量身定做的

雪纯:这个话题我们也老讨论,就是说这个高智能的机器人,最后会不会反过来控制人,这也是一个没完没了的问题。

大刘:假如我们真被高智能的机器人控制了,我们应该感到自豪才对,我们我们的造物超过了我们,就像我们的孩子超过我们一样,没有必要感到那么沮丧吧。

雪纯:(嘀咕)它们都会得抑郁症的–

小崔:是不是说社会上有些人说,自己得抑郁症,实际上他是外星人

(观众笑)

雪纯:韩松很同意这个说法,

韩松:非常同意这个说法,真正的高智能的人,或者他就是个机器人,真正的超过人类的人,他是不知道自己是机器人的,不知道自己是机器人的人,肯定是那种,嗯嗯(意会意会)

雪纯:他还不太能适应这个环境里的生活

韩松:不太适应,但是他又不知道,这个特别痛苦,特别痛苦……

中国有世界上唯一一个授予科幻专业硕士的这么一个专业,在北京师范大学,他这个老师叫吴岩,他最近出了本书就是讲,科幻为什么那么吸引人,他就是这个观点,就是写科幻的喜欢科幻的人,他都是处在边缘地位的,跟主流的格格不入,他总想去挑战但是又挑战不了,他就通过写科幻来平衡自己这种外星人的这种感觉。

(小崔、雪纯苦笑不接话)

小崔:还有什么好问题,没有就换人了

李鹏飞:两位老师你们好,我是果壳微科幻的实习编辑,我想,我们在吴岩老师的,《科幻文学论纲》中得到两种观点,一种是梁启超先生的形而上的观点,用科幻文学来推动科学的发展;另一种是鲁迅先生形而下的观点,让科幻更好的推动科学在民众中的发展,我们应该怎样让主流的科学去更好地从科幻中,发现它对科学的促进作用,以及让人人们更好地去,了解科学对他们的影响。谢谢两位老师。

雪纯:真的很专业。

小崔:雪纯重复一下他的问题。

大刘:科幻对科学普及,能不能产生一定的作用,鲁迅先生最早提出这么一个观点。它叫“经以科学,纬于人文”对吧,但是到了后来就说,大概到八十年代的科幻界,基本上否定了这个观念,认为科幻是一种文学。但是在我的看法来说,这个问题其实很好解决,可以有一些我不以普及科学为己任以文学为己任的科幻;也可以有一些作为那些科学普及型的科幻,举个例子就像叶永烈的《小灵通漫游未来》,当年售出三百万册的这么一本书,

小崔:影响了一代人

大刘:影响一代人,对,我想他们都看过,很遗憾的是,这种科普型的科幻,现在几乎是销声匿迹,没有了,这个很遗憾。我希望在座的,有人能够有志于创作这种科幻。

韩松:像我小时候,很多科学知识首先是从科幻中间得到的,它对科普确实有非常大的作用,后来慢慢觉得科幻比如说,包括我觉得最大的理解,一个是平等,另外一个是自由,这么两个观点。很多科幻迷知道一个著名的小说,叫《冷酷的平衡》,一个女孩登上了一个飞船,这个飞船要飞到另一个星球,去救这个女孩的哥哥,但是根据科学上的定律,飞船上再增加一克的物质,它就可能飞不到那个星球,因为这个女孩是偷偷藏进飞船的,上去之后怎么办呢,这个船长最后的决定是,一定要把这个女孩扔到船舱外面去。在科学面前,就是一个冷酷的定律。没有偶像,没有权力,它是这样的。另外就是自由,我可以不上互联网,但是我一定要自由的想象, 想象到宇宙最边缘,最深的地方去,这个你禁止不了。

小崔”其实我和雪纯私下还探讨过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经常在网上看到一些视频,说这发现了什么外星生物,那发现了UFO,看得我们一惊一乍的,我们不知道喜欢科幻的人, 或者科幻作家,怎么看这些新闻和消息

大刘:外星生物,它肯定是科幻一个永恒的主题了,按照科学规律来说,应该是有外星生物的,但是为什么现在我们还没有探测到,这一直是很多科幻小说,很着迷的一个问题。

雪纯:我特别想问一个问题是,跟刚才你们说的这个话题有关的,比如说你们现在已经这么大跨度,进入这样的科幻文学的创作了,还能再去写那种科普式的科幻文学作品吗?

大刘:科普式的科幻,它对科幻作家有一个要求,就是要求你知识必须很准确,科普功能,你不能把这个知识给模糊了。对我们来说,因为像以前的科幻作家们,都是从科普领域直接来的,像郑文光也好,叶永烈也好,童恩正也好,就是做科普的,本身有的就是科学家,但是新时代的这些科幻作者们,他没有一个是从科普来的,当然他们有自己的专业,但是对所有科幻涉及的东西,可能不像科普写得那么精确。

在我看来真正的写科普的著作,不应该让科普作家去写,应该让科学家去写,而且这个世界上很多的科学奖,都写出了文笔优美,而且内容很好的科普著作,比如说像霍金、彭罗斯这样的人,他们写的这些东西,不光是内容精确,他本身就是科学奖。而且他的文学性很高。

小崔:我最近看了一本好书,我建议大家去看,是美国航天署的一个华裔科学家,叫李杰信写的,叫《天外有天》,这个就是一个非常好的科普,讲外太空的,讲猿人化石的

夏笳:我也可以推荐一本书

小崔:讲啊

夏笳“就是我之前看过一位科学家叫加来道雄,他写来 一本书,叫做《不可思议的物理》,他本人也是科幻爱好者,他把所有的科幻小说和电影里面出现的各种技术,比如说光电炮,力场,虫洞、时空旅行,他都按照不可思议的程度分级,然后用科学原理来解释说,到底它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实现,或者我们需要用什么样的技术,才能实现。我觉得他就是融合了科学的精确,和科幻的天马行空,然后告诉我们的想象力到底可以走多远。

雪纯:(小声的)这个也挺好

小崔:问问两位科幻作家,你们平时的生活乐趣多吗?天天满脑子都是这个念头。

大刘:我们过的生活,和普通人一般没有什么太多的区别,但是有一点就是说,现在常有一种说法,叫什么“平平淡淡就是真”,我们要过踏实的日子,你要是抱这样的想法,你既不要当科幻作家,也不要当科幻迷。无论是科幻作家还是科幻迷,都有一个最核心的精神内核,不停地看到更新的世界,不停地有更新的刺激,不停的有更新的经历,而在生活中间显然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来过这种不平凡的生活的。所以我们就把科幻作为一种寄托,这个是一个不管是科幻作家还是科幻迷们共同拥有的一种精神状态。

韩松:喜欢科幻这群人,以前打过一个比喻,他有点像长颈鹿,它跟其他动物不一样,它就是头比较长,它能够看到地平线外面的一些东西。但这种动物它也特别紧张,只要有风吹草动,狮子在附近,在前面什么地方,它就会一下跑得非常快,又是一种比较害羞,其实不善于说话的一种动物,长颈鹿好像是哑巴,是吧?

众人答:没有声带

韩松:就是这样的一种动物。内心是比较不太合群的这么一种,他们在一块能够说很多东西,那很有意思。

雪纯:我特想问夏笳,说真的,因为女孩子看科幻作品的可能,比如说我周围的人就少,写这个的乐趣到底是什么呢?

夏笳:我觉得首先是因为我从小是看科幻小说长大的,就是一个科幻迷,小时候可能看完一本《科幻世界》,当天晚上就睡不着觉,就想自己编一个故事,然后慢慢自己就写了,写了之后就发现自己找到组织了,就是认识了很多很多其他的科幻迷之后。我觉得科幻迷之间有一种抱团取暖的精神,

小崔:你们也有一个群是吧

夏笳:我们有

小崔:叫什么群

夏笳:我们各种各样的群,比如说今天我们就是戴着这个徽章来的,

小崔:天哪还有统一徽章呐

大刘:我这也有一个

夏笳:都有

(台下各种徽章)

大刘:这个是这本书(三体)里面的太空舰队的徽章

韩松:喜欢科幻的这个组织,它非常非常多,几乎在每一个大学里面,都有自己的科幻爱好者俱乐部。这个是跟主流文学很不一样的地方。

大刘:关于这个科幻文化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我给你们说一下,就是说比如在美国,世界科幻它形成了一个……

(小崔将硕大一个太空徽章挂脖子上)

大刘:(望了一眼)我还没戴呢。……形成了一个粉丝文化,美国有两大粉丝文化群,一个是《星球大战》系列的,另一个是《星际迷航》系列的,这个《星际迷航》系列的,它的粉丝到了什么程度,他里面有个外星人叫克林贡人,他们居然创造了一个叫克林贡语。

雪纯:听说过

大刘:这个语它不是说我弄几个单词,弄几个语法装样子,咱们做节目都能够拿这种语来做。甚至这种语言能把莎士比亚的作品都翻译过来,有一个最疯狂的粉丝,是澳大利亚的粉丝,他对他的儿子,出生以后只对他讲克林贡语。

观众笑

小崔:那他以后到哪去工作去。

大刘:这是个问题。

小崔:现场会有人说吗?

雪纯:我觉得一定会有吧。

现场结果木有。

雪纯:小崔我知道这个错了,今天这个节目其实就应该用克林贡语来做

小崔:那就太好主持了,反正大家也听不懂。我们来看一部电影,看看你们喜欢不喜欢,跟科幻有关的。

放映《2001:太空漫游》

小崔:都看过这个吧,我给韩松郑重地推荐这部电影。我是晚上有时候吃了安眠药都睡不着觉,看这个就能够睡着。

韩松:好多人是看这个最后睡着了,但是这个确实也是非常经典的,

小崔:这个是睡得比较好的一部电影

刘慈欣:这个你说,科幻作家,科幻迷没有看过,《2001:太空漫游》就跟基督徒没有读过圣经一样。这个电影很重要。而且当时有个导演问我,他说你看过的科幻电影里面,最震撼的特技效果,场景是什么,有多大,花多少钱。我说最震撼的一分钱都不用花,就是这个《2001》前面那五分钟的黑屏,就是说你买这个盘的时候, 你多半认为这个盘给坏了,他前面有五分钟只有音乐,而且那个音乐就像万鬼哭嚎一样,但是屏幕是黑的,从那个中间你就能够感受到。

小崔:五分钟是吧?

大刘:三分钟还是五分钟我忘了

小崔:你那不是正版的,我那六十分钟都是黑的,

大刘:从中你就能够感觉到那种时空的,时间的流动,空间的深邃,都从那三分钟的黑屏里面,那是我看到的最震撼的一个场景,在所有科幻片里,任何特技都比不上。

小崔:你们仨全夸夸这个,我……我跟你们拼了啊

韩松:你刚才说的看这个就会睡着,像喜欢科幻的人他会越看越睡不着,

小崔:好在哪呢?就除了黑屏

韩松:我不知道它好在哪,像这个作者叫库布里克跟克拉克一块儿合作的,他认为这个太空探索,跟咱们现在讲的不太一样,咱们现在一问这个飞船上天是干嘛,就会说探索多少资源,有一天我们会把人移到月球上去生活等等。克拉克说这些都是次要的,最核心的太空探索是人文的东西,到宇宙中去是要激发人的冒险精神。刺激人本心中最强的创造力,这可能就是科幻的最核心的魅力之一。我们缺这个,所以中国人得不了诺贝尔奖,诺贝尔科学奖(强调)

(台下反应1秒后,大笑)

雪纯:像刚才那个他能看到这么多,夏笳你看这段的时候激动吗?

小崔:刚才一放,她就啊,一声惊呼。

夏笳:鸡皮疙瘩竖起,

小崔:吓我一跳,我以为是你拍的呢,你怎么看这部电影。

夏笳:可能最开始看的时候,你会不习惯,因为你平时看的那个视野,都是我们大地上面的,就是每天衣食住行,然后那些人性的事情,再看这种,就一下子把你拽到宇宙中去的话,你会觉得很不适应,但当你开始慢慢习惯了这个感觉之后,你换一种视角。我觉得这就是可能科幻电影,和科幻小说带给我们最重要的东西,让我们去换一个视角,重新去审视这个世界,审视宇宙,审视人自身还有人的内心的那些东西,然后就会觉得那些东西特别特别具有穿透力,就可能是你平常读一些言情小说,达不到的这种境界。

小崔:其实我试着换个视角,换个视角也是黑屏。

夏笳:那就真的是盘坏了。

小崔:盘坏了,太绝望了。

夏笳:下次送你一个好的。

小崔:如果我们让孩子从小就接触科幻文学,如果我们有一个好的科幻文学的环境,可能会对孩子有一个科学的心灵,大有好处,从这个来讲是一件好事。

大刘:这个应该是这样,但是科幻文学应该有个定义,就是适合孩子看的科幻文学,因为科幻文学并不像人民想的那么单纯,他不是一个单纯的文学,它可能有些科幻作品十分地黑暗,甚至比主流文学还黑暗很多i,反正只要一部分科幻作品,我认为适合孩子看,有很多并不适合孩子看,有很多还是长大了以后,才能够理解它们。

韩松:西方的很多孩子,可能他们很小就接触科幻,中国,特别是中国这个教育制度,它扼杀人的想象力,这个应试教育,科幻它真是就是解放人的思想,想象力,从不同角度去想一件事情,它没有标准答案。未来是无数多个未来,小孩他是接受这个东西,儿童从小看科幻肯定是有好处的,所以咱们有个《科幻世界》杂志,它的发行量才会越来越大。

大刘:中国的科幻文学,它和美国的发展很相像,都是由一个杂志发起的,它的很多的主要的作家,核心作家,都聚集在一个杂志周围,像美国那个叫《惊奇故事》 ,中国叫《科幻世界》。

韩松:当时刚才讲到,那个电影上讲到,八十年代,整个中国当时是科幻达到一个顶峰的时候,几乎各个省都有自己的科幻刊物、杂志、科幻创作群体。然后那个事情(你们懂的)一来就全部没了,最后就剩了一个《科幻世界》,如果说那个时候《科幻世界》没有坚持下来。我不知道它怎么坚持下来的,如果它没坚持下来,就没有今天《小崔说事》这个节目,

小崔(一脸囧然)

韩松:是这一期节目,不是这一档节目。

雪纯:谢谢你精确的界定。

小崔(低头)无所谓

韩松(小声地)也有可能这个节目也没有(他是想说蝴蝶效应吧)

小崔:这个节目可以随时没,但是我们希望中国科幻文学继续有

(一片掌声喝彩,星战音乐响起)

小崔:这标志着这个民族有科学,或者说崇尚科学的精神是吧。今天来的都是科幻迷,一般的节目结尾都说下期再见,咱不用那个,咱们做一个科幻一点的结束场面好不好,我来布置一下,刘牧(现场乐队)你来弹《蓝色多瑙河》,然后我们现场爱做什么做什么,大家可以互相说话,做手势,喊自己的小组的语言,

雪纯:我们就进入宇宙的无序状态吧

小崔:对,就进入无序状态。

台下若干瓦肯人的手势,live long and prosper

《2001太空漫游》音乐响起

(原本现场高呼的口号“消灭人类暴政,世界属于三体”,未能播出)

【节目到此结束】

视频链接原文链接《科幻世界》


© 鬼怪式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2012/09/10. | Permalink |光荣之路
Post tags: CCTV

New:!我们建立了OMM人人公共主页!欢迎关注! |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email protected]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 OMM通讯社@网易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